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他在深淵中凝視你
他在深淵中凝視你 連載中

他在深淵中凝視你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迷之桃夭夭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蘇晶晶 顧林

蘇晶晶十二歲生了一場怪病,再次醒來後,她意外發現她能看見死人恐懼
因為這個原因,大學時義無反顧地進了警校
畢業後,她進了省城A市刑偵隊,成了一名實習資料員
顧林是A市刑偵隊的隊長,一場校園殺人案後,讓顧林認識到,新來的這個實習生對死者恐懼的感應,對於偵破有很大幫助
於是二人從相識到相知,攜手揭蓋一場場兇案背後的殘酷真想
展開

《他在深淵中凝視你》章節試讀:

第3章 偽裝者(三)


「你不是能夠感受死者的死亡情緒嗎?或許你這項技能對查案很有幫助。」顧林熟練地打了個轉彎,然後看着蘇晶晶笑。

蘇晶晶被這一笑,差點弄得心跳停止,男人長得太好看也是一種罪過啊,罪過!

「你怎麼不說話?」顧林看她有點呆,於是忍不住問道。

「我… 我沒想到,顧隊會信我的話。」蘇晶晶望着他有些結巴。

「不用緊張,你這項技能警校的認可了,我又不迂腐,很容易接受新事物。」顧林給了她一個安撫的眼神。

蘇晶晶見他現在很親和,一句話脫口而出:「顧隊為什麼到了現在的分局?」

「你是聽到一些不好的言論了吧?」顧林看着她問。

「嘿!不好意思,顧隊我多嘴了。」蘇晶晶扯着嘴乾笑。

「風言風語,不要偏聽偏信,你要記住你是名**,你的任務是讓犯人繩之以法,那些七嘴八舌的少摻和。」顧林看她一眼教訓道。

「是,顧隊說的是!」蘇晶晶又乾笑兩聲以緩解自己的尷尬。

「到地了,下車。」顧林把車停在小區某處,然後冷淡地開口。

蘇晶晶乖乖下車後,不再發言,她感覺她方才問的那句話,好像得罪了這個顧隊。

上樓後,蘇晶晶果斷地先跑去敲門。

只是門內的聲音,讓蘇晶晶的手僵在半空中。

「你幹什麼,怎麼不敲了?」顧林一臉疑惑地走近。隨後他就聽到門內起起伏伏,男女**的聲音。

然後他做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動作,捂住蘇晶晶的耳朵。

蘇晶晶被他捂得莫名其妙。於是趕緊掰開他的手問:「你幹什麼?」

「你到一邊去,我去敲門。」顧林鬆開手瞪她一眼。

「顧隊,您現在打斷別人的好事,有點缺德吧。」蘇晶晶望着他,再聽到裏面男女不可描述的互動,臉有些燙。

「管這麼多幹嘛,就是要出其不意。你閃到一邊,待會兒你先別進去。」顧林看她一眼後,就使勁敲門。

蘇晶晶見他都這樣幹了,就只好閃到一邊。

敲了好一會兒門,門內男子才出現在門口,開門就是一頓臭罵:「你們誰呀,私闖民宅,知不知道。」

「我是**,請問你是不是郝建?」顧林拿出警官證,展示在這男子面前。

「我是,警官我犯了什麼罪?」那男子一臉警惕。

「趙曦你認識吧?」顧林推開那男的的手,自顧自走進了房間。

「趙曦跟我有什麼關係,我們都已經分了好久了。」

「她死了,前天浮屍於你們學校河內,你不知道?」顧在客廳隨意找個位置坐下。

然後對外面的蘇晶晶叫道:「蘇晶晶進來做筆錄。」

「好。」蘇晶晶強自鎮定好自己的情緒,然後推門進去。

「你進卧室,把你的女朋友叫出來一起接受詢問。」見蘇晶晶進來,顧林又對那個男的道。

「…」郝建無言以對,只得按照顧林的要求去做。

好一會兒,郝建才帶着與他顛鸞倒鳳的女子出來,坐在顧林和蘇晶晶對面。

「郝建你說說,你當初為什麼與趙曦分手?」顧林目不轉睛盯着郝建。

「還能有什麼,不喜歡了,就分手了唄。這種事現在不是很正常嗎?都是成年人。」

「你除了我還有其他女人?」郝建話落,她旁邊那個女人突然怒瞪着他。

「我郝建天之驕子,學校里的風雲人物,有幾個女人怎麼了?況且當初可是你追的我,你也不吃虧。」郝建不以為恥,反以為榮。

「你無恥,我什麼都給你了,你卻這麼對我。」女人突然憤起,拿着個東西就往郝建頭上砸去。

顧林起身,立即制止這女人的瘋狂行為:「故意傷人是要判刑的,特別是在**面前。」

「警官,這個渣男騙了我 ,也騙了我的身子,你們應該把她抓起來,關個十年八年。」那女人抓住顧林就不撒手。

「這位女士,我國法律對情感欺騙沒有約束,請你冷靜點。有什麼問題等我們走後,你們私下解決。」顧林一把甩開她,然後不留情面地道。

看着跌落在地哭哭啼啼的女人,蘇晶晶不屑鄙夷翻了翻白眼,然後問那個郝建:「郝建這個月4號你在哪裡?都在幹什麼有什麼人作證 ,還有這個女人是誰,她與你有什麼關係。」

「我這個月4號都在這個出租房內,晚上出去吃了一頓飯後就沒出過門。這個女人是我其中一個情人。」郝建望了那女人一眼,也是破罐子破摔了。

「都有人作證?那兩天和誰在一起?」顧林問。

「都有人作證,家裡陳霞可以幫我作證。至於吃的那一頓飯,小區外那個吉祥麻辣燙的老闆可以幫我作證,我經常去他家吃。那天晚上他還親自為我和陳霞點了菜。」郝建解釋道。

「陳霞是誰?你和她什麼關係?那天晚上你是什麼時候回小區的?」顧林犀利地抓住了郝建話語中的關鍵點。

「陳霞是趙曦的閨蜜,我們是兩個月前交往的。那天晚上我吃完飯就回來了,這點小區保安也可以作證,或者你們可以去調監控。」郝建回答得超級坦蕩,不帶一絲猶豫。

「好了,我們問完了,你們繼續。」顧林淡淡地看他一眼,然後起身離開。

蘇晶晶關上門那一刻,就聽見那女的歇斯底里哭喊和怒罵。

那男的也不甘示弱,張嘴就來了句氣死人不償命的話。

蘇晶晶跟在顧林後面,扯了扯他的衣服道:「顧隊,我們就不管管嗎?萬一出了命案怎麼辦?」

「不會,我們才出來,那女的再不理智,也不會以身犯險。走吧!」

「顧隊,這趟有什麼發現沒?」蘇晶晶見顧林都這麼說了,於是也沒再糾結。

「沒有,我們去物業看一下監控,我覺得兇手應該不會是郝建和陳霞。我們可能方向弄錯了,不過這都是我的推斷,具體要看到監控才能下定論。」

「好!」蘇晶晶點點頭快步跟上顧林。

到物業顧林和蘇晶晶翻看了郝建房間附近好幾個監控,確實印證了郝建的話,他沒有說謊,趙曦出事當天她確實就和那個陳霞在一起。

只是這男的,私生活簡直是……,只能說渣成渣渣了。也不枉他父母給他取名叫郝建,真是賤得夠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