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書香貴女:將軍夫人一心搞事業
書香貴女:將軍夫人一心搞事業 連載中

書香貴女:將軍夫人一心搞事業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流雲若言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文錦 趙珺玥

她文錦前生渴望得到娘親的一絲憐愛,卻不想竟是死於這「娘親」之手,臨死才後悔莫及,今生她攜恨重生,再回京城,她定要查明當年真相,還自己和娘親一個清白,縱使被天下人誤解,她也無怨無悔!只是她再次回歸,是否故人依舊呢?!展開

《書香貴女:將軍夫人一心搞事業》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緣起緣滅


靖元五年,冬

趙家茵雲樓

「嘔...為什...么?嘔...嘔......母親?」

一口鮮血從癱倒在圓形梨花木桌邊的女子口中吐出,只見她身着半舊藕粉色衫裙,釵環散落一地,原本絕美的面貌已然被一道金簪所毀,神情痛苦,無助的眼神中閃爍過驚訝、迷茫、恐懼、不可置信...

地上散落着銀絲桃花糕和半碗八寶甜酪,甜膩的香味混合著血腥味兒,讓坐在桌邊的婦人忍不住蹙眉,她端起桌上的茶,茶香撲鼻,輕抿,又拿出帕子壓了壓嘴角,才趕走了這令她作嘔的味道。

只見她優雅的放下帕子,精緻的面容上,一雙丹鳳眼微微上揚,嘴角含笑的看着眼前少女,起身過去,環佩輕響,雲錦緞鞋重重踩在了女子的手上。

「很疑惑?呵呵呵...為什麼你叫了我這麼多年的母親,日日請安問好我還是不看你一眼?是不是覺得我是這天底下最心狠的母親?嗯?」嘲笑地看向她。

「咳咳,母親!你...」,眼淚划過趙冰茵的臉龐,一聲聲乞求並沒有讓婦人心軟,反而更讓她得意。

「呵呵....你這張臉還真讓人噁心。不過,有哪個做娘的能不愛自己的女兒呢?除非......」。忽而一頓,眯着眼看着地上的尚未及笄的絕色女子。

趙冰茵彷彿被定住一樣,「除非不是親生?!不!這不可能!那我娘是誰,我又是誰.....」一時間她的腦中閃過無數的想法。

「不可能!」女孩的聲音微弱卻堅定,「我母親......出身醇親王府,自小便被封為蕙純郡主,外婆貴為王妃,逢年過節必要我親自上門拜見,咳咳咳.....若我不是娘親生,外婆又豈能容我!...」不待說完又吐出一口黑血,趴在地上艱難的喘氣,痛苦至極。

婦人輕笑一聲,眼角輕蔑,嘲諷道「嗯呵~~你倒聰慧、哈哈哈哈......」。

婦人蹲下,慢慢從袖中拿出一把匕首摩挲着,抽出,靠近趙冰茵。

「你當然是你娘親生的,」她紅唇輕啟,臉龐在燭光的照耀下顯得更加冷酷,「只不過......不是我秦天悅親生的,現下我已身懷有孕,你也該有自己的歸宿了,着實不該佔著這太傅府嫡長女的位置,茵茵,咱們來世再見,呵呵呵~」。

一剎間,匕首已然插在了趙冰茵的胸口,她無助地躺在地上,一雙眼睛明亮的厲害,死死地盯着眼前這個女人,她到底是誰?

忽然一片黑暗,終於,都停了下來。

看着眼前的屍體,收起匕首,婦人一手划過身上的紫荊花錦緞,扶了扶頭上的福祿石榴金簪。

「進來吧」,一位身着光鮮的嬤嬤推門而入。

「着人處理了吧,今夜的風雪實在是大,花蕊背主,疏於職守,竟讓賊人闖入大小姐的閨房,引起火災致茵茵慘死,立刻去捉拿刁奴!」

「是,奴婢遵命。」

李嬤嬤扶着婦人走出了房間。

北風呼呼地刮個不停,她扭頭看了一眼身後的茵雲樓,已然是熊熊烈火,緊了緊身上的襖裙,快步跟上婦人,無人看見她眼中閃過一絲寒毒之色...

今夜註定是個無眠之夜,雪花簌簌,悄無聲息的下着,時至三更雪已降至太傅府下人房的門檻之上,有僕人起夜才發現茵雲樓大火衝天,下人們一夜都在走水,卻仍未救出太傅府唯一的嫡長女,連帶着茵雲樓的婢女們也都葬身火海,聽說是一名花蕊賤婢裡應外合害死了趙大姑娘,這可真真是可憐人啊。

當日夜裡趙夫人便令人給身負公務遠在千里之外的趙太傅傳信兒,待趙懷凌回來時卻只看到女兒的骨灰。府里的老太太也連夜從京都城外的普源寺快馬加鞭的趕了回來,卻也無濟於事。

此事一出,老太太、太傅悲痛萬分,太傅夫人元氣大傷,思女成疾,纏綿病榻之時卻被診斷已懷有身孕月余;趙太傅憐惜夫人身體,着人為大小姐請了禪濟寺的主持海若大師來誦經超度,以安大小姐亡靈;趙冰茵的葬禮更是極盡尊貴奢華,然人已逝去,於事無補。

醇親王府的王妃聽說外孫女去世的消息後,驟然中風在床、一病不起,府中庶務皆交由李庶妃打理。

這兩府的變故令人唏噓不已,成為京城茶餘飯後的閑話,沒幾日便煙消雲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