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航海錄
航海錄 連載中

航海錄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一棵生草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一棵生草 懸疑驚悚 王羨

三年前父母離奇去世,王羨為了找尋父母死亡的真相,耗費三年時光終於找到蛛絲馬跡,在他面前即將展現的是一個隱藏多年即將出世的浩瀚世界
展開

《航海錄》章節試讀:

第4章 終見島嶼


想到那些詭異莫測的存在,王羨只覺得一陣頭大。

他每次遇到這些東西後確實都活了下來,但是自己怎麼活下來的卻不記得,因為印象中就是自己昏迷過去了,再次醒來後記憶也屏蔽了,說不定這其中是有什麼東西在保護自己,現在記憶屏蔽解除了,再次遇到這些玩意兒自己還能不能活下來,沒法保證。

不想了,tmd,煩死了。

有一種說法,劇毒物存在的附近必然有克制它的東西,那麼在這個怪物老巢里,剋制怪物的方法也會有不少吧,既然符紙會被破壞,巫毒娃娃會裂開,驅魔陣會消磨,說明這些東西也是有點用的。

一個不行就做十個,量大管飽,治療火力不足恐懼症。

想到這裡,王羨摸了**前掛着的玉佩。

嗯?玉佩?不是十字架嗎?

低頭看去,一塊晶瑩剔透的翡翠色玉佩掛在脖子上。

什麼情況?

一把扯下玉佩,臉色陰晴不定,什麼時候替換的?

好在有系統,直接將玉佩上傳到市場,系統立馬給出了鑒定。

吉祥如玉(徹底損毀,不可修復)

材質:玉

耐久:0/16

特性:吸收佩戴者的運氣,關鍵時刻保命

評價:maybe是個霉逼,但絕不會成為屍體。

看着玉佩的解說,王羨忽然想到自己運氣變差就是從三年前佩戴上玉佩開始的。

這是董承送給自己的。

「王羨啊,別去想那些有的沒的了,你爸媽的死就是巧合,安安心心過日子不行嗎?你要是執意去追逐那些事情,就把這玩意兒戴上,雖然沒什麼卵用,但圖個心安。」

王羨看着眼前的十字架,笑了:「你自己口口聲聲說不信這些神神鬼鬼的,怎麼還把自己的掛飾給我了。」

「別管那麼多,是哥們兒就戴上,你還嫌棄不成。戴久了有點膩,我正好想給自己換個新的,這玩意兒老貴了,你別給我丟了知道嗎?」

「得,我戴上行了吧。」

回憶起掛飾,王羨內心的疑慮和愧疚同時湧現,愧疚是因為董承之後就沒有戴過掛飾了,自己卻沒有在意過,只當是對方嫌麻煩懶得再戴了。

董承的死會不會就是因為沒有這個掛飾導致的?這說不通,作為董承的好哥們兒,王羨很是了解他的性格,凡事都會有後手,哪怕沒有玉佩保命,也肯定會有其他東西保護自己,而且他似乎一向都不願意摻和靈異事件。

唯獨那天,他參與了靈異事件,並且死在了那裡,還半夜通過電話阻止自己訪問神秘網址。

是死了才打電話過來的,還是打過來再死的?

這個問題先留在心裏,或許要很久以後才會找到答案。

就在沉思的時候,遠處隱約出現了一個別樣的輪廓。

「島嶼?!」

王羨精神一振,抄起一塊木板就往島嶼方向划動。

俗話說,望山跑死馬,此時此時的王羨就體會到這樣的情況,島嶼在眼裡越來越清晰,然而自己划到中途就累得堅持不住,像條死狗一樣趴在木筏上,靜等着海水沖刷,希望能把自己送到島上。

王羨躺在木筏上休息,無聊地在系統界面來回切換。

過了半晌,王羨感覺到木筏輕微的撞擊感,猛然起身一看,靠岸了!

猛地一個鯉魚打挺,

啪嘰,

摔地上了,沒成功。

王羨若無其事地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上不存在的灰塵,反正也沒人看見,絲毫不尷尬。

木筏恰好隨着海浪打在了沙灘上,停得很穩,保險起見,還是找了根繩子將木筏和附近的樹捆綁着,免得被海水帶走了。

至於說把木筏拖上岸,他又不是常威,沒有天生神力,拖不動這麼大的木筏。

初一看,島上資源很是豐富,至少不缺少樹木。

靠近沙灘不遠處就是樹林,四周沒有生物活動的痕迹,似乎是座無人小島。

雖然是這麼判斷的,王羨還是沒有立刻就進入森林。

在沙灘上撿起了石頭,系統的建築面板里剛好有石頭相關的科技,利用石頭做成石刀然後讓石刀和木頭合併做成木矛,然後還順便做了一把石匕首。

手裡有了趁手的傢伙後王羨才有了點探索樹林的底氣。

「算了,再做個盾。」

雖然有了武器,但作為一個極其謹慎的人,寧願多做準備也不願少做一點,性命攸關的事情,保命手段多多益善。

當一切準備就緒後,王羨一頭扎進樹林里。

樹林里的氣溫和沙灘完全是天差地別的,沙灘因為太陽的直射,火辣辣的,而樹林,或許是樹木枝葉繁茂的緣故,氣溫有種驟降十來度的錯覺,彷彿從夏天走進了晚秋。

「嘶~好涼爽,風水寶地啊,話說怎麼沒有椰子樹啥的,還想喝點椰汁,椰汁我就喝海南的,從小喝到大~」

王羨往四周打量着,同時嘴裏不停嗶嗶,沒有遇到動物,也沒有果樹,周圍只有蟲鳴。

又往深入大概200米後,終於有了不一樣的動靜,讓聽慣了蟲鳴的王羨一時間有點反應不過來。

不過也就愣神了一秒鐘,右手舉盾架在聲音傳來的方向,左手持矛垂直立於盾的一側。

然後草叢聳動,一隻囂張的野雞撲了出來。

只見它高昂着頭顱,眼神帶着蔑視,邁着六親不認的步伐悠閑地靠近王羨。

什麼玩意兒?為什麼我能看懂一隻雞的眼神。

王羨只覺得莫名其妙,但是作為昨天才吃過鹽焗雞的人,王羨覺得暫時放過它,海上航行缺的不是肉,是維生素,如果實在找不到水果,只能啃樹葉了。

也不知怎麼想的,可能是因為雞的眼神給了王羨一種感覺,只見他開口問道:「嘿,雞哥,你知道哪裡有果子吃嗎,就樹上長得那玩意兒,脆脆的,水水的。」

話一說完,王羨就感覺自己像個傻子一樣,一隻雞而已,懂個屁的人話,況且自己說的是普通話,異界生物怎麼聽得懂。

然而事情總是會出人意料。

雞似乎聽懂了王羨的話,只見它走近後,用翅膀拍了拍王羨的腿,示意跟着它走。

「嗯?!」

王羨瞪大了眼睛,卧槽,什麼鬼,雞成精了?

雞精!

聽着像調料,咳咳,還是叫雞哥吧。

放下自己的內心戲,王羨決定跟着這隻像是通了靈的野雞走,反正人生地不熟的,有個帶路的姑且先走着唄,總不至於把自己賣了吧。

想歸想,基本的謹慎還是沒有丟的,王羨沿路藉著清除樹枝和雜草的空檔留下了記號,免得被帶迷了路。

走了大概幾分鐘後,眼前終於不再是密密麻麻的樹木,眼前出現了一個空曠的場地,地面上放置着一個乾草鋪設的一看就很像是陷阱的玩意兒,然後上面放了幾個不認識的果子,晶瑩剔透,看着就很誘人。

王羨看了看這位雞哥,指着自己的鼻子問道:「我看着像傻子嗎?讓我踩陷阱。」

話剛說完,猛地反應過來:「陷阱?這裡有人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