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替嫁後我被大佬寵上天
替嫁後我被大佬寵上天 連載中

替嫁後我被大佬寵上天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墨衍鋒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墨衍鋒 武俠修真 陳可怡

  據說墨三爺人見人怕,鬼見鬼愁,男人看了腿軟,女人見了腿更軟!
  據說墨三爺克妻命,嫁給他的女人,不是失蹤了,就是死了!
  替姐出嫁的陳可欣嚇的眼淚汪汪,包袱款款跑了
  墨三爺一生氣,整個天台市都要抖三抖
  被當眾逮住的陳可欣哆嗦着拿出身份證:「我不是你老婆

  墨三爺邪魅一笑,伸出邪惡之手:「我老婆胸前有三顆紅痣,讓我檢查下

  陳可欣哇地一聲哭出來:你混蛋,耍...展開

《替嫁後我被大佬寵上天》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一章 莫要掃了三爺的興緻


  窗外車水馬龍,霓虹燈折射的光芒刺痛了我的眼睛。

  視線落在後視鏡上,我看到那過分精緻的妝容,低頭去看身上那盡顯張揚的大紅色長裙,這是我第一次穿這麼華貴的衣服。

  像是包裝精美的禮物。

  沒錯,今晚我就是一個禮物,一個要送去取悅天台市最有權勢男人的禮物。

  「你最好乖乖的代替你姐姐嫁到墨家,否則的話,我就讓那家孤兒院消失。」

  這是二十年未曾謀面的父親找到我後,說的第一句話。

  我叫陳可欣,有一個雙胞胎姐姐陳可怡,母親生姐姐的時候很順利,等到我要爬出來的時候,就差點難產,不僅如此隨後父親還賠了一樁生意。算命的說我天生帶衰,父母因此直接把我拋棄。

  是陳姨在路邊撿到我,帶回孤兒院。

  若不是那家孤兒院,我恐怕早就沒命了,它給了我長大成人的機會,我不能讓它遭受無妄之災。

  「馬上就要到了,陳小姐記清楚那些忌諱,莫要掃了三爺的興緻。」

  忽然響起的聲音,驚的我渾身一顫,我從早已飄遠的思緒中回過神來,木訥地點頭。

  墨三爺墨衍鋒。

  天台市最有權勢的男人,更是所有人都懼怕的存在。

  是男人的煞星,更是女人的災星。

  據說但凡是嫁給墨衍鋒的女人,沒有一個善終,要麼是離奇失蹤,要麼是直接慘死,這也是為什麼,陳家會把金龜婿讓給我這個被拋棄的女兒。

  我不知道自己今晚到底會面對什麼,只希望車能開慢點,直到車停在燈火輝煌的別墅前,我眼底浮現出懼意來,下車的時候腿都在打顫。

  華麗的別墅,雕樑畫棟,美若宮廷,這樣的華貴跟我格格不入,也襯托的我越發渺小。

  門口站着一排黑壓壓的保鏢,猶如鐵塔一般矗立在原地,我小心翼翼的穿過他們,大氣也不敢喘,默默的跟在僕人身後。

  還沒走近,玻璃門裡忽然有一團黑色東西朝我砸過來,我本能的朝旁邊一躲。

  只聽到「咚」的一聲巨響,那團黑色砸在我的腳邊上,發出怪異的聲音,跟馬路上被車碾壓過的鴨子叫聲一樣。

  看清楚那黑影是什麼後,我瞳孔猛地一縮,整個人都僵硬在原地,那是一個被打的血肉模糊的人。

  從那人身上溢出來的鮮血迅速染紅我的高跟鞋,我忽然連呼吸都不會了。

  有腳步聲從門裡傳來,修長的身影,隱約看到一張俊朗邪魅的臉。

  我立刻站直身子,全身緊繃的僵硬,跟做錯事的小孩子一樣乖巧。

  緩緩走來的男人,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我頭一次知道,原來一個人能笑的這麼可怕,好像能把人凌遲。

  這就是墨衍鋒?

  天台上人人懼怕的活閻王墨衍鋒?

  簡直就是一個笑面煞神。

  地上的人開始發抖,連帶着我也跟着發抖。

  「三爺饒命,我真的不知道是誰拿的那批貨,求三爺饒命……」

  「哦?是嗎?」夜風裡傳來男人冷漠的聲音,夾雜着令人心悸的煞氣。

  他抬起手,輕輕打了個響指,花叢里傳來沙沙的聲音,緊接着竄出一條兇悍的藏獒,兩眼冒着詭異的綠光,一個箭步竄過去,張開血盆大口咬在男人的肩膀上。

  「啊……汪汪……」

  男人的慘叫聲混合著狗叫,嚇的我汗毛倒豎。

  我這輩子最怕的就是狗了,咋一見到如此兇狠的東西,我嚇的什麼都忘記了,慌不擇路的後退,當頭撞進了男人的懷裡,簡直就跟主動投懷送抱一樣。

  他高我整整一個頭,胸膛堅硬如花崗岩一樣,撞的我鼻子變形,眼淚汪汪的,我抬起頭,看到他弧度完美的下巴,不知道是腦子打結了還是怎麼地,竟然忘記了這個人的危險。

  「抱夠了?」直到頭頂上傳來男人低沉的聲音,我才驚覺,自己竟然抱了墨衍鋒。

  我觸電一般從他懷裡跳出來,又驚又俱,語無倫次的不斷道歉。

  驚惶間,跟他的視線接觸,只覺得那雙眼睛猶如啐毒的蛇一般可怖,瞬間的侵襲,險些讓我停止了呼吸。

  我想逃,可腳好像黏在地上一樣,

  下一秒,有什麼冰冷的東西貼在我的臉上,寒徹骨髓。

  那是刀!

  我大腦一片空白,簡直要哭出來,只是抱了一下而已就要殺人,還有沒有天理,這人簡直就是個變態。

  憑着本能我從嘴裏擠出一句話:「三三三爺……我是你今天剛去民政局註冊的妻子,你你你不能殺我。」

  我真是被陳可怡給害死了!

  這些年爸爸太驕縱她了,導致她不知死活地在背地裡大言不慚地詆毀墨衍鋒,詆毀的內容不堪入耳,還偏偏讓墨衍鋒說聽到了。這下好了,他親自出手「迎娶」她,為的就是折磨她,而我代替了陳可怡,這下受折磨的將會是我!

  墨衍鋒看着我,眼裡不帶一絲感情,彷彿跟看街邊的阿貓阿狗沒什麼區別,我毫不懷疑,他的刀子隨時都會劃破我的喉嚨。

  冷汗順着脊背滑下來,我覺得我笑的比哭還難看,就在我絕望的時候,墨衍鋒收回了貼在我臉上的刀子。

  他的視線落在我身上,挑剔的打量,**裸的目光,讓我覺得自己好像被當場扒光了一樣,下一秒他笑了。

  我彷彿看到惡魔朝我微笑。

  只聽他低沉的嗓音在耳邊響起:「把裙子給我。」

  我不可置信的抬頭,又一次接觸到他令人膽寒的目光,險些快急哭了,想到他腰間還別著把刀,我小心翼翼的牽起裙擺遞過去,什麼會不會走光根本沒時間考慮,總比脫掉強些。

  他至少一米八八的身高太過高大,以至於我只能仰望着他。

  墨衍鋒接過裙擺,在我緊張的目光中認真擦了擦手背上的血漬,隨後鬆開,我終於擺脫了走光的局面,可內心那種被輕謾的感覺卻令我格外難受。

  有人端來一把椅子,墨衍鋒坐上去,翹着腿朝我招手:「到我身邊來。」

  我緊張的壓着裙擺,手心裏全都是汗水,腿肚子直打顫,卻不敢磨蹭的繞過身旁那人狗大戰朝他走過去。

  墨衍鋒滿臉興味的盯着我看,突然握住我的手朝前用力一帶,我不受控制的倒進他的懷裡,天旋地轉間,我已經坐在他的腿上。

  我渾身僵硬,動都不敢動一下,抱一下就差點被毀容,這又算什麼?

  他鉗着我的下巴,迫使我跟他對視,無可挑剔的臉近在咫尺,我卻連看都不敢多看一眼。

  「不是死也不嫁我,今天怎麼這麼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