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食神寶妻:厲少,求寵愛
食神寶妻:厲少,求寵愛 連載中

食神寶妻:厲少,求寵愛

來源:pinsuu 作者: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棠 孟循 現代言情

宮中首席御廚一朝穿越,成了雲城叱詫風雲的鑽石王老五厲霆琛的逃婚小妻子,還是剛被抓回來的,睜開眼,面對枕邊的帥臉,和原主留下來的一堆爛攤子......現在跑,還來的及嗎?等等,總裁,似乎很喜歡黏着她!
穿越而來的御廚程綰綰,能否用古人的處世哲學和生活經驗,適應現代人多變且複雜的人際關係和豪門婚姻?
遇到老公厲霆琛層出不窮的桃花,看她這個「豪門正室」怎麼逐個擊退!展開

《食神寶妻:厲少,求寵愛》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重回七零


第1章 重回七零疼……」一聲輕微的呢喃打破安靜。
破舊狹窄的小房間里,一個皮膚幾近蒼白的女孩躺在小床上,床邊還站着名凶神惡煞的女人,正掐着女孩的胳膊。
你這個死丫頭,還有臉喊疼?
都什麼時候了還躲在這裡偷懶,還不快起來幹活!」
周棠在迷茫之中,感覺到自己被人從床上拽了下去,耳邊響起的是熟悉又陌生的叫罵聲。
下一秒,她就被人狠狠地拽到了地上,大腦也因為疼痛而清醒過來。
周棠一瞬間以為自己死後到了地獄,所以才依然受着折磨。
她睜開雙眼,看清周圍的環境,一時間搞不清現在是什麼情況。
這個地方她再熟悉不過,她在這裡生活了很多年,這是她成長的地方。
她應該死在醫院樓下,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從地上爬起來,周棠打量着四周。
還傻愣着幹什麼?
難道等着我們一大家子伺候你嗎?」
粗野的叫罵聲又響了起來。
周棠轉身看過去,便到了她最憎恨的人之一——她的養母,蔡麗敏。
她不是早就死了嗎?
種種詭異,讓周棠腦海中浮現一個猜測。
一把推開怒氣沖沖地蔡麗敏,衝到房間里缺了一角的小鏡子前。
她早就過了而立之年,但鏡子中的她,儼然是十幾年前的模樣。
她……真的重生了。
周棠還沒有徹底地摸清楚狀況,蔡麗敏已經一巴掌朝她打過來,反了,趕緊滾去做飯,做完飯還要照顧你弟弟!」
蔡麗敏比一般的農村生得更加壯實,手勁兒也更大,這一巴掌打得周棠腦袋裡嗡嗡作響。
臉,火辣辣地痛。
定了定神,周棠下意識地握緊雙手。
上一世,這個女人視她如草芥,害她中年早逝。
這一世,她決不會重蹈覆轍!
既然命運讓她重來一次,她就要讓所有欺負折磨她的人血債血償!
看到周棠沒有離開,蔡麗敏怒火中燒,你這個賤人,看來真是皮癢了……」說著,揚起手來又想向周棠掄去。
你—敢!」
仰頭,一雙眸子死死地盯着面前的蔡麗敏。
你——」迎上宛如刀子般的目光,蔡麗敏莫名地心底一顫,舉起的手竟然停在半空中。
死丫頭,你還愣着作什麼,找打嗎!」
眉眼依舊,可是蔡麗敏卻總覺得周身一陣冷意,她悻悻地把手收回,雖然罵罵咧咧,但是聲音里卻透着一股怯意。
……」周棠強忍着心頭之恨,低眸,轉身向灶房走去。
眼下她勢單力薄,需要的是從長計議。
憑着刻在骨子裡的十幾年的記憶,她怎麼敢忘記這個記載了她屈辱的地方!
灶房和記憶中一模一樣,只是她周棠已經不再是那個周棠了。
回想起鏡子中看見的自己樣貌,自己還很年輕,只是還不能判斷現在到底是何年何月。
眸光一閃,想起裡屋的牆上應該掛着本日曆。
匆匆做好了飯,周棠端着碗進入裡屋,果真一眼便望見了牆上的日曆。
1975年3月20日!
也就是說,孟循已經在這裡教書了。
周棠記得清清楚楚,孟循來的那一天下着小雨,是3月17日。
她記得1975年發生了很多事。
劉家在去年年末添了一個弟弟,小名叫小寶,而她因為沒有照顧好小寶,被蔡麗敏打了個半死,發了幾天高燒。
孟循在這一年下鄉,而她因緣巧合之下和孟循結了婚。
周棠出神地盯着日曆回想。
蔡麗敏抱着小寶進了屋,見周棠在發獃,臉一黑,又傻站着幹什麼,還不趕緊端飯端菜!」
周棠回過神來,正要懟回去,走出了裡屋。
突然聽到門口有人喊她:周棠,你在裏面嗎?」
還沒等周棠回答,那人就走了進來,在幹什麼呢,周棠?
我喊你,你怎麼不理我。」
周棠心說你也沒給我機會,見到來人還是沒有吭聲。
眼前的人名叫蔡夢齡,是蔡麗敏她哥的女兒,住在隔壁村,但是沒事兒就往這邊跑。
她樣貌看上去有幾分清麗,內里卻比最毒的蛇還要陰狠。
如果當初不是蔡夢齡攛掇,周棠也不會那麼快就嫁給孟循。
周棠,你怎麼不理人啊?
我和你說話呢。」
蔡夢齡見周棠態度冷淡,表面上也不生氣。
周棠心裏冷笑,蔡夢齡向來這樣,口蜜腹劍,上輩子她性格軟弱,沒少被蔡夢齡欺負陷害。
沒看到我在忙嗎!
。」
周棠頭也不抬地說道。
蔡夢齡一進來就看到周棠臉上有些紅腫的痕迹,心下瞭然,卻裝作沒有看到,走到炕邊逗起小寶來。
小寶,有沒有想姐姐啊?」
周棠沒有說話,暗暗盯着她的一舉一動,以防她又搞出什麼幺蛾子陷害自己。
上一世蔡夢齡就為了看她受苦,經常悄悄地掐小寶一把再栽贓到她身上。
過了好一會兒,蔡夢齡才像剛注意到一樣看着周棠的臉。
周棠,你的臉怎麼了?
我姑又打你了?」
蔡夢齡臉上裝着關切。
被貓抓的!
。」
周棠躲開她假惺惺的目光,冷冷地說道。
呃……被貓抓的?」
蔡夢齡疑惑地看向周棠,這女人瘋了還是傻了,膽這麼肥了。
周棠懶得理會她,一把將她從身邊推開,別擋道,沒看見我忙着么。」
這女人吃了豹子膽了,怎麼和平時不太一樣?
周棠,我知道我姑肯定又打你了,可是你不能說我姑是貓啊,這樣讓她知道了,少了一頓皮肉之苦的。」
蔡夢齡故意提高了聲音,想讓裡屋的蔡麗敏聽到。」
蔡夢齡,一會說你姑打我,一會又說你姑是貓,你這是安的什麼心?」
周棠身形一轉,瞪大眼睛看向蔡夢齡。
我哪說了,分明是你說的!」
周棠的目光令蔡夢齡沒來由得竟有些心虛,語氣里透着幾分急躁,周棠,我好心好意勸你,你竟然這樣對我!」
以前周棠善良,但現在看着蔡夢齡假惺惺地的模樣周棠只覺得噁心。
蔡夢齡,你這是勸我還是害我,我想你這心裏跟明鏡似的吧?」
周棠的話里透着股子寒意,蔡夢齡差點以為自己產生了幻覺,這還是平日里那個好騙好欺負的周棠嗎?
不禁心裏卻冷哼一聲,賤貨就是賤,膽子倒是越來越大了。
夢齡來了,怎麼不進來?」
蔡麗娜看到侄女,熱情地招呼着。
姑姑,剛才……」蔡夢齡話到嘴邊,突然覺得兩道冰冷的寒光向自己刺來,猛一抬頭,正迎上周棠的目光。
幽深的眸子里透着蝕骨的冰冷,她舔舔嘴唇,將後面的話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夢齡?」
蔡麗娜催促她往下說。
蔡夢齡搖搖頭,乾澀一笑,姑姑,我這一下子竟然忘了要說什麼了。」
偷眼看向旁邊的周棠,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她覺得周棠的臉上竟露出一抹嘲諷的笑容。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