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執掌封神榜
執掌封神榜 連載中

執掌封神榜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深夜話語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左尚 柳香香 都市小說

你想一夜暴富嗎?那就拆遷啊!一夜成為拆二代的左尚還沒從興奮中緩過神來,就遇到了官二代的欺負,機緣之下獲得祖先姜子牙的傳承,從此執掌封神榜,肩負重振華夏雄風的重任,帶領華夏天庭一步步走向萬界巔峰
展開

《執掌封神榜》章節試讀:

第六章:逃離醫院


這時,左尚才注意到床上的小丫頭,小丫頭約莫三四歲的樣子,****的,可愛極了。只見她正用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注視着左尚自己。

左尚心裏感嘆起來,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啊,從小就是個美人坯子,長大了一定和她母親柳香香一樣漂亮。

「大哥哥,我問你話呢?」

「老師說不回答別人的問題是很不禮貌的。」

左尚頓感尷尬,自己竟然被一個小姑娘給教育了。左尚笑了笑,寵溺地摸了摸小丫頭的小腦袋。

「那你先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我就告訴你你媽媽在哪兒哦!」

左尚很喜歡小孩,畢業後以前的同學都陸陸續續結了婚有了孩子,看着人家都在朋友圈中曬孩子,左尚除了羨慕還是羨慕。

床上的小丫頭坐了起來,像是下了很大決心似的說道:「既然大哥哥這麼想知道雪兒的名字的話,我就告訴你吧!」

「我名叫柳沐雪,大哥哥你可要記住哦!我不會再說第二遍的。」

「哈哈哈,好嘞,大哥哥一定記住。柳沐雪小丫頭。」左尚被小丫頭逗的忍俊不禁。

「大哥哥,現在能告訴我媽媽在哪兒里吧?」

「好的,我馬上讓你媽媽出現在你跟前哦!」

左尚說完,轉身來到門外。看到左尚出來後,柳香香第一個迎了上去,後邊十幾個縣醫院的醫生立馬也圍了上去。

「我女兒怎麼樣了?」

「你女兒已經徹底康復了。現在你可以進去看她去了,她正找你。」

柳香香難以置信,他們在門外站了還不到十分鐘,自己的女兒就被治好了,這怎麼可能?

「謝謝你,如果你真治好了我女兒,我一定會感激不盡的。」柳香香對着左尚彎腰深深鞠了一躬,就抬腳準備進入病房。

這時左尚突然想起自己得給她提個醒,讓她注意一點,免得日後再惹上其他地方的土地,這些小神可真小氣的很。

隨即左尚叫住了她,「你等一下,我還有句話要說。」

柳香香收回了握在門把手的右手,等待着左尚接下來的話,但是左尚接下來的話卻徹底將他留給柳香香的好印象弄沒了。

「你以後小便注意點,別隨便找個地方就解決。」

柳香香先是一愣,她怎麼都不會想到眼前的男人叫住自己就是給自己說這麼流氓的一句話。自己怎麼會瞎了眼讓這種猥瑣地人給女兒治病。

柳香香瞬間臉色鐵青,厲色地瞪了左尚一眼,聲音無比威嚴地說道:「流氓畜生,你膽敢對我女兒作出什麼猥瑣的事,我一定讓你不得好死。」

柳香香真想自己給自己一巴掌,自己那會到底是鬼迷心竅了嗎?怎麼會相信這種人,女兒沒事吧?想起女兒柳香香不敢耽擱,立馬推門跑了進去。

等她進去後卻發現女兒正準備從病床上溜下來。她一把抱住女兒喜極而泣。

「雪兒,你、你真的沒事了?」

這時站在門口的左尚一陣愕然,自己怎麼了?前一秒不都好好的嗎?怎麼一會兒自己就成了流氓畜生了?

柳香香冷靜下來後,把女兒轉過來轉過去看了好幾圈,接着又問盤問女兒左尚都對她做了哪些事。

聽完女兒的講述,柳香香徹底放下心來。但是她對左尚的印象已經沒有開始那麼好了。雖然他對自己女兒沒做什麼,但是他流氓的本質錯不了,不然也不會對自己說那句話。

左尚要是知道因為自己一句善意的提醒,才讓自己的形象在柳香香心中跌至谷底,他可能連死的心都會有。

柳香香對着秘書說了幾句,就專心照顧起了女兒。秘書點了點頭,朝着左尚走來。

林冉冉禮貌性對着左尚伸手道:「你好,我是柳書記的秘書林冉冉」

看到柳香香轉過了身,左尚先是一陣失落,等他抬起頭看清楚面前站着的女子面容後,心裏的失落一掃而光。因為這叫林冉冉的秘書也是個美女,雖然不是柳香香那種禍國殃民級別的,但是也是千里挑一的那種。

左尚立馬伸出了手,輕輕地握住了林冉冉的柔荑「你好,我叫左尚」

「柳書記讓我過來告訴你,你救好了雪兒小姐,你有什麼要求儘管提,只要是我們柳書記能辦到的,我們一定滿足你。」

林冉冉不動神色地收回了手,等待着左尚的答覆。

左尚心裏一陣激動,那是不是我讓她做我女朋友,她也答應?但是想到柳香香剛才對自己的態度,這事一定是不可能的了。而且,左尚也沒覺得自己有那種讓女人一見就愛上的魅力。

想到這裡,左尚有點興意闌珊了,對着林冉冉淡淡地說了句「我沒什麼要求」轉身就離開了。

「額」

林冉冉腦子有點不夠用了,想不到竟然還會有人拒絕柳書記的報答。安柳書記的交代,只要對方提的要求不太過分,錢還是權,都可以給他的。

而作為柳香香的秘書,林冉冉可是比誰都清楚柳香香的底細。雖然柳香香只是一個地級縣的縣委書記,但是柳香香的背後可是有着一個對華夏國來說都是龐然大物的家族。

換做是誰,只要抓住這機會,一定都會大撈一把的。

林冉冉在背後喊道:「左先生,要不您再考慮考慮?」

左尚甚至連再回頭都沒有,隨意地擺了擺手回道:「不考慮了。」然後在林冉冉的目瞪口呆中瀟洒地離開了。

左尚的身影消失後,林冉冉回過神來,立馬向病房內的柳香香跑去,這事她可得給書記立馬彙報一下。

「書記,那人說什麼要求都沒有,然後就離開了。」

柳香香原本在給女兒講故事逗女兒開心,聽到秘書的彙報,臉色頓時愣了一下。尋思道難道自己真的錯怪他了?換做其他人就算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要些錢是少不了的。

柳香香望了病房門口一眼,對着秘書說了句「好了,這事我知道了。」就繼續陪着女兒玩起來。

她再等醫院的檢查,確認女兒是真的沒事後,她就可以帶女兒出院了。

這邊左尚離開後,就繼續找起了父親,將醫院裏里外外找了個遍,都沒發現父親的身影,他索性也就不找了,自己和母親都在醫院,相信父親很快就會來病房看自己的。

左尚回到病房,就看見父親已經和母親在病房裡說著話。

「你說你,讓我說你什麼好呢?兒子剛醒來你不看好他,他年輕不懂事,要是再出點事咋辦?」

「兒子說他沒事了,他還在我面前跳呢。」

「你這老太婆」

看着父親焦急的模樣,左尚心裏一陣感動。他推門走了進去,對着父親說道:「父親,您就不要再說我媽了,是我偷偷跑出去的。」

「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嗎?」

看到兒子進來,左岸夫妻兩人立馬激動地圍了上去。

「兒子,你跑哪裡去了?我和你爸都擔心死了。」

「媽我就出去走了走,躺在床上幾天了,渾身都不舒服。」

「爸媽,我們辦出院手續去吧?辦完我們就出院。」

「胡說什麼啦,剛醒來就以為自己沒事了嗎?醫生都說了你這樣的傷最起碼得住院半個月。」左岸嚴厲地訓斥道。

「我真沒事了,爸,不信你看。」

左尚說著就將上身的病號服脫了下來,他在上來的時候已經在衛生間將包紮傷口的紗布取掉了,在鏡子里他都看了,後背除了隱隱約約一點刀疤,什麼都沒有了。

左岸夫妻兩人還沒反應過來,兒子就已經把後背亮到他們面前,他們準備剛要開口訓斥兒子胡來時,卻硬生生打住了。兒子的後背竟然只有一寸左右的疤痕,還是隱隱約約的,不仔細看都看不到。

「兒子,這怎麼回事?你怎麼這麼快就好了?」左岸一激動說話都語無倫次起來。

「爸,難道你不想我這麼快就好嗎?」左尚開玩笑道,他也沒想到自己修鍊後,傷口恢復起來竟然如此變態。

「沒、不是。我只是想說快、不對該怎麼說呢。」看到妻子不善的目光,左岸更加表達不清楚了。

「我知道父親你的意思。 不管怎麼樣我好了不就最好嗎?」

「對,兒子說的對,管他什麼呢,只要兒子好了就行。」

「他爸,那你去辦出院手續吧,我和兒子收拾收拾我們出院。這醫院我也不想再多待一分鐘了。」

「好,我去辦,你們收拾,我辦好後我們就走。」

說完,父親匆匆離開了,而左尚和母親也沒有閑着,兩人立馬着手收拾起東西來。看來這一次左尚的住院,讓醫院徹底成了他們一家一個唯恐避之不及的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