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生一代天君
重生一代天君 連載中

重生一代天君

來源:陽光書城 作者:一曲相思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天賜 李若 都市小說

一代天君,重生在一個廢物身上,改變自身經脈,修鍊宇宙至強心法,縱橫都市,天下之大,我為神
展開

《重生一代天君》章節試讀:

第8章 被救過的那個董事長


第8章 被救過的那個董事長

「李若可,今天不把房子交出來,咱們沒完,」三姑冷笑一聲,「別以為能打的過地上這些人就能怎麼樣,我告訴你,我在外面也認識大人物。」

「三姑,你在外面認識什麼大人物?」張天賜身體一閃,向側面跨出一步,把李若可擋在身後。

他神眼天君就是天地間最大的人物,什麼人物還能比他大?簡直就是在開玩笑。

「小兔崽子,你別得意,你不是能打嗎?等會我看看你能有多能打。」三姑瞪着眼睛,拿出手機,撥打號碼。

「天賜,要不然我們還是搬出去吧。」李若可在後面小聲說道。

張天賜對着李若可露出一個安心的笑容道:「媽,今天你就聽我的,有我在,不管什麼阿貓阿狗,都不能動你一下。」

李若可輕輕的點了點頭,自從他老公去世之後,還是第一次有人這麼保護她,雖然是她兒子,但這也足夠了。

三姑拿着手機嘀咕了兩句,放下電話,譏笑道:「等着吧,這次我看看你能有多能打。」

大姑走過來,把三姑拉到一邊,小聲說道:「三妹,我知道你在社會上認識的人多,但這件事你千萬別鬧大了。」

「放心吧,我知道分寸,我就是讓李若可和這個小子長點教訓。」三姑笑着說道。

三姑從小就在社會上打拚,連三姑父都是她在社會上打拚的時候認識的。而且這麼多年,她一直都和很多社會上的大哥保持聯繫。

李天陽搖頭一笑,這些話他都聽在耳朵里,卻沒有在意。

重生在三萬年之後,他心裏在意的只有李若可,其他人在他眼裡又算個什麼東西?

吱!

五輛麵包車停在門口,在車上下來幾十個壯漢,看個頭,比龍哥帶來的那幫人強壯太多了。

「夢琴,這麼急着叫我們過來,到底什麼事?」一位壯漢嘴裏叼着香煙,大聲問道。

「寶哥,我這次讓您過來,是想讓您處理一個人,」三姑主動走過去,指着張天賜,「就是他,只要把他解決了,回頭會給兄弟們,拿兩萬的小費。」

寶哥算是在附近比較有名的一個大哥,但比起龍哥,其實還要差上一點,不過這個人在於心狠手辣,以前一把西瓜刀手起刀落殺出來的名氣。

李若可在後面看着,拉了拉張天賜的衣服,抓住張天賜的手心,在上面寫了幾個字,大概意思是說讓張天賜找到機會就趕緊跑。

張天賜搖了搖頭,目光看向前方,不屑一笑。

就這幾十個人,都不夠他打的,甚至他能夠在一盞茶的功夫里,把這些人全部打趴下。

寶哥看向張天賜,陰森一笑:「你想把他打成什麼樣?」

三姑沉吟一會,說道:「打成殘廢吧,不過千萬別打死了。」

寶哥比划出一個OK的手勢,揮了揮手,跨過地上的幾個青年,向張天賜走去。

「給我打,但是記住了,別打死了。」寶哥歪着腦袋,嘴角掛着笑意。

「寶哥,你就放心吧,兄弟們也不是第一次做了。」一位長發青年嘿嘿一笑,他的目光沒有看向張天賜,反而看向了李若可。

「等會把這個小子打趴下,那個老娘們一定要抓走。」長發青年心裏想着。

幾十個壯漢手裡拿着鋼管,棒球棍,甚至還有板磚,慢慢向張天賜靠近。

「兒子,等會你先走,我留在這裡擋住他們。」李若可聲音都在顫抖。

她看向周圍壯漢的目光中都帶着恐懼,卻還是勇敢的說道。

張天賜在李若可稚嫩的小手上拍了兩下,向前走了兩步:「把你們手裡的傢伙都給我放下。」

「什麼?小子,你腦子是不是有病,讓我們放下,呵呵,我的打死你。」一名壯漢舉起手中的鋼管就打了過去。

張天賜五指宛如鷹爪般,直接抓了過去。他沒有躲避,後面就是李若可,如果他躲開,李若可就會受傷。

嘭!

張天賜手心一麻,牢牢的把鋼管抓住,用力一拽,那個小跟班一個趔趄,鋼管脫手,落在張天賜手裡。

「終究還是實力太弱了,如果有築基層次,不超過三個呼吸,就能全部打趴下。」張天賜嘴裏嘀咕。

「大家一起上。」

有壯漢大吼,一起發動了攻擊。

「來的好。」

張天賜微微一笑,用出七成的力量,以自己為中心,90度橫掃,巨大的反震之力,讓周圍壯漢手裡的傢伙都飛了出去。

就在這時,一個長發青年向李若可撲了過去,在他手裡,還拿着一把刀。

張天賜眼中寒光一閃,一拳打了出去,這一拳,正好打在長發青年的胸口,不過還是晚了一步,匕首已經接近了李若可的潔白手臂。

就在千鈞一髮之間,張天賜用自己的手臂擋在李若可面前。

噗嗤!

匕首在張天賜的手臂上划過,鮮血頓時流了出來。

「天賜,你怎麼樣?我現在就去拿創口貼,不行,還是去醫院,對,就去醫院。」

李若可記得團團轉,六神無主,一雙大眼睛變的通紅。

「媽!這點小傷對我來說就是小事。」張天賜笑了笑,隨手用衣服把血跡擦掉。

「不行,我現在就要帶你去醫院,現在就去。」李若可抓住張天賜的手臂,向大門的方向走去。

此時在她的心裏,沒有壯漢,沒有即將到來的危險,只有張天賜手臂上的傷勢。

「李若可,你別裝了,」三姑張開雙臂,同時把大門關上,「這點小傷就要上醫院,多麼可笑,你不是藉著機會想要走吧?」

「打我兄弟,你現在就想走?」最後一個還站着的壯漢,踏出一步,瞬間把匕首架在李若可玉頸上,冷聲說道。

嘭!

就在這時,門被再次打開,一群身穿西服,戴着墨鏡的保鏢走了進來,在中間還有一位中年人。

「小兄弟,我們又見面了。」中年人笑着說道。

來人赫然正是鼎盛集團董事長,在醫院裏被張天賜隨手救過的那個中年人。

張天賜淡漠的看着他:「你這是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