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女尊,穿書後女配翻身做女主(溫禾,秋城)小說免費閱讀

女尊,穿書後女配翻身做女主(溫禾,秋城)小說免費閱讀

時間:2022-08-03 20:51作者:小羊下天山 標籤: 古代言情 溫禾 秋城

女尊+女強男弱+強制 亦正亦邪倒霉小配角vs戲精做作多情小夫郎 女主無意穿越,繼承了原主的一腔風流,以及從娘胎中自帶的頭腦,玩轉女尊國 可惡!一不小心成了頂頂有名的流氓,好兒郎個個躲着她 哼!不稀罕女主對原主買來的爛臉小生寵上天,給錢給糧還給房,羨煞旁人做鴛鴦…
第7 章 故人歸

秋城,秋城……

能被欺騙,或許也是一種憐愛。

方才宴席上,溫禾知曉了一些秘事,正當張太師提到秋城,溫禾再是鎮定自若也輸了幾分氣度。

溫禾從未懷疑過秋城的身世,對過往雲煙事依稀有幾分印象,只是現下渾身的精力都已被世間百色迷住,想不起更多。

不過聽張太師這意思,這死人怕是又要開始蠢蠢欲動了。當是溫禾再貪玩浪蕩,也該正經起來了。

溫禾瞧着秋城,眼睛都失了神,黯淡無光遮掩住了所思所想,一時不爽快,便赫然掐着秋城的脖頸。

「我會待你好,可秋城是男人,可男人的話是萬萬信不得。」

「主子……」

「噓!」

秋城被迫噤聲,無法,她是天,秋城便是有七十二變也不能把天捅破。

溫禾翻身,閉目養神,彷彿與剛才甜言蜜語,油嘴滑舌判若兩人。

秋城在溫禾的情緒中大進大出,一時快樂一時痛苦,時而被浪潮裹挾至窒息,時而御風而行攀上情緒的巔峰。

他手指尖都在發抖,怕自己失控出聲,死死咬住牙。他害怕極了,他猜不透,看不懂。

卻又不敢做聲,溫禾會生氣的,她對自己的包容哪有這麼寬廣,多了也會惱會煩。

遭了溫禾反覆無常的這一道,秋城心煩意亂的睡不着,卻又被圈在溫禾懷裡,不敢動彈。

溫禾沒有察覺秋城有什麼不對,對於感情情緒這些細緻入微的東西更是不在乎,溫禾在汴州慣是橫着走的,就算大內皇宮也怪會囂張。

誰不捧着供着,說實在的,對她好的海了去了,要是對她不好的,她會記着,但要是讓她去惦念誰,那也是破天荒罷了。

……夜半,風雪交加,外頭的風聲雪聲響的駭人,溫禾早早醒了。

秋城之間耐着心情熬着,熬久了,忍不住就睡了過去。

思來想去,溫禾悄悄摸索着下了床,穿上衣服,悄無聲息的離開了秋城這兒。

溫禾腳步聲漸行漸遠。待屋外安靜下來,秋城猛然坐了起來,似乎想到什麼,又不敢去做什麼,猶豫了許久……

溫禾這邊,喚了小廝,喊了溫管家一同前往,叫了車子出去。一路上搖搖晃晃,溫禾便閉目養神起來,手中珠串噠噠作響。

忽而。

馬車停了。

外頭響起了一陣腳步聲,三三兩兩,溫禾估摸着有一二人左右。也不慌不忙,繼續把玩手持。

來人還怪懂禮,說道。「主子!」

溫禾瞭然!

掀開車簾,溫禾居高臨下卻又親切地看着她,問:「溫三姐,好久不見!」

被叫做溫三姐的女人,約莫四五十歲的樣子,中年發福,一臉橫肉堆積,聽聞溫禾這般抬舉,更是笑的花枝亂顫。

溫禾斂了斂神,放下車簾,披上大氅便下了車。

「如何?」她原不把這事放在心上,若非張太師提醒,也不會夜半至此,「還能活嗎?」

「活是能活!就是傷了根,再不治治,怕是命不久矣。」

溫禾不語,拔腿就要進去看看。溫管家,溫三姐也靜靜的跟着。

溫禾信步走進去,頗有風度,氣派至極,就算今晚是來索命的,也不差閻王幾分。

郊外突兀一間草屋,藏在深林之中,若非認路的,怕是找不到此處。能進來的,也非同一般。

穿過正經人家擺設的大堂,就繞道去了一處小耳房,溫禾一手把玩手持,一手觸摸機關。

手裡的珠串無意碰撞,又噠噠的作響。

轟隆一聲。

耳房憑空出現一處地道,沿着層層疊疊的階梯,直直到了地下深處。此處陰暗潮濕,蟻蟲遍地,蛇鼠橫行。再者,便是隆冬,待上一時片刻都十分熬人。

密室正中便是一個鋼鐵打造的牢籠,籠中有一人,被鐵鏈拴着脖子,一時間失去了做人的尊嚴,遠觀也要慎重幾分,才能認出這是人還是牲畜。

溫禾靠近牢籠,緩緩俯下身,一寸寸打量着籠中之人的每一處,貼近他,在他耳邊說道。

「文昱,文昱……」

「……」

那人低垂腦袋,奄奄一息。似是聽到動靜,有所反應,動了動手指,卻又是一副欲死之像。

文昱耳朵尖紅透,漸漸蘇醒,卻又緊咬銀牙,一聲不吭。

溫禾道:「我來晚了,怪我!」

溫禾輕嘆一句:「怎的這般狼狽?」

溫禾見他這般模樣,伸手替他攬了下髮絲,一下子闖入溫禾眼眸的是一種絕世的俊顏,當年若非溫祁出手,自己是真着了他的道。

見他沒有任何回應,溫禾也不急,總歸是傷了根的,一時半會能恢復過來也是不易。

「文昱,文昱……」溫禾又一次輕呼幾聲。

「……」

能讓溫禾等的人,也沒有幾個。

一起身,溫禾也沒了耐心,抬腿就要離開這個鬼地方,審視而又深邃的眼眸還在文昱身上有所停留。

嘩啦啦——

鎖鏈聲響了起來,一時急促點。溫禾挑眉笑道。

果真上鉤了!

「主子……文昱好怕……主子是你嗎?」

那人終是無法支撐,倚着牢籠,跌坐在地,一雙狐狸眼滿是淚水氤氳,再是無情的人也怕是會心軟。

溫禾自小儒雅周正,雖浪蕩些,但一朝貴子,也是氣度不凡,饒是自持眼下也得裝出一副心痛不忍的樣子來,「文昱!」

叫做文昱的那個人,那雙狐狸眼尤為雪亮,溫禾當初也是被其迷惑,眼下倒生出了幾分哀婉。

「回家了!」

來時還較為晴朗,無風無雪,去時卻大雪突起。倒是配了溫禾身邊這個小狐狸了。

「文昱呀文昱!」溫禾撫着他瘦削而蒼白的手,蠱惑的說道。「我算是為你背上不孝的帽子了!」

「主子……」

文昱受不住這些,一時驚恐萬分,猛然從溫禾手中抽出手來,正襟危坐起來。

「回去要和他好好相處!」溫禾笑道,又把文昱攬回來。伸出手指挑起文昱下巴說道。

「他性子直,平日里讓讓他!」

「他……他是誰?」

「秋城,一個小生!」

女尊,穿書後女配翻身做女主

女尊,穿書後女配翻身做女主

作者:小羊下天山類型:古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女尊+女強男弱+強制 亦正亦邪倒霉小配角vs戲精做作多情小夫郎
女主無意穿越,繼承了原主的一腔風流,以及從娘胎中自帶的頭腦,玩轉女尊國
可惡!一不小心成了頂頂有名的流氓,好兒郎個個躲着她
哼!不稀罕
女主對原主買來的爛臉小生寵上天,給錢給糧還給房,羨煞旁人做鴛鴦
(女主愛憎分明,視財如命,好事壞事都做,非聖母白黑蓮花,不是善茬
男主多愁善感,背負秘密,絕世小嬌夫
) 避雷避雷避雷…… 雙潔黨慎入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