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解毒後暴君他毀約囚寵醫妃了
解毒後暴君他毀約囚寵醫妃了 連載中

解毒後暴君他毀約囚寵醫妃了

來源:asp1 作者:江水渭渭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周嘉玉 江挽雲 穿越重生

自從穿越到這歷史上有名的亂世之後,江挽雲將自己這炮灰王妃的身份努力的變成小透明
展開

《解毒後暴君他毀約囚寵醫妃了》章節試讀:

第2章


第三日夜裡,子時。
江挽雲眉頭緊皺,冷汗涔涔,彷彿從噩夢中驚醒一般,猛然睜開了眼!
四肢百骸里彷彿有一棵不受控制猛烈生長的藤蔓,抽動着她的骨髓,迅速的在她骨腔血液里蔓延,劇烈的疼痛讓她趴在床上狠狠抽動起來,她咬緊牙關,想發出聲音叫來門口守着的雙喜,張開嘴卻是徒勞。
不知過了多久,疼痛散去,她渾身濕透,掙扎着動了動身體,卻發現身上的傷口沒那麼疼了。
怎麼回事?
江挽雲擼起自己的衣袖,卻發現下午還在滲血的傷口,短短一夜的時間,竟然已經結疤了。
這什麼鬼?
她變異了不成?
她現有的醫學知識根本解釋不了這種情況。
門外有響動,江挽雲迅速躺下裝死。
雙喜打了個哈欠進房,準備給江挽雲換藥,擼起袖子,看到已經止血的傷口,也是萬分驚駭。
「王妃!
您怎麼......」 「噓!」
江挽雲忙捂住她的嘴,「別告訴別人!」
「王妃你能說話了!」
江挽雲不可置信的摸了摸脖子,真見鬼了!
她聞那啞葯的味道,應該是下了十成十的量,她喝了大半碗竟然還能說話!
「雙喜,這件事千萬不能告訴別人!」
「我知道,王妃,一定是老天垂憐,奴婢絕對不會說出去的。」
「你去搜羅些醫書來,別讓人發現了。」
看了幾日的醫書,江挽雲也沒弄明白自己這身體到底是怎麼回事。
莫非她穿越過來反而獲得了超強的自愈能力?
別人癱在床上大半年才能恢復的傷病,她僅僅三日就恢復了大半。
「王妃!
王妃出事了!
秀兒姐姐死了!」
書看到一半,雙喜匆匆忙忙跑進房。
秀兒?
江挽雲回憶了番,秀兒應當是高依依身邊的貼身丫鬟,入府的時候周嘉玉賞的,十分體貼,一度成了高依依的心腹。
「怎麼死的?」
「後院那口井裡發現的,說是無意跌下去摔死了,但是井口那樣小,是很難......」 「很難摔進去對不對?」
看來這件事情還另有隱情。
「今天有誰來過府中?」
「王府素來門庭冷落,若說外人,五小姐來過,不過只是去見了王爺,寬慰了幾句便離開了。」
江挽蕊,果然又與她有關。
原主這個五妹妹,還真是不太安分。
如今是大蕭四十五年,江挽蕊尚未出閣,三個月後,她應當會嫁給太子成為側妃。
說起這段婚事,還是周嘉玉一手促成的,據野史記載,周嘉玉自幼鍾情江挽蕊,未能娶她便讓她做了太子側妃,後來太子妃亡故,她便成了太子妃。
只不過正史的結局是她最後隨太子一同被賜死,由此可見野史也未必是真。
不過根據原身的記憶來看,十有八九為真。
不等江挽雲揣摩清楚事情緣由,院里吵吵嚷嚷的,雙喜一聽來人聲音,面色一變。
「王妃,好像是高夫人來了!
她一定是來找你算賬的!」
「無妨,兵來將擋便是。」
「江挽雲,你這個殺人兇手,你給我出來!」
庭院里的丫鬟也不敢攔,高依依就這麼帶着幾個侍婢,橫衝直撞的進了內室,走到床前,不等眾人反應,一巴掌甩在了江挽雲臉上。
巴掌聲脆而響,江挽雲白皙的臉蛋登時高腫起來,雙喜撲過來護住江挽雲。
「你、你大膽!
竟然敢打王妃!」
「王妃?」
高依依不由得嗤笑,「就你家主子也配自稱王妃?
滿王府誰不知道,這個賤人在稷王府連個最下等的賤婢都不如!」
江挽雲坐正身體,上下打量了高依依一眼,根據原身的記憶,高依依原本雖恃寵成嬌,卻沒有如此跋扈大膽,如今竟然敢來找她算賬,想是為了安撫她,周嘉玉那邊默許了。
很好,不愧是個狠人。
「你、你胡說!」
雙喜渾身顫抖,怒道。
「你這個賤婢,什麼時候輪到你說話,來人啊,掌嘴!」
話音剛落,高依依身後摩拳擦掌的兩個婢女走上前硬是把雙喜拽到一邊,一人鉗制住雙喜一人猛扇了一個耳光。
是可忍孰不可忍!
江挽雲也顧不上裝病了,掙扎着起身,一把握住了那侍婢的胳膊,用力往後一甩!
「砰!」
一聲巨響,幾人回頭看,那婢女竟然被甩出去丈遠,猛的撞到了桌上,頭一歪暈了過去。
這重病的人怎能有如此大的力氣?
「你這賤人!」
高依依猛撲上來,和江挽雲扭打在一起,女人打架無非是薅頭髮,這點她着實沒有高依依能打,二人折騰着,最終江挽雲蠻力壓倒,一手鉗制住高依依的手腕,一手正要給她個無比響亮的巴掌—— 「住手。」
來人聲音沉靜而威嚴,「青天白日,身為女子,扭打在一起成何體統?
都給本王鬆手。」
眾人紛紛起身,老實低頭聽訓,江挽雲眼看情況對自己不利,頭一歪,倒在了矮榻上。
「王妃!」
雙喜跑過來抱着她,眼淚啪嗒啪嗒的掉。
「方才打架時可瞧不出原來王妃如此柔弱。」
周嘉玉聲音有些冷,也不拆穿她,轉頭看向雙喜,「去地窖給王妃取些冰來敷臉。」
雙喜屁顛兒屁顛兒走了,高依依氣不過,欲抬頭告狀,瞥見周嘉玉的臉色,又不太敢了。
「高夫人還不走,是打算留在這煙霞閣同本王再打一架么?」
「妾身告退。」
高依依哆哆嗦嗦的退下了。
「宮裡來人宣召,臉上消了腫之後便換身衣裳出來,馬車就在外面。」
說完,也不管她是不是真暈,周嘉玉頭也不回的出了煙霞閣。
江挽雲睜開眼,掐指算了算時間。
如今正是入秋,大蕭四十五年的話,離老皇帝殯天還有大半年的光景,此時宮中應該是沒什麼要緊事的,突然宣召,周嘉玉又是那種神色,想來不是善事。
宮中一個瑜貴妃已是難以對付,若是太子也在,怕對周嘉玉很不利。
是抱大腿的好時機。
正想着,雙喜抱着冰回來,小心的隔着帕子敷在江挽雲臉上,看她的臉也是高腫一塊,江挽雲也給她冰敷了一番,小丫頭受寵若驚,一個勁兒的謝恩。

《解毒後暴君他毀約囚寵醫妃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