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爹爹莫慌,後娘她又福又颯
爹爹莫慌,後娘她又福又颯 連載中

爹爹莫慌,後娘她又福又颯

來源:pinsuu 作者: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思安 現代言情 顧治宇

好不容易攢夠買棟樓錢的葉靈渺決定安心退休,意外來到了一個家徒四壁的破地方就算了,竟然還帶着個高位截癱的丈夫和幾個娃娃?!可無論是誰,都不能阻擋她退休養老的腳步
沒錢?那就賺!沒房?那就蓋!被人欺?那就奪權!暗黑小蘿莉悠悠:「娘,以後你老了我天天給你做好吃的!」葉靈渺:不……不必了,我怕你那藥粉不小心掉進去
大孝子阿然:「娘,以後你老了我就叫來好多小動物一起陪着你!」葉靈渺:能……燉嗎?預言家糰子:...展開

《爹爹莫慌,後娘她又福又颯》章節試讀:

第2章 原來是在騙我嗎


第2章 原來是在騙我嗎顧治宇掀開被子,動作利落,上前鎖門,然後穿衣服。
他着急地找手機,打電話。
林思安這會兒也不着急了,在一邊的沙發上坐下來,拿着手機,不知道是在跟誰聊天。
過了一會兒,顧治宇終於安靜下來了,看起來電話打完了。
他快走幾步,迅速來到林思安跟前。
伸手,毫不顧忌地捏住了林思安的下巴,迫使她抬頭看着自己的眼睛。
他的眼神,看起來陰冷至極,有些讓人渾身發抖。
他開口,質問她:是你找的人?」
他手上的力道太大了,林思安感覺自己的下巴被捏的疼死了。
但是她沒有任何的反應,也不叫疼。
她撐得住。
儘管舌尖還是微微有些打顫。
她開口:不是。」
是米猷臨讓你這麼做的?」
他再問。
林思安好像笑了,她搖頭。
顧治宇快要氣死了。
這個女人實在是太傲了,太固執了。
他突然反應過來,似乎不管自己問什麼,都從林思安嘴裏得不到任何答案了。
但他已經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真是笨死了,林思安是米猷臨的人。
他……竟然上套了?
顧治宇喘着粗氣,目不轉睛地盯着林思安。
如果眼神可以殺人,現在的林思安早就已經死了幾十回了。
他心裏還有最後一絲希望。
所以咄咄逼人地質問: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他手一鬆開。
林思安踉蹌着後退了兩步,感覺自己的嘴巴都要被捏的破皮了。
嘴裏好像也有血腥味在蔓延。
她抿了抿嘴唇,然後冷漠着開口:我說了,不是我做的。」
好。
很好。」
顧總如果沒什麼事,我可以走了嗎?」
她抬頭,依然還是笑得甜甜的模樣,一如昨天晚上的她。
這個女人,看起來雲淡風輕的樣子,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似的。
顧治宇氣得要抓狂了。
他自從坐上顧氏總裁的這個位置,在商場摸爬滾打了這麼多年,什麼事情沒有經歷過。
過去也不是沒有人想方設法地給他往床上送女人,但是,顧治宇從來都沒有多看過那些女人一眼。
他好像沒有對女人沒有想法一般,美人計對他沒用。
直到這一次,再一次見到林思安……他原以為,林思安和其他人不一樣。
但是賤.人就是賤。
顧治宇知道她有算計,但他不知道她竟然那麼狠。
殺人不眨眼,撒謊不臉紅,就連現在被拆穿,還是笑得一臉單純。
他要被氣死了。
林思安最後瞥了他一眼,眼神里似乎帶着幾分同情。
她說:不管怎樣,謝謝顧總的合同。
還有,顧總,祝你好運。」
說完,轉身,十分豪爽地離開。
林思安從酒店出來,意氣風發地打了輛的士,然後就趕往公司。
半個小時的時間,媒體的通稿就已經發出來了。
網絡上鋪天蓋地的都是,她和顧治宇兩個人在酒店開房的照片和信息。
當然了,報道上只有顧治宇一個人的名字。
雖然她露臉了,但是這場鬧劇註定了只是顧治宇一個人的獨角戲。
畢竟,她只是個無名小卒罷了。
和京都跺下腳半個商圈都要抖一抖的顧治宇比起來,自己真的是完全不值得被人記住。
眾米,總裁辦公室。
林思安一出現,周圍的同事就都下意識地看向她,用那種非常好奇的眼神,像是在打量動物園裡的猴子一樣。
這個場景,林思安早就猜到了。
從她到眾米的第一天,她所遭遇到的惡意的目光和揣測還少嗎?
當然了,她根本不在乎。
這些人,大概率都是羨慕嫉妒她罷了。
拿下了顧氏接下來五年的廣告合同,不知道有多少人又要眼紅她了。
但是,那又怎樣呢?
你,到我辦公室里來。」
米猷臨到了,站在林思安辦公桌前,面色清冷地敲了敲桌面,聲音聽起來有些沉重。
林思安抬頭,看了一眼米猷臨,然後沒說什麼,聳了聳肩膀,站起來就要跟着米猷臨往前走。
走了幾步,想起什麼似的,就又回頭去拿了廣告合同。
米猷臨,眾米目前的ceo。
也算是京都比較年輕有為的人物了,五年前國外留學回來,然後白手起家,創辦了眾米。
並且在很短的時間內,拿下了好幾輪的天使融資,成功上市,本人也一躍成為京都目前最受歡迎的黃金單身漢。
而且,圈內一直盛傳,米猷臨和顧治宇兩個人好像有一些淵源,也許一直不對付。
至於到底是怎麼回事,林思安就不知道了。
再聯想到早上,顧治宇問自己的那個問題,她……有些想笑。
顧治宇以為是米猷臨想對付他?
看來,他還是遠遠低估她林思安的野心!
砰」的一下,辦公室的門關上了。
林思安一臉淡定地站在一邊,毫無畏懼的神色。
她感覺得出來,米猷臨生氣了。
至於為什麼生氣,和自己無關。
她和米猷臨,也就是老闆和下屬的關係罷了。
她就只負責做好老闆交代的工作,然後拿工資。
至於其他的,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米猷臨站在林思安的身邊不遠處,微微垂眸,眼神清冷地落在她身上。
辦公室內安靜極了。
米猷臨不說話,林思安也就不說話。
這個女孩身上,好像一直有着一股子讓米猷臨捉摸不透的韌勁兒。
她似乎一直在憋着一股氣,跟誰較勁兒似的。
米猷臨有些生氣。
他知道,如果自己要是不開口的話,怕是這個丫頭會一直站在這裡不動。
哼,真的是一個非常合格的總裁秘書了。
你沒有什麼要跟我說的嗎?」
終於,米猷臨還是忍不住了,率先開口。
林思安緩緩抬起頭來,眨巴眨巴水汪汪的大眼睛,面若春風,整個人都給人一種非常單純的感覺。
她的外表,太具有欺騙性了。
隨即,她把自己手上的合同遞了上去。
林思安開口:這個,是顧氏跟我們公司簽下的廣告合同。
廣告費上調百分之五。」
她乾脆利落地總結,真的只是在聊工作。
米猷臨顫抖着手接過來,翻到最後一頁,看到上面乾脆利落的顧治宇的簽名,然後咬牙。
這就是你用一晚上換來的合同?」
他直勾勾地盯着林思安,問。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