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四合院:算計我,還想我養老?
四合院:算計我,還想我養老? 連載中

四合院:算計我,還想我養老?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出手不摳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出手不摳 王諾 都市小說

王諾帶着隨身世界穿越到了四合院
剛到就發現聾老太太挑撥自己和婁曉娥的關係,兩人差點分手
後面更是得知聾老太太和易中海暗地裡商量,竟然還要自己給他們養老... 王諾當時就笑了
想我養老? 你們找錯主了
得罪了我,你們以後就別想好好過
就一輩子孤獨的活着吧! 什麼? 全院的人都要找麻煩? 那還客氣什麼
沒當過禽獸,還沒見過禽獸長啥樣嗎? 那就一個一個整廢你們
展開

《四合院:算計我,還想我養老?》章節試讀:

第3章 過三關氣三將


一覺醒來,王諾打開了門。

冬天的陽光很溫暖,照射在身上很舒服,王諾靜靜的坐在門口曬了一會太陽,這才仔細打量起四合院來。

這是個三進三出的院子。

分為前院,中院,後院。

聾老太太,劉海中,王諾,許大茂住在後院。

中院住着易中海,何雨柱,秦淮茹三家人。

前院則是閻埠貴一家。

......

王諾感覺自己今天有點奇怪,好像渾身有使不完的勁,在家裡連着做了上百個俯卧撐,也是不喘一口的。

但是身上的汗還是流了不少。

洗漱了一下,隨即拿出一塊肉,幾個皮蛋,幾兩米,用水泡好後,準備去外面上個廁所。

有一說一。

對於公廁入廁這事,王諾其實是拒絕的。

畢竟住慣了五星級套房,突然要和別人一起擠公廁,還真就有點難以忍受了。

但也沒辦法。

畢竟人有三急不是...

出得門來,正碰到二大爺劉海中在中院打水。

劉海中老遠就看到王諾,不禁眼中一亮,招手道:「王諾,過來幫個忙。」

王諾走了過去:「有事嗎?」

「我年紀大了,提兩桶水有點吃力,你幫我提回家去。」

「沒空。」王諾想都不想,直接拒絕。

開玩笑,你長得五大三粗的,會提不起來兩桶水?

逗我玩呢?

「王諾,你這是什麼態度?」

「幫我一個老人家提兩桶水怎麼了?」

「我是院里二大爺,我明白告訴你,只要我一句話,大院裏面大把的人搶着幫我做事。」

「我這是看得起你,才叫你幫忙。」

「你看看你,什麼態度?」

「年紀輕輕,就這麼好吃懶做,難怪會為了一個女人跳河。」

「我看你就是成不了大器,是爛泥扶不上牆。」

劉海中雙眉一揚,咆哮不止,威態盡顯。

王諾:「......」

「二大爺,你什麼時候文化水平這麼高了?」王諾笑道:「剛才你說的爛泥扶不上牆?這是什麼意思?」

「我書讀的少,有點不大明白。」

「要不,二大爺解釋一下。」

「這......」劉海中欲言又止。

他哪知道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昨天也是偶然在閻埠貴那裡聽到,他覺得這句話能彰顯官威,所以就硬記了下來。

要知道劉海中從小到大就是個官迷,但是文化水平一直是他的軟肋,在大院裏面,他雖然被稱為『二大爺』。

但是真沒什麼人尊重他。

「二大爺,原來你不知道啊?」王諾搖了搖頭:「不知道就不要裝什麼文化人了,免得讓人笑話。」

「王諾,你敢這樣對我說話?」劉海中臉面掛不住了,有點惱羞成怒。

王諾笑了一笑,沒再搭理他,徑直出了中院,來到了前院。

閻埠貴正在擦拭着寶貝單車,看到王諾,他第一次主動打起了招呼。

「王諾,我問你個事。」

王諾停了下來,疑惑的看着他。

「我聽說你昨天跳河了,是不是真的?」

王諾嘴角一抽,暗罵:果然是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也不知道哪個王八羔子傳出去的。

閻埠貴笑道:「其實我是想問你,那條河裡有魚沒有,我今天休息,準備去釣魚。」

王諾點了點頭,表示明白,然後瞄了眼他單車后座的小桶,笑道:

「三大爺,那條河裡的魚可多了,你這個小桶怕是裝不下啊。」

閻埠貴眼露喜色:「真的?」

「那是當然。」王諾肯定的點頭,然後小聲在他耳邊說道:「三大爺,我跟你說,昨天我跳進去的時候,就踩到了一條大魚,足有五斤重呢。」

「如果不是天氣冷,我當時就抓住它了。」

閻埠貴臉色更喜,趕緊回去換了個大桶,綁在后座上,然後踩着單車就走,生怕有人跟他搶似的。

不愧是算計到死的人物。

果然名不虛傳。

「三大爺,釣到大魚了,記得分我一點。」王諾喊道。

「你想的美......」閻埠貴的聲音遙遙傳來。

王諾呵呵一笑,也不生氣。

你能釣到大魚才怪...魚也看人品的好吧?

再說了,那條河裡的魚早就被打撈的差不多了。

你去釣?

釣空氣吧!!

.........

在公廁等了半天,王諾總算解決了一急,回到屋子裡,拿出肉剁碎了,再把皮蛋去了殼,然後和瘦肉混在一起攪拌下,加一點調料放裏面。

又把米淘洗乾淨,拿出一口小鍋,把這些東西全部倒在了裏面。

把爐子的火燒起,小鍋放在上面開始燉。

不一會...

皮蛋瘦肉粥的香味已能傳出數十米。

聾老太太早就起床了,並且一直留意王諾家的動靜。

剛開始看到王諾拿出肉全部剁碎,她還一頓心疼,又看着王諾把肉和皮蛋攪拌在一起,氣的大罵『暴傷天物』。

只是到後面,她聞到了皮蛋瘦肉粥的香味,她這才明白是自己孤陋寡聞了。

香氣越來越濃。

聾老太太再也忍不住,拿着拐杖不停拍打着地面,想吸引王諾的注意力。

兩家本就是鄰居,離的不遠,王諾自然聽到了外面的動靜。

只是...

王諾似乎是料到她會這樣,迎着她的目光,走到門口,在聾老太太歡喜的目光中,砰的一聲就把門給關上了。

聾老太太震驚不已,久久不能回神。

這孩子莫非瘋了?

怎麼能這樣對待我這個老太婆...

又過一會。

門打開,王諾搬出一張小板凳和一把大凳子,把煮好的皮蛋瘦肉粥放在了凳子上,然後拿着碗盛了一碗出來,就開始狼吞虎咽。

「孩子,你在吃什麼?」聾老太太眼巴巴看着,心裏很不痛快,但是語氣依然顯得慈善無比。

她在等王諾叫她一起過去吃點。

「皮蛋瘦肉粥。」王諾邊吃邊回答,就是不招呼她。

「孩子,好吃嗎?」聾老太太咽了口口水。

「還不錯。」

王諾嘴巴吧唧的吃着,粥香的氣味四溢。

把聾老太太饞的不要不要的。

如果是平時,她肯定早已走過去拿起碗就吃了,但是昨天被王諾說了一頓,她有點放不下面子。

只能在一旁看着,時不時弄點動靜出來,從心裏盼望着王諾叫她一聲。

王諾根本不帶搭理她的,幾口就把鍋里的粥吃了個乾淨,然後擦了下嘴,打了個飽嗝:「好吃,真香!」

聾老太太氣得重重的敲了下拐杖,想罵,又不知道該罵什麼。

人家自己做飯自己吃......她又能說什麼?

最後,只能冷哼了聲,生氣的走回屋子裡,眼不見為凈。

王諾偷笑了一會,眼看快到工作時間了,這才把東西收拾乾淨,走着去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