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從明朝下水道開始
從明朝下水道開始 連載中

從明朝下水道開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裝人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曹駢 裝人

後核時代,系統選定曹駢穿越回明初引領中華文明重回巔峰,且看曹駢如何改造歐洲強盜文明和中華文明大融合,形成地球大一統的大同時代!展開

《從明朝下水道開始》章節試讀:

第二章 調戲姚廣孝


曹駢轉醒在一片草叢中,衣服也被雜草颳得破破爛爛,起身後撲了撲身上的塵土,在周圍撿了個小木簽吹了吹,叼在嘴中,鬍子拉碴的臉上全是灰,這是從天上掉下來,在地上滾了幾滾的節奏,哪還有一派高人的風範啊!隨即想到這是哪裡,隔空點開智腦,時間顯示明初洪武十三年,公元一三八零年,地點為北平城東壩馬場,放眼望去,此地草木旺盛,一片片草場歷歷在目,遠處幾十匹馬或奔跑或低頭吃着草。

先找身衣服換一下吧,這樣子沒法見人啊,曹駢想到。於是看到西邊大概兩里許有一排柵欄圍起來的房子,便抬步走去,還順手用嘴裏的小木簽颳了刮內雙。曹駢來到房前的柵欄處看去,三間泥草屋自西向東並排而立,西廂是一排馬廄,裏面空無一馬,房前有個磨盤立在場院中間,三套馬車架子放在一旁。看四下空無一人,便俯身往院里走去,偷了幾件衣服,趕緊閃人。

當下先進城找個落腳地,再言其他,便沿着大路往西走去。一個時辰後,一個高大的城門樓子矗立前方,門上寫着三個大字:齊化門(朝陽門),城牆乃青磚壘砌,古樸莊嚴,門樓前人來人往,來到門前,本以為官兵會排查,結果無人問詢,曹駢便大步流星的走進了這座古樸的北平城。放眼望去街道兩旁商販甚多,吆喝聲此起彼伏,大姑娘小媳婦也穿梭期間,還有小孩不時打鬧奔跑,好不熱鬧的一派祥和景象。突然一個身着華麗錦袍,腳蹬黑色布靴,手提一塊肉的中年胖員外出現在視野中,龍行虎步之間被一個打鬧中的小孩衝撞了下,便被他一腳踢翻在地,所幸沒有大礙,周圍百姓看了一眼便頭都不回的繼續走着,生怕惹禍上身,曹駢心想,就是你了,抬步直奔胖員外而去。然後倆人錯身之間便偷了他的錢袋,隨即快步離去,半晌才聽到叫喊聲傳來,「是哪個腌臢潑皮偷了我的銀子!」曹駢偷笑着。

曹駢找了家小客棧住了進去,又讓店小二找來左近的裁縫量了下身材,買了套成衣後就坐定在房中,思索起下一步出路。只見曹駢拿起嘴裏的小木簽邊刮內雙邊思索,眼下只有從燕王朱棣這塊打開突破口了,朱棣為人陰險毒辣,少有信任之人,只有黑袍妖僧姚廣孝(號道衍禪師)被視為心腹,可以從道衍這入手,探探口風。然後再賺些小錢錢,不但自己賺錢,還得讓朱棣賺錢,大家有了共同利益,才能一條道走到黑。

隔天曹駢早早便起來向大慶壽寺走去,在寺邊的茶館坐了下來守株待兔,看着寺門前熱鬧的景象直出神。由於朱棣剛剛就藩北平沒多久,道衍暫時住在燕王府里,每天這時候來大慶壽寺禮佛,沒多久就見一個四十多歲的灰衣僧人走來,隨手拿了根禪杖,曹駢起身上前,攔住了和尚,拱手說道:「道衍禪師,這廂有禮了。」道衍眼中曹駢,穿着得體,雖然臉蛋胖乎乎,嘴巴肉嘟嘟,但身材還算勻稱,年紀輕輕,透露出一股精幹和狡黠,尤其是那眼神,給人一種讓人信服的精光,不似一般平頭百姓。

」阿彌陀佛,這位小施主有何指教?「」禪師可否進寺找個僻靜之所詳談?「」阿彌陀佛「道衍說罷便在前面帶起了路。二人落座後道衍打量起對方,小平頭,兩鬢如刀削般整齊,額頭很寬,圓臉,眼長且細,鼻樑微塌,鼻頭略圓,小嘴肉嘟嘟,雙下巴很明顯,忽然道衍眼中精光一閃而逝,腦海中閃出一個念頭,「隱龍之相」,"不對,"又暗中掐指算了起來,越算越迷糊,遂開口道:"老衲初來北平,人生地不熟,小施主怎得認識老衲?「」禪師說笑了,你我皆方外之人,這等小事一算便知。」「哦?原來是小道長,那為何一副俗家打扮?」

「我所修乃先天道,沒有那些講究,世間雲遊四十載,突然心有所感,冥冥之中指引我前來找尋一同志,搞點事情,對了,我沒有法號,叫我曹駢就行,"說罷微笑不語。」四十載,同志?「道衍開口稱疑。」同志就是志同道合的意思,我先天道有些微末小計,能夠駐顏有術,還想着恰當之時娶妻生子,年輕點好婚配嗎,嘿嘿?" 道衍聽的暗中呲牙咧嘴,這什麼跟什麼,這廝說話稀奇古怪,明明四五十歲的人了,還裝嫩,好生不要臉。且聽他還能說出什麼不要臉之事。曹駢突然問道:"王朝因何大致三百年一更替?「 道衍看着這個小胖子,剛才還嘻嘻哈哈,這一轉頭要跟我談天論道,忙轉過頭去嘬了嘬牙花子,平時我很沉得住氣的,今天是怎麼了,被這小子搞得心浮氣躁,着相了,着相了,忙默念靜心咒,這才說道:」無量壽...呃,「 只見道衍臉憋得通紅,」阿彌陀佛,願聞其詳。「 曹駢心裏是樂開了花,明明是個和尚,說出了道家畿語,自己還臉臊得通紅,我又不是大姑娘,你害什麼羞啊,有趣,有趣,看來傳說果然不假(佛道雙修)。

「王朝更替有二主因,其一便是土地兼并,這個想必不用多說,其二就是風雲天象變化導致,」此時道衍眉頭皺起,曹駢繼續說道:「上古伏羲女媧之時天氣轉暖,氣溫上升,有利於農耕勞作,直到商朝後期開始天氣轉冷,持續百年時間,才恢復往日,此時商朝氣數已盡,大周興起,此後每次王朝更迭都是天氣轉冷所致,糧食減產,百姓流離失所,爆發起義,再加上外族也因天氣原因,牛羊凍死,只能南下劫掠。風雲天象乃天道,無法逆天而行,只能從糧食方面入手,古人雖有改進,但都收效不大。「

」現如今我有一策可解此禍。我雲遊四海,心中始終有個疑問,上古奇書《山海經》跟我天朝地理風貌無法一一對應,遂去到海外多國,發現其描述的根本不僅僅我中華一地之,而是囊括了四方之國的風土之情,天朝只是居於**罷了,在極東之地有片大陸,我稱之為美洲大陸,當地部族跟我天朝之人貌似有些淵源,這個暫且不說,那裡種植着幾種糧食,有玉米,番薯,紅薯,花生等高產糧食,且耐寒,耐旱,適宜南北多地種植,推廣之可解糧食危機。" 道衍眼中精光暴閃,按耐住心中滔天駭浪繼續聽之。

當下有個緊要的事需要禪師配合,才能渡過劫難。由於,今冬會有極端天象,所以北平周邊明春夏之交會爆發瘟疫,此事需要未雨綢繆。「 道衍掐指一算,果然如此。「願聞其詳」忙肅然起敬道。"首先北平城需要改造排水系統,我觀如今排水,只是臭陰溝,露天之下,路人隨地解手,臭氣熏天,不但不雅,陰溝還是瘟疫的溫床,先清理溝渠,下窪加深,在加裝圓形管道,管道微微傾斜安裝,三丈一個外方內圓鏤空石板下接直接,排污水之用,其他陰溝用方形鏤空石板蓋之,泄洪之用,以積水潭和王府太液池為分界線,劃分為東西兩城,東城導向城外通惠河,西城導向金水河和城南護城河。每個街區及衚衕設兩個公用茅房,男女分開,下窪糞池,糞池發酵污穢之物命專人定期掏出運走,施肥土地,此其一。囤積治療傷寒瘟疫之葯,以備不時之需,命欽天監隨時觀察風雲天象,並部署捕鼠行動,盡人事,聽天命吧。相信以禪師只能這些許事不難辦到,至於管道之事,等我七天時間,給禪師樣品。告辭!」說罷,起身便去。

道衍愣愣的看着遠去的曹駢,心中思緒難平,真乃神人也,但回想起曹駢剛才一說一話的形象,本是一番悲天憫人之言,嘴刁木簽上下翹起之形象,要多滑稽有多滑稽,但自己也萌發出從未有過的激情。靜心咒走起,當下哪還管禮佛之事,趕緊着去向朱棣稟報此事,至於曹駢的住處需派人打聽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