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野狗師尊和他的奶貓徒弟(談沐木陸商彥)小說免費閱讀

野狗師尊和他的奶貓徒弟(談沐木陸商彥)小說免費閱讀

時間:2022-08-03 20:50作者:巫山釣雲 標籤: 奇幻玄幻 沐子規 陸彥君

千人追萬人砍的野狗師尊每天不幹人事,絕世神醫小奶貓徒弟每天竟挨揍,還有一個坑盡全書人物的小師叔天天惦記自己,生活如此多艱,我不僅要貌美如花,還得賺錢養家,嗚嗚嗚我太難啦!不說了,出診去了
第5章 魂歸大地

這回讓男人有點意外,「恩…還會生氣呢,看來不算太木訥,以後鬥嘴打趣兒,應該不會太無聊。」他這麼心裏嘀咕着。

那流光銀轉的怨靈像是有了重量,紛紛往下掉了,一點一點跌落進土裡,消失不見,沐子規看着這一幕,似有感慨。

這就是魂歸大地么?

直到最後一點光亮消失不見,屋子再度陷入黑暗,他抬頭望着那些破爛不堪的碎瓦片,幾束月光照亮了剛陷入黑暗的破房子。

森山林鹿不知歸途,世上行人終入冥府,都是殊途同歸罷了。

今天她的經歷實在是太刺激了,先是被人追,後又被鬼追,還遇上身旁的這個來路不明的男人,從此她的人生開始了新的旅程。

忽然沐子規扭頭看了他一眼,然而那個男人早已閉目入定了,她心裏暗哼一聲,「修仙就很了不起么。」

豈料那個男人像是聽到了她心裏的聲音一樣,「修仙者確實比普通人更高一等,所以在遇到比自己強大的敵人面前,能跑就跑,跑不掉投降是最好的選擇。」

這話她非常認同,從前在宗門,因她不能修行,就是時常被欺負的那一個,經常被揍的鼻青臉腫,後來遇見葉蔭塘才稍微有些改變,不過也沒少挨揍

一夜過後,村子裏經年不散的瘴氣好像也隨着昨夜裡的往生咒消散了去,可村子卻再也不復往日的生機。

……

此時一身高八尺,頭戴束髮黑金,嵌寶紫金冠,身着玄色華服,腰掛翠色梨花酒壺,一看就很有錢的男人,佇立在溪河石橋邊,身後跟着一個小乞丐,還不到男人腰間,身邊一隻小鹿不停的搖晃腦袋,一隻麻雀般大小的阿黎圍着它飛,小乞丐上前抱住小龍崽,讓它重新趴在自己的肩頭。

他們又朝前走着,到了一處寬闊的馬路上,一位杵着木棍的老漢病怏怏的走在他們前面,一陣風吹過,老漢突然就倒地不起了,沐子規本能的上前詢問,「老爺爺,你怎麼了?」

男人卻無情道,「別看了,餓死了。」

沐子規不信身手探向老人的鼻息,嚇得她連忙收手,果然沒了生機,她有些想不明白,生老病死是這世間最無情的自然規律。

為什麼,為什麼還會有餓死的,她沒怎麼經歷過愛別離,怨憎會,也沒有經歷過世間民生疾苦,有些茫然無措,遇到這種事她要怎麼應對。

男人催促着趕緊走,沐子規有些倔強的想做點什麼,「我們找到他的家人,讓他們帶回去好好安葬吧。」

男人又是無情的冷笑,「這年頭能餓死,就不會有家人。」

說的是啊,要是有家人就不會孤零一人餓死在這凄涼的馬道上,可是她還是有些不甘心,「那我們挖個坑,把他埋了吧,也好過暴屍荒野。」

這次男人真的煩了,一道符咒落下,直接將那屍體燒成灰燼,落的個屍骨無存,嚇得沐子規不敢再有怨言,只能繼續跟在他身後。

一路上,他們又看到前方几人也是病怏怏的,有老人,有孩子,也有年輕人,當他們經過的時候,飢餓的人們直勾勾的盯着他倆,吞咽着口水,彷彿面前的不是兩大活人,而是白面饅頭,大米,肉。

沐子規沒見過這樣的眼神有些怕了,連忙跟緊前面的那人,饑寒交迫的人越來越多,甚至有人已經倒在地上了,一個婦人抱着一個奄奄一息的小女孩坐在地上,「阿娘,我餓。」

那婦人流着眼淚說著,「睡吧,睡著了就不餓了。」

一邊說著一邊輕輕的拍打小女孩的背,「阿娘給你唱歌,好不好?這樣就能很快睡着,然後就不餓了。」

這時一隻瘦骨嶙峋的小手拿着一個白面饅頭遞到了那婦人的眼前,她抬眼一看,一個同樣是面黃肌瘦的小孩微笑着,「吃吧,我也是最後一個了。」

那婦人快速拿過饅頭,掰成兩半,突然一個壯漢一把搶過饅頭一口就咬掉一大半,狼吞虎咽的咀嚼着。

「孩子她爹,你留一口吧!」

婦人哀求着,那壯漢看了看手裡的饅頭,又看了婦人,掰開一小半來丟在婦人的懷裡,那婦人拿着饅頭去喂懷裡的孩子,小孩已經睡著了,怎麼喚都喚不醒。

「死了就別吃了。」

壯漢又是一把奪過那小塊饅頭,三兩下就吞入肚中,婦人抱着孩子沒有失聲痛哭,反而繼續哼着歌,哄着孩子入睡,只有眼淚止不住的流。

那人沒吃飽,幾個流浪漢不約而同的圍上來,沐子規見狀拔腿就往前面那人的方向跑,還未觸及,那幾流浪漢就被彈的三丈遠,摔得嗚呼哀嚎。

「能救他們的人要麼有權,要麼有錢,很顯然,你兩樣都沒有。」男人又一次無情的打擊着她。

一個白面饅頭沒有換來感激,相反得到的是圍毆未遂,他們繼續朝前走着,身後卻又傳來哀嚎,

「你頂我幹什麼?」

「誰頂你了,自己沒本事被人揍,連老婆孩子的饅頭都搶,有什麼底氣給你嚎的。」

「你他媽有本事再說一遍。」

「再說一遍,就再說一遍。」

「你他媽的還頂我。」

………

南歸一陣報復後,跑開了,剩下那幾人扭打在一起,害怕的害怕,哀嚎的哀嚎,青天白日的以為自己撞鬼了,若是在平日里小鹿這樣作弄別人,沐子規可能還會偷偷的笑,可是現在她笑不出來,心裏酸水翻滾,她無能為力。

這是一個偏遠的小縣城,他們入了城後,沒有再遇見那些流民,沐子規肚子餓得咕咕叫,於是他們找了一家酒樓,吃飽喝足又繼續趕路,只是這一頓飯,花掉了沐子規大半的銀子。

她很生氣,可能怎麼辦呢,那穿的人模狗樣的師尊,兜比臉還乾淨,還非要點最貴的菜,喝最好的酒,還嫌人家客棧破,不肯住,非要趁夜趕路,好在他沒住,要不然她連買饅頭都錢都要被掏空了。

以前她住山裡的時候對花錢沒什麼概念,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基本上不會用到錢,但是葉蔭塘告訴她,「女孩子一定要有錢,有了錢以後嫁了人才有底氣,雖然你不一定能嫁的出去,但是萬一呢,萬一那個瞎了眼的看上了呢。」

野狗師尊和他的奶貓徒弟

野狗師尊和他的奶貓徒弟

作者:巫山釣雲類型:奇幻玄幻狀態:連載中

千人追萬人砍的野狗師尊每天不幹人事,絕世神醫小奶貓徒弟每天竟挨揍,還有一個坑盡全書人物的小師叔天天惦記自己,生活如此多艱,我不僅要貌美如花,還得賺錢養家,嗚嗚嗚

我太難啦!不說了,出診去了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