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審判之罪
審判之罪 連載中

審判之罪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鹹魚不翻身6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沈致 沈言

監控里,穿着精神病病服的男人不知道是聽矮胖男人講了什麼,忽然暴躁了起來,拿出了隨身藏着的小刀刺向矮胖男人……展開

《審判之罪》章節試讀:

第3章 兇手的供詞


院長搖了搖頭:「還是原來的樣子,影響到別人,我就把他安排到了獨立的房間。」

沈致和沈言站在走廊上,敲了敲門。

房門很快就打開,一個護工走了出來:「你們找誰?」

沈致出示了證件:「我們和周先生聊聊。」

護工點了點頭,走了出去。

房間內的空氣雖然不算清新,但是也算是乾淨。

床上躺着一個面容削瘦的男人,正是此案的兇手,周溫。

沈言觀察着周溫,對方躺在床上,似乎是睡著了。

周溫其實長得很俊秀,身材高大,資料上顯示還是大學心理教授,教學能力十分了得!

可自從十年前女兒被人殺害之後,周溫便辭了工作,一心一意配合警方調查兇手。

一年後,此案偵破,但因為當時兇手以及兇手家屬的確是悔不當初,兇手也承諾自己會好好整改,周溫這才出具了原諒書。

但因為這件事情,和妻子鬧得不和,最終周溫凈身出戶,就連父母都選擇和前妻生活在一起。

再之後,周溫就瘋了,前妻看在以往的情分上,將他送進了精神病院,承擔治療費用。

也就是說,周溫進醫院已經七八年了。

等了一會兒,周溫才醒了,他呆愣愣地看了眼床邊的三人,忽然,眼前一亮:「沈叔叔!」

說著,就朝着沈致撲了過去。

沈言握拳頂在嘴角咳嗽了兩聲,這一幕實在是有些好笑。

沈致連忙扒開周溫:「你還記得我?」

周溫重重地點了點頭:「是哇,沈叔叔給我帶糖糖的,糖糖甜甜的!」

說到這裡,周溫還舔了舔嘴角。

沈致面部抽了抽,一個大男人舔嘴角撒嬌,略微有些驚悚。

「這樣,我今天問你幾個問題,你回答出來我就給你棒棒糖可以嗎?」

周溫忽然退了回去,抱着枕頭搖了搖頭:「壞人,騙子!」

看樣子,是問不到什麼了。

正好這時候,護工也回來了:「三位警官,時間到了。」

無奈,三人,只有退出。

其實,前兩次的供詞上面,周溫也沒有提供什麼有用的信息。

「都快到晚上了,帶我去現場看看吧。」沈言說道。

賀眠有些驚訝:「你還能看現場?」

「自然。」沈言看了眼沈致,說道,「我對於兇手的共情能力很強,所以去現場看看應該可以得到一些信息。」

賀眠若有所思:「怪不得沈隊天天念叨你。」

車子啟動,很快來到了現場。

兇案現場是在江市長江大橋的江邊,江水湍急,所以特地在周圍裝上了一個監控。

周圍拉的警戒線還在,沈言走了進去,

現場有記號筆勾勒的屍體形狀,沈言蹲了下來,仔細地看了看。

草地上有着褐色的血跡,看樣子是兇手動手的時候撒出來的。

沈言閉上了眼睛,聯繫着監控中的畫面,又想到周溫的模樣,卻什麼畫面都想不出來。

一個精神病人,捅死一個成年人之後還要在每個傷口中轉圈圈,如果是一個神志清晰的人,沈言或許會覺得對方實在掩蓋什麼。

可只是一個精神病人,那麼答案就是他犯病了。

「怎麼樣?」沈致走過來,問道。

沈言搖了搖頭:「不行,信息太少。」

「晚上了,先回去吧。」沈致看着天邊,嘆了口氣,如果說這件案子連沈言都無法將疑點解決,或許真的是他感覺錯了。

沈言說道:「先回去,我再去看遍監控。對了,除了兇手作案的監控外,別的有沒有?」

沈致想了想:「有個。不過畫面上也看不到什麼。」

三人回到警局,沈致二話沒說調出一個監控,是死者來到一家酒店吃飯的畫面。

監控畫面,只能看到死者搖搖晃晃地從酒店門口離開的模樣,一切正常。

沈致說道:「宋良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老總,商業競爭總歸是有些灰色地帶。這種酒店保密性很好,裏面也沒有監控什麼的,所以根本不知道他在裏面做了什麼。」

「那麼周溫怎麼遇到宋良的呢?」沈言提出疑問。

一時之間,所有人沉默了下來。

沒有人回答得上這個問題,因為沿路都沒有監控。

宋良選擇的這家酒店除了對面的一戶人家為了防小偷有監控之外,其餘的都是鄉間小路,有輛車都是罕見的。

「先看看這個宋良出事的時候去找誰了。」沈言說道,「張珍不知道,公司的秘書總知道的。」

宋良的公司是在市中心,聽到沈致他們來的目的,秘書很快就到了辦公室內。

「三位,請坐。」秘書帶着黑框眼鏡,「我翻了下當日的行程,宋董事沒有在行程上留下說明。」

沈言問道:「他是心血來潮?這些天你們要和那幾家公司合作呢?或者說,宋良和哪些合作夥伴關係比較好?」

秘書想了想,搖了搖頭,說道:「這我就不清楚了,宋董事的私事我都不了解。至於公事,他們都是來公司談的。」

聽到這些,線索忽然是斷了。

張珍不了解宋良,宋良的助手也不了解他,那麼那天晚上去見宋良的人就成了一個謎。

案子已經有了一個多星期,酒店的前台也不一定會記着那人。

「沈隊,現在看來這件案子的確是有很多疑點。」賀眠也忽然反應過來了,如果光憑監控來看,周溫是兇手,但是別忘了當周溫殺死宋良的時候,宋良都沒有反抗的動作!

或許,在此之前,宋良就已經是瀕臨死亡的狀態!

「如果按照這麼想的話,那麼周溫捅死宋良之後還在傷口轉圈……」沈言皺了皺眉,「那就是兇手十分了解周溫,知道他病情發作會這樣!」

三人神色一頓,這也是他們的猜測罷了。

到底是不是,還得去走訪。

「先去見見周溫的前妻和父母。」沈致說道,「打電話讓小陳注意一下,宋良的屍體上有沒有別的傷痕!任何細微之處都別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