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人在火影,轉生復仇鬼
人在火影,轉生復仇鬼 連載中

人在火影,轉生復仇鬼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孤酌不寐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二神悠斗 張尤 遊戲動漫

【火影+系統+叛忍+溫馨結局】 首次轉生世界的悠斗,因為坑貨系統和抽來的技能聯動,一不小心成為了世界之敵
悠斗能怎麼辦,他也很絕望啊!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 等等,走錯片場了,大可不必,大可不必
不用三十年,只要等他寶具技能全都開了,看誰還敢跟他指手畫腳的! 通通時間停止再加點毒炎伺候! 喂,團藏,別跑了,說的就是你! 你搞偷襲,你玩不起,你個老陰比,你沒有實力
展開

《人在火影,轉生復仇鬼》章節試讀:

第2章 木葉


木葉29年

火之國,木葉村,一家壽司店裡。

四歲的張尤或者說二神悠斗完全喚醒了原本的記憶連帶着這幾年大哭尿床的回憶……

臉色瞬間爆紅的二神悠斗,難以接受印象中那個隨地大小便的嬰兒形象。

「好羞恥的畫面啊!!!快從我的記憶中滾出去啊~」

雙手捂臉的他,感受着臉頰炙熱的溫度,又突然想到現在貌似、大概、可能在自己店裡…而店裡…還有客人……

整個人都僵住的二神悠斗,緩緩將指縫擴大,透過縫隙看到了僅剩的一家人停下來吃壽司的手,眼神詭異地望着他。

呵呵,世界!爆炸吧!!!

世界:你禮貌嗎?

恢復記憶,本應該是一件喜聞樂見的好事,死後帶着記憶轉生到熟悉劇情的世界可以說是好事成雙,為什麼他現在只覺得生無可戀。

平復完心情,整理起略微雜亂的記憶。

「好傢夥,我說怎麼會特意說明解鎖記憶會嗜睡,每個月直接給兩年詳細記憶來消化,這擱誰誰不迷糊。」

搞得周圍鄰居都傳出了二神家多了個小迷糊,還有些小屁孩會特意過來稀奇觀摩。

將睡夢中的二神悠斗圍在中間,要是加個祭台,挑個大神,活脫脫地一個祭祀現場出現。

估計要不是父母看着,直接上手的可能性也不是沒有。

這不僅讓二神悠斗哭笑不得,而且也讓此世的父母每到月初都得擔心。

不得不把二神悠斗放在眼前,他此時就是在自己家店裡經歷了一次社死。

從記憶可以知道,據父親二神遙斗自己說曾經是個精英中忍,要不是受傷了只能退役云云早就成特別上忍了。

對此悠斗表示懷疑,畢竟一個醉鬼說的話可信度能有多少,但一個中忍職位是跑不了了。

母親二神理沙則是一代單傳的醫師小家族,也學會了查克拉憑藉著不俗的醫術,勉強成為了一名醫療中忍,兩人在戰爭中結緣相愛,感情一貫濃厚。

這都是從父母交談中得到的信息。

「算了不想了,先來看看抽到的技能怎麼樣了。嘿嘿,系統,技能顯示!

……喂,系統?系統大大?在不在?別搞我啊……」二神悠斗雙眉緊皺,有點慌了。

在這五村械鬥之眼睛傳奇的世界裏,沒技能拿頭和那些開着血脈掛逼打啊,難道還得自學一下怎麼移植眼睛和柱間細胞?

要知道遁術精通最強也就三代火影的水準。

猿飛日斬表示有被冒犯到。

那些個戰力逆天的,不是千手就是宇智波,未來還會有漩渦一族。

別不是解鎖完記憶就跑路了吧,好歹把技能留下啊。

不對,等等。我記得最後一次恢復記憶時系統好像說了啥。嗯……好像是首次正式開啟查看系統需要冥想來着。

「那就先來試試冥想,話說冥想怎麼弄啊,嗯……閉上雙眼,放空大腦?應該是。」二神悠斗自言自語道。

閉上眼睛,努力放空身心,兩分鐘後鼾聲漸起。

夜幕將近,二神遙斗和妻子二神理沙送走最後的客人後,放下打烊的告示牌,兩人眼神中都帶着一絲無奈,望着面前酣然入夢的二神悠斗。

「遙斗,悠斗這怪病長大後該怎麼娶妻生子啊,我還想着有一天退休後能帶着全家去世界各地旅遊來着。

到時候看着美麗的風景,手上還能玩着孫子孫女。對了,這臭小子未來不會打一輩子光棍吧。」

二神理沙走到二神悠斗旁邊,蹲下輕柔地摸了摸手感極佳的頭髮,十分擔憂自己未來的退休生活。

二神遙斗嘆了一聲,開解自己的妻子,「唉,走一步看一步吧。看看哪家姑娘眼神不好,能看得上他。

以後得對那姑娘好一點,絕對是真愛啊。」

他們都不自覺地將悠鬥成為忍者的可能性忽略掉了,反而衷心希望有個人能看上他就謝天謝地了,要求不高,女的就行。

想想也是,如今哪個忍者會有如此致命的弱點,說不定剛開始任務就睡倒在地了,然後把委託人嚇個半死,還以為敵人已經把二神悠斗幹掉了。

「還是叫醒他吧,睡太久了對身體可不好,況且吃了睡睡了吃這不是豬么,要是變成小胖子那就更難脫單生孫子來玩了。」二神遙斗有些無可奈何。

孫子:你們禮貌嗎?一直想着玩我。

「醒醒,小悠斗,要回家了,在這裡睡容易着涼回家再睡。」二神理沙將手從頭髮移到肩膀輕輕的搖了搖。

「嗯?……爸爸媽媽。」二神悠斗睜開朦朧的雙眼看了看,恍如夢中地呢喃。

嘶!好傢夥居然又睡著了,這都養成條件反射了吧,閉上眼睛就會快速入睡。

簡直是失眠人士夢寐以求的神技啊。

望着眼前熟悉的面容,二神悠斗頓時清醒了起來。

看來得多練練怎麼保持清醒來冥想了。

他腦海中閃過一道念頭。

「走吧,記得站穩點,本來就是個迷糊了要是直接把腦子摔傻了,你媽媽她也不會治啊。」二神遙斗在回家路上頻頻看向他,還是顯得有些不放心,儘管不放心的部分有點奇怪。

「好的,爸爸媽媽。」二神悠斗還有些迷茫地起身。

嗯?我聽到了什麼?直接咒我摔傻?我真是親生的?

唉,看來還得找個理由把怪病「治」好,說起來叫爸媽的時候倒是沒有一點隔閡,就是有點羞恥感而已,這麼說這幾年的記憶還是起了點作用嘛。

畢竟原本年齡就有二十多了,結果到現在還得奶聲奶氣地說話,還好沒有熟人知道,不然直接社死當場。

冥想的事並不着急,最要緊的是為了防止遺忘得先找找紙張捲軸什麼的把原劇情記下來。

未來的敵人用什麼忍術可不能忘,忍者世界情報優先。

像飛段那種取血就能咒殺的初見殺能力,他這個小身板可受不住。

文字最好要寫得潦草一些或者把字寫得像塗鴉一樣。

畢竟中文和日文還是很像的,可惜要是用英文的話,就我這勉強過四級的英語水平。

呵呵。

還是算了,要是不小心忘了英文意思,那抓瞎的不還得是自己,而且想必也不會有人認真看一個小兒塗鴉的作品吧。

昏暗的路燈下,二神悠斗一面裝作有些迷糊地走着路,一面回想起神威和輪迴眼那些堪稱bug的能力。

回到家中客廳,二神悠斗眉頭緊鎖,頭腦在思索着火影忍者的具體劇情,身體卻搖搖晃晃地準備走回卧室,這倒也符合二神悠斗月初一貫的作風。

「別睡太久還要吃飯呢。」

二神理沙也只是彎腰再次揉了揉他的頭叮囑道。

他抬起右手搖了搖頭也不回的「嗯」了一聲,表示聽到了。

隨後二神悠斗卻被自己表現的如此熟練的動作驚了一下。

看來這幾年間的共同生活還是形成了一些習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