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麒麟殿
麒麟殿 連載中

麒麟殿

來源:常讀 作者:潘仲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蕭凌雲 蕭老太 都市小說

域外巨擘戰場殺敵,發現兒子受難,一夜之間,九千強者,齊赴龍雀國!巨龍瑟瑟顫動,王的嘶吼貫穿雲層,他憤怒、咆哮! 在這個武者與科技並存的世界,強者俯瞰蒼生,實力才是唯一道理! 蕭凌云:我已不再是七年前狼狽而逃的蕭家庶子,現今膽敢欺辱我妻兒之人,殺!!!展開

《麒麟殿》章節試讀:

第6章


墨竹雅看着這些年朝思暮想,心心念念之人在其最害怕、最無助的時候出現,淚水瞬間浸滿了清澈明澄的眼眶。

兩人四目相對,似有千言萬語在凝噎在喉。

此時此景,時間如同電影中的慢鏡頭一樣,緩慢流逝。回憶像是走馬燈,在他們眼中不斷湧現。

七年前的那個夜晚,少年奄奄一息的癱軟在巷子角落,路過純良的少女伸出援手,日夜照料,少年這才得以脫離生命之危險。

一個因婚事離家出逃,一個被家族驅逐追殺,兩人似乎在彼此最孤獨的時候找到了依靠,兩顆心至此糾纏在了一起。

但,幸福的日子並未持續多久。

在某個雨夜,少女起床後,環視一圈,少年的蹤跡已經消失不見,甚至連絲毫痕迹都不曾留下。

他悄無聲息的走了......

墨竹雅念及種種,這七年的委屈和思念湧上心頭,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她掙脫宮奕辰等人,一下子撲到蕭凌雲懷裡,不停用拳頭捶打着他的胸口。

「這些年你去哪了!?你混蛋,你混蛋,你說過不會離開我的!」

她哭得涕淚直流,臉蛋被淚水染得跟個小花貓一樣。

蕭凌雲聽着她委屈的哭訴,眼眶發紅,視線模糊起來,緊緊抱住懷中嬌柔的玉人兒。

「......對不起,對不起,是我來晚了,讓你跟小毅吃了那麼多的苦,真的......真的對不起!」

說著,他用顫抖的手幫她拭去淚水,看着懷中嬌柔的女孩子哭得梨花帶雨,無盡的歉疚籠罩在這個男人身上。

墨竹雅本有無數譴責和質問的話,但此時靠在蕭凌雲胸前卻一句都想不起來,只是緊緊抱着這個男人,似乎怕他再次悄無聲息離去。

他的一句道歉,似乎已經把自己心中的委屈和怨懟之情全都拂去。

他的胸膛寬厚了許多,比以前更有安全感了!

他高大了許多,現在自己要抬頭看着他才行了!

宮奕辰望着眼前這一幕,驚訝的張開了嘴,蕭凌雲如同神臨一般來到這裡完全不在他的預料之內。

當他看見墨竹雅在蕭凌雲面前露出這副小鳥依人的模樣時,內心感覺喜愛之物被奪,目中露出陰狠之色。

在重林市橫行霸道的他什麼時候被人搶走過東西?

不過,宮奕辰不是傻子,突然出現的這個高大男人,其身上散發的氣息不似普通人,他感覺到了。

但是,自己這邊四五十號人,而且都是打架的好手,甚至有兩個還是「武者」,宮奕辰可絲毫不懼這個突然出現的男人。

「墨竹雅,你這賤人他媽的是不是忘記答應我什麼事了!你的野種兒子還要不要了,不要老子......」

宮奕辰惡毒威脅的話還沒說完,一道黑影瞬間出現在他面前,抬手就是「啪」的一聲,重重地抽在他臉上。

宮奕辰雙眼一凸,只覺得臉上火辣辣的,強烈刺痛感襲來,噗的一聲,嘴裏噴出一口鮮血,血中夾雜着幾顆牙齒。

「你這垃圾螻蟻膽敢羞辱夫人和少主,該打!」

鬼狼站在宮奕辰面前,陰森森的說道。

「**」又是幾聲巴掌聲響起,宮奕辰兩邊的臉瞬間被鬼狼扇得腫了起來。

事情發生得太快,宮奕辰和他後面的小弟還沒反應過來就被鬼狼扇懵圈了。

「你敢打本少爺!?」

宮奕辰雙手捂着臉,眼中露出不可置信之色,在這重林市他宮家就是二皇帝,就連掌管重林市的督司都要賣他宮家面子。

但現在,這位自小囂張跋扈、橫行無忌的宮家獨子竟然被連抽耳光!這讓宮奕辰被羞辱得雙眼瞬間通紅起來。

他背後的幾十個小弟也被這一幕驚得合不攏嘴。

「你這狗東西敢打宮少?」

「知不知道你面前這個人是誰?」

「你麻痹的吃熊心豹子膽了!?」

鬼狼銳利的雙眸環視一圈,像是在看死人一樣,看着他們。

螻蟻的叫囂,鬼狼自然不會不在乎!

這時,宮奕辰背後的張七接觸到了鬼狼的眼神,立刻感受到了一股強烈的壓迫感,就連呼吸都困難起來。

他是宮家家主安排在宮奕辰身邊的好手,是遠強於常人的武者。

張七低聲說道:「宮少,這人是個硬茬子,不好對付。」

「不好你麻痹,老子四五十號人,打他一個就跟打狗一樣,怕你麻痹啊!草。養你吃乾飯的?」

宮奕辰此刻被打得暈頭轉向,只覺得屈辱之意在心底不斷湧現,雙眼通紅的吼道。

張七被罵,臉上有些掛不住,礙於宮奕辰的地位,還是不停點頭哈腰稱是。

墨竹雅看着忽然出現的人也吃了一驚,想起自己的兒子,立刻哭道:「蕭凌雲,你兒子......你兒子被他捉了,你快去救救小毅,他是你的親生兒子。」

蕭凌雲摸了摸墨竹雅的腦袋,溫柔的說道:「放心,沒事了,小毅現在好好的,我已經把他救出來安置好了,放心。」

「真的!」墨竹雅抬頭望着他。

「嗯,真的!」

聽了這話,墨竹雅提着的心終於放了下來。

這心神一松,一股強烈的疲憊瞬間席捲她全身,連日來的躲藏,還有驚嚇和擔憂,她的心神早已透支,現在得知兒子已經無事,她再也支撐不住,眼皮一重,靠着蕭凌雲的胸口,沉沉地睡了過去。

蕭凌雲溫柔的摸着墨竹雅嬌嫩的小臉蛋兒,將她攔腰抱起,冷眸掃了一眼宮奕辰,淡淡道:「把他帶過來!」

說完,他抱着墨竹雅徑直離開。

「是!」

鬼狼神情恭謹,躬身抱拳。

這時,宮奕辰背後另一個身懷武息的武者為了邀功,攔在蕭凌雲面前,語氣玩味:「這女人是宮少看上的,你就這麼將她抱走?你是個什麼......」

這位身懷武息的四星武者話還沒說完,忽然一道身影出現,直接一拳打在他臉上。赫然見,只見其整個腦袋跟球一樣轉了幾圈,脖子扭得跟麻花一樣,立刻身死!

「王行之路,螻蟻不準阻擋!」

麒麟殿一位殿眾一拳把這四星武者打死,隨後一腳把他從蕭凌雲面前踢開,跟踢垃圾一樣。

蕭凌雲自始至終沒有抬頭看一眼,一雙眼眸一直看着懷裡的玉人兒,眼中滿是溫柔憐惜之色。

嘶——

張七見到這一幕,倒吸了一口涼氣,剛才身死的那個武者比他還要強上些許,如果他剛才逞英雄跳出來,那麼豈不是身死的就是他張七了?

想到這裡,他不由得牙齒「嗒嗒」作響!

宮奕辰看着手下一員大將被一拳簡單打死,雙眼一凸,「你他媽的敢殺我的人!?」

囂張慣了的他此時還沒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依舊跋扈的罵道:「草泥馬的,給我上,把他們砍死,把墨竹雅給本少爺搶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