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醫尊在世
醫尊在世 連載中

醫尊在世

來源:pinsuu 作者:建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劉崎 武俠修真 沈翊

「許飛!你居然敢打我!我可是你小姨子!信不信我告訴我姐!」 江雪晴眼泛淚花,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
「今天就是天王老子來了,我也要揍你!」 許飛欲哭無淚看着已經成了焦炭的太乙神針,心疼得如同刀割! 「我警告你不要過來!啊......「展開

《醫尊在世》章節試讀:

第4章 失信之人


第4章 失信之人林白宇皺着眉頭,反覆思索這個難題的時候,沈翊書轉身向外面走去,顯然他對於待在停屍房並沒有太大的興趣。
劉崎有點怒意,大喝道:好大的膽子。」
劉崎正要追出去的時候,林白宇冷笑一聲,嚇得劉崎頓時停下了腳步,不知所以得看着他。
林白宇道:你還是好好的想一想,自己如此草率定案,該怎麼交代吧!」
劉崎吃了一驚,要是林白宇都這麼說了,那自己應該確實是有大麻煩了。
林白宇來這裡,不是為了看熱鬧,他是為了看一看這具屍體。
只不過從林白宇的反應上,劉崎沒能看出來他的變化。
林白宇追了出來,向沈翊書道:沈兄留步,我這裡還有一些問題,想要請教一二。」
沈翊書回頭道:林校尉,請指教。」
林白宇笑道:不敢,只是剛才沈兄的問題,我已有了答案了。」
沈翊書道:哦,請講。」
林白宇點頭道:在下認為,走火入魔便能受內傷而不留痕迹。」
沈翊書點頭道:不錯,各派武學修習都可能會走火入魔,受內傷也很容易,且很少留下可見的外在傷痕。
且走火入魔之人極容易內力狂亂,損傷經脈,我看他的經脈,的確是受了傷。」
林白宇頗為得意道:看來,我這次是猜對了?」
沈翊書搖頭道:未必,你只是和我的想法有些一致,而我們並不代表真相。」
林白宇認真的點了點頭道:對,是這個道理。」
林白宇一猶豫,沈翊書就又要走了。
林白宇追了上去道:沈兄去哪裡?」
沈翊書回頭道:我開始為了把韓老頭帶回去,但是我沒能帶回去,可我也得回去吧!」
林白宇有點尷尬,撓了撓腦袋道:像你這樣的人,如果我放了韓老頭,恐怕再難找到你,對嗎?」
沈翊書看着林白宇道:你還真是個小人!」
林白宇無奈的點了點頭。
沈翊書轉過身去道:明天你可以來找我,如果你不來,那就算了吧!
我看你好像住在京城,不如你給我買兩包桂花飴糖,我會謝謝你的!」
林白宇好生鬱悶,自己都做了這麼小人的事情了,怎麼好像還是沒有主動權一樣。
這個沈翊書,還真是個怪人。
沈翊書回到韓家溝,在村口就看到了小陶,而且,他望眼欲穿,已經吃完了所有的糖。
看得出來,他吃的很快,好像以為自己吃完的比較快的話,自己的爺爺回來的也會比較快。
沈翊書感到愧疚,畢竟自己沒有把韓老頭帶回來。
小陶的眼中,也帶着濃濃的失望。
沈翊書拍了拍小陶的腦門道:明天,跟我去看你爺爺啊,他沒事了,過幾天就回來。」
小陶道:真的嗎?」
沈翊書點頭道:當然了,你爺爺沒有犯錯,當然要放了。」
小陶激動的點頭,也不去里正家了,跟着沈翊書回了自己家。
沈翊書好像不太會照顧自己的生活,人有長處就會有短處,自然不可能什麼事情都能做得比別人好。
兩個人胡亂對付了一口,第二天還在睡覺的時候就被林白宇的砸門聲吵醒了。
沈翊書一臉晦氣的走了出來,打開門道:就這麼個破門,你使這麼大勁幹嘛,想給人家換門嗎?」
林白宇無奈道:今天我是特地來請你幫我的,我若能夠破獲此案,到時候我一定重謝你。」
沈翊書冷笑了一聲,剛洗完臉的時候,小陶走了出來道:沈大哥,他是誰呀?」
沈翊書道:不放你爺爺的惡人。」
小陶立馬臉色就變了,一副怒氣沖沖的樣子,就差沒有把林白宇直接給推出門去了。
林白宇就算是再怎麼不要臉,也不好意思讓一個孩子如此仇視自己。
他對沈翊書這種故意坑自己的行為很不爽,但是有求於人的情況下,他也沒辦法。
林白宇拿起兩個紙袋道:看,你要的桂花糖,而且我還給你買的最好的。」
沈翊書走過去接了,道了聲謝轉身就遞給了小陶。
林白宇皺了皺眉頭道:那小哥兒,你吃了我的糖,就不許瞪我了。」
小陶依然不給面子,依舊像看仇人一樣看着林白宇。
林白宇騎的是馬,來的時候飛快,但是走的時候小陶在馬背上,他們倆安步當車,所以一點也不快。
到了縣城裡頭,林白宇立刻就想把小陶的爺爺給放了,畢竟這孩子可真的是有點記仇的。
可是當他去要人的時候卻被告知,韓老頭已經被人連夜帶走了,而且帶走的人就是紅衣校尉。
沈翊書愣了一下,隨即向林白宇道:這,就是你說的放人?」
林白宇咬了咬牙道:你放心,我這就去把人帶回來,我還不相信了,誰會這麼不講規矩。」
沈翊書知道此事並非林白宇所願,但是人既然是被天神府的校尉帶走的,那麼常人便難以將人再帶出來了。
林白宇飛馬入京去了,沈翊書帶着小陶,租了一輛馬車,也跟着進了京城。
到了京城之後,沈翊書找了一家客棧住了進去。
他是沒什麼事情不進京城的,但是沒想到這剛來過一趟,沒兩天就又來了。
到了天快黑的時候,林白宇帶着韓老頭來了。
只是,韓老頭好像在兩處都受了刑,看起來有些不太好。
能從天神府出來,的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林白宇好像很頹廢,儘管他是努力了,可是人還是受刑了。
林白宇面色慘白,看着沈翊書道:沒臉來見你,但是人得送回來,只是無顏再讓你幫我了。」
沈翊書看韓老頭身上的傷都被包紮了,也上了葯,可見林白宇已經醫治過了,所以,他對於這個失信的人沒有說話。
這時,小陶從裏面鑽出來,重重的推了一把林白宇道:你這個惡人,離我爺爺遠點。」
小陶並沒有多大的力氣,但是林白宇已經有些站立不穩了。
看得出來,對於失信這件事,他很在意。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