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帝師家的小毒妻
帝師家的小毒妻 連載中

帝師家的小毒妻

來源:掌中雲 作者:林雲落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雲落 聞瑾

她前世腦子進水,錯愛渣男,睡豬圈,吃米糠,做人下人
被渣男開膛破肚後重生回賞花宴之際,既然老天不亡她,那她就逆天改命!吊打白蓮花表姐,腳踩綠茶妹妹,魑魅魍魎攔她者亡!人前,她是囂張跋扈的八字硬小姐,人後,她是金銀纏身的女東家
可前世失明的病嬌帝師,今生卻一次又一次扛着她往床榻上丟
林雲落揉着腰:堂堂帝師,竟然如此如此不知病嬌帝師輕笑一聲,傾身愛憐地貼着她的唇角:多年所求終得到,難免情不自禁
夫人,海涵
展開

《帝師家的小毒妻》章節試讀:

第3章 下嘴的時候輕點



楚文瑜一看到林雲落,眼裡就噴出火來了:「林雲落,你竟然背着我偷男人,被發現了還想要你堂姐替你隱瞞,你知道羞恥兩個字怎麼寫嗎?」
「知道啊。
」林雲落從善如流地點點頭,「夫子教過啊,殿下想知道怎麼寫?那我得空寫給你便是。

林雲落說這話的時候眼裡還帶着笑意,可那笑卻讓林雲霜頭皮有些發麻,她直覺這個堂妹變得不一樣了。
林雲落走到林雲霜身邊,從楚文瑜手裡接過她,突然「哎呀」一聲,指着林雲霜的鎖骨道:「這個紅痕是什麼?」
林雲霜下意識地撫摸上鎖骨,她不記得自己有什麼紅痕啊?
「這樣子怎麼看着像是人的唇印啊?」林雲落說的很大聲,站在不遠處的人都能聽到,見有人好奇地湊過來,她連忙「哎呀呀」,「別看了,別看了,不過是被人親了下罷了。

她剛剛扶過林雲霜的時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她鎖骨上摁了一把,管她成什麼樣子呢,她說紅痕便是是紅痕。
林雲霜:「……」她張嘴要辯解,卻發現自己竟然說不出話來。
林雲落看向楚文瑜,一臉的失望: 「殿下也真是的,下嘴的時候輕點啊,你這樣讓我這好姐姐可怎麼做人啊。

下嘴的時候輕點……
這實在是太讓人浮想聯翩了。
可不是說五殿下和林雲落有娃娃親嗎?怎麼他又和這嫡女林雲霜搞到一處去了?
林雲落又將濕漉漉的林雲霜丟回到楚文瑜懷裡,微微抬着下巴,冷傲道:「既然你們早就暗度陳倉了,那我就成全你們吧,我和你的婚事便就此作罷。
只是我的好姐姐,想要什麼你和我說啊,這樣背地裡搶,不講武德啊。

林雲霜簡直是一口老血吐出來,她和楚文瑜是兩情相悅不假,可被林雲落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出來,她不是成了搶妹夫的壞女人了嗎?
已經有不少人在指指點點,議論紛紛了,林雲霜兩眼一翻,直接「暈」過去了。
楚文瑜的臉色照樣很難看,想要狠狠地訓斥林雲落一番,卻沒想到懷裡的人暈過去了,他連忙打橫抱起林雲霜,迅速離去。
林雲落揉着太陽穴,一臉悲慟地對沈老夫人道:「老夫人,原本還想多陪您一會,但今日實在是心痛難忍,只能先行離去,改日再來看您了。

沈老夫人和林雲落的親外祖母是手帕交,對這孩子也多了幾分愛屋及烏之意,聞言忙道:「趕緊回去吧,有些事別往心裏去,沒了就沒了,以後總還會有合適的。

林雲落帶着春藕離開沈國公府,一路回了將軍府自己的院子。
春藕小心翼翼地跟在林雲落身後,一直打量着她。
林雲落再次站在院子門口,看着裏面落敗的房屋,再看看四周的環境,嘆了口氣,這簡直就是個豬圈啊,她以前到底是怎麼忍受下來的。
看春藕一直擔憂地看着她,林雲落也不管她能不能聽懂,對她道:「從今日起,我們都不是那麼好欺負的了。
我們要做最兇猛的狼,別說咬了,誰敢呲我們下,我們就咬回去。

春藕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主僕二人收拾着院子,這太陽都還沒落山呢,林雲彤的母親,李氏的烏鴉嗓子就在院子里響起:「林雲落,你給我滾出來!」
林雲落走了出來,慵懶地靠在門上,一臉歉意:「喲,是蓮姨娘啊,真是抱歉了,我還沒學會怎麼滾,要不你給我示範一個?」
李氏被她這話說的一噎,這草包還真是開始硬氣了?她有什麼底氣和資格硬氣? 
「敢傷我彤兒?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李氏揚手,可這巴掌還沒落下來,卻被林雲落給一把扣住,一扭,一扯,一歪。
李氏頓時嚎啕一聲,直接痛得摔倒在地。
林雲落蹲下來,一把恰住李氏腰間的某個穴道,後者痛得連連打滾。
她拍拍手站起來:「看吧,我就說蓮姨娘會滾,要你教教我。
但你這滾的姿勢實在是太難看了,我就不學了,免得掉了身價。

李氏在婢女的攙扶下忍痛站起來,抽氣不已:「你還有身價?將軍府的面子都被你給敗光了!」
「若是京城的貴人們知道我伯父的姨娘喜歡時不時在地上打滾,也不知道這面子是誰敗的。
」林雲落剔了剔指甲,吹了吹,「我要是你啊,就夾着尾巴做人,一個側室而已,仰仗着正室過日子,主母讓你上吊,你敢跳河嗎?」
林雲落說出了李氏心裏的痛,又氣又惱:「別在這挑唆我和夫人的關係,我們好着呢。

「一般瓷器也說自己結實,結果一拳砸下去就粉碎了,你們怕是連瓷器的結實都比不上吧。
」見李氏還站着不走,林雲落撿起地上的小石塊,一塊接一塊準確無誤地砸在李氏頭上。
「啊,哎呀,哦。
」李氏抱頭鼠竄,最後落荒而逃。
前世這李氏為了討好歐氏母女,每次對付她的那些事,可以說是沖在最前頭。
那今世就先把這馬前卒給砍了!
入夜後,屋子裡的油燈一直亮着,春藕不識字,看林雲落一直在那奮筆疾書,不由關切道:「小姐,睡覺,安歇。

幾個字分開說,春藕便不會結巴。
林雲落笑着把毛筆放下,看着滿桌子的紙,笑道:「你幫我把這些都裝到盒子里,明日楚文瑜來了,交給他。

「明天,殿下,會來?」春藕有些意外,小姐怎麼就猜到了呢?
那朵頂級白蓮花可是在眾目睽睽之下暈過去,可不得裝病,惹同情嗎?那楚文瑜自詡是個憐香惜玉之人,自然會來登門探望。
今日之事就這麼算了?
算個頭算,在她林雲落的字典里,可沒有算了二字。
什麼魑魅魍魎,什麼妖魔鬼怪,那就放馬過來吧!
「還有,找個香囊,幫我把這些東西放進去。
」林雲落從腰帶里抽出那幾根銀絲放在桌子上,「帝師銀髮,保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