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逆襲廢婿
逆襲廢婿 連載中

逆襲廢婿

來源:陽光書城 作者:天達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李翠蘭 楚陽 都市小說

  重傷失憶入贅梁家,覺醒之後走上逆襲之路,塑造一代傳奇
展開

《逆襲廢婿》章節試讀:

第二章 愛妻的意外


第二章 愛妻的意外

楚陽的這番話,讓李翠蘭和韓棟都愣在了原地,面露詫異之色。

李翠蘭所驚訝的是,楚陽入贅自己家三年期間,從來都是言聽計從,只要給飯吃,連一句駁斥的話都不會說。

但面對韓棟**裸的挑釁,這弱智女婿,居然開口反擊了?

韓棟下意識的抓緊了手邊的公文包,他怎麼也弄不清楚,楚陽是怎麼知道自己的包里,有自己借高利貸被催債的的公文?

被戳到痛處的韓棟,當即不顧形象,指着楚陽破口大罵道:「我原來以為你只不過是個廢物,沒想到你居然還會含血噴人!不過像你這樣嫁禍於人的說法,也太過於小兒科了吧?」

「你這智商,我估計也只有三四歲而已!」

韓棟深吸一口氣,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

李翠蘭接過話茬說道:「楚陽你給我閉嘴,人家韓少爺是你能這樣污衊嗎?」

興許是為了解釋自己並沒有欠下高利貸,韓棟接着又說道:「咱們韓家的產業不說蒸蒸日上,最起碼還能夠鞏固盈利的!實話告訴你小子,我這趟回來,不光是為了追求韻瑩,也想要和梁家達成合作,韓家和梁家強強聯手,以後有的是賺不完的錢,我犯得着去借高利貸嗎?」

「你再這麼毀謗我,小心老子報警抓你!」

韓棟的這番話,可謂是說到了李翠蘭的心坎里。

眼下,梁家的產業,因為老爺子的去世日況愈下。

尤其是旗下的古玩文化公司,因為沒有了老主顧的光顧,加之市場飽和一直都在虧損,極其需要資金支撐。

她之所以這麼看好韓棟,並不是因為他有如何的才識過人,而是看中了韓家的產業和資本。

反觀自己現在這弱智女婿楚陽,什麼好處也沒有辦法給梁家帶來。

楚陽冷笑着,指着韓棟的手提公文包說道:「韓家現在的產業,到底牢不牢靠我不知道,但韓少也喜歡到澳門去玩兩把,這一趟來回就是一兩個億,就算是家裡有金山銀山,恐怕早已經被掏空了吧?」

楚陽的話可謂是針針見血!刺中韓棟的心頭。

他甚至以為,這個傻子不會是故意裝傻,而且在之前就已經悄悄調查過自己了吧?

早在一年前,韓棟就迷上了去**賭博,幾千萬的還不大算是消遣。

但一個月前他漸漸泥足深陷,翻倍下注,想要撈回賭資,但是無奈運氣不好,這半個月下來,就輸了好幾個億!

正如楚陽所說的那樣,韓家的幾間子公司,現在賬面上已經被韓棟給掏空了,因此欠下了數千萬的高利貸。

被一語道中命門的韓棟,當即露出了真實的嘴臉。

他一把抓住楚陽的衣領,二話不說抬拳便朝着他的面門砸去!

「我讓你狗血噴人!不想和你這傻子一般見識,你還變本加厲,看我不揍死你!」

然而,韓棟砸下去的拳頭,卻被楚陽輕而易舉的接了下來。

咔嚓!

下一秒,楚陽反手一擰,便可以聽到清脆的骨頭脫臼聲。

恢復記憶之後,那雙可以看穿一切的神眼回來了,過人的反應能力,自然也回來了!

這些年,飯量有增無減,平日里乾的都是些雜活,身體素質的鍛煉等於沒有落下。

而對於威脅者的反擊,完全是肌肉記憶。

那個曾經叱吒海外戰場,地下世界聞之膽顫的兵王,豈是這廢物韓棟能夠近得了身的?

沒等韓棟反應過來,楚陽當即就以牙還牙,一拳砸在了他的眼眶上!

瞬時間,他的眼眶紅腫起來,慢慢的變得青紫。

韓棟捂着自己左邊的熊貓眼,還未開口,接連又被楚陽一腳踹在了小腹上!

嗵!

瞬時間他感覺五臟六腑都爆裂開來,鑽心刺骨的疼痛,讓它猶如一條狗般蜷縮在地板上。

見此情形,李翠蘭連忙咒罵道:「楚陽你幹什麼呢?含血噴人也就算了,還學會動手打人了,別以為你是梁家的女婿,我就不敢報警抓你,趕緊給韓少爺道歉!」

李翠蘭的態度,讓楚陽為之心寒,甚至有些可笑。

在怎麼說,自己也是梁家的人,這種情況下李翠蘭居然胳膊肘往外拐,方才韓棟想要揍自己的時候,這老太婆屁話都沒有說一句!現在卻反過來幫主韓呵斥自己?

楚陽甩了甩手腕,目露兇狠之色盯着韓棟,一字一句的說道:「我剛才所說的話並不是冤枉人,我咒這小子也完全是正當防衛,他動手在先,我一點也不理虧,如果你們想報警,我奉陪到底!」

李翠蘭被楚陽這番表態,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那個平日里連話都說不利索的弱智女婿,居然現在如此強勢不說,條理異常清晰!

她甚至有些懷疑,難不成這韓棟真的欠下了巨額債務?韓家的資產已經被掏空了?

就在李翠蘭疑惑之際,她的手機突然響了,打來電話的不是別人,正是自己女兒的助理。

李翠蘭慌忙接起了電話,不小心碰到了免提。

電話接通後,手機那頭的小助理異常慌亂的說道:「夫人不好了,小姐在賭石場出了些問題,您現在能不能過來一趟?」

聽聞此言,李翠蘭慌亂掛斷了電話。

想來八成是梁家的古玩公司出了狀況,這家公司此前一直都是女兒梁韻瑩在一手打理,眼下市場環境不好,公司也在虧損,假如在賭石廠購買原材料方面出了問題,恐怕將會是不小的一筆損失!

「李阿姨,我和你一起去,有什麼問題還能有個照應!韻瑩的事兒就是我的事!」韓棟心想,這可是一個表現自己的大好機會。

至於楚陽此前的冒犯,這筆賬大可以以後再算,他犯不着和一個弱智傻逼一般見識!

「運營那邊出了什麼事情?我也一起過去。」

楚陽剛想上車,李翠蘭卻已經發動了引擎。

「剛才的事情,你得和少爺好好道歉!賭石場的事情和你這個廢物有什麼關係?你去了還不是添亂!」

語罷,李翠蘭已經載着韓棟,火急火燎的朝着賭石場趕了過去。

楚陽苦笑着搖了搖頭,只好自己攔了輛的士,前往中州市最大的玉石交易集散中心,一路發玉石廠。

梁家所經營的產業,近年來不斷縮水,原本引以為傲的利潤大頭,古玩文化公司,現在也逐漸經營不善。

這對於梁家的產業有着巨大衝擊。

身為古玩公司的負責人,梁韻瑩平日里最常出沒的就是賭石場,但因為嫌棄楚陽這麼個傻子,梁韻瑩可從來都沒有帶他去過賭石場。

他和梁家大小姐之間的婚姻關係,之所以能夠維持三年,完全是因為,梁韻瑩是對梁老爺子言聽計從的乖乖女。

即便老爺子已經離世,但是梁老安排的婚事,粱韻瑩並沒有打算終止。

換句話來說,嫁給楚陽,她就已經做好了等同於單身一輩子的打算。

這三年以來,楚陽對於梁韻瑩多少還是有些感情的,哪怕對方看不起自己是個傻子,但也並沒有像其他人一樣惡言相向,偶爾還會出於憐憫的關懷。

現在梁韻瑩在賭市場出了事,自己這個丈夫怎麼能夠不到場呢?

......

二十分鐘之後。

楚陽和李翠蘭以及韓棟,幾乎前後腳進入了一路發賭石場。

大廳里已經被顧客們圍得水泄不通,想來是發生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

楚陽撥開人群,便聽到了人們的議論紛紛。

「梁家大小姐可真是倒霉透頂啊。」

「這好不容易切出來的一塊上好的冰萃中,怎麼就被她給撞爛了?」

「這玩意兒最起碼也得值個四五百萬吧,以梁家現在的能力,不見得能夠賠得起呀!」

在人群的包圍中,楚陽一眼便看到了自己的愛妻梁韻瑩。

興許是因為捅了大婁子,看着面前已經摔成數截的玉石,她有些不知所措,面露難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