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奈何太子非我不娶
奈何太子非我不娶 連載中

奈何太子非我不娶

來源:掌中雲 作者:緋狐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拓拔樾 穿越重生 蘇嫿

穿越女蘇嫿一睜開眼,面對的,是大着肚子的外室和一心想要退婚的未婚夫,全京城的人都在看她笑話
太子拓拔樾提出合作:她幫他擋桃花,他幫她虐渣渣,互幫互助一起搞事業
天上掉下個太子來,蘇嫿自然是要抱緊這條大粗腿的
只是,說好了一切都是假的,怎麼就真的拜堂成親了呢?一心只想搞事業的蘇嫿,趁新郎醉酒,爬窗準備逃婚,卻被新郎吃干抹凈連床都爬不起來
事後他居然還要她負責!理由是:他喝醉了,可她卻是清醒的
溝通無效後,她帶球逃婚搞事業,他尋妻追兒萬里行情敵一個比一個腹黑,還個個來頭不小,拓拔樾決定,多生幾個娃,讓她沒空理情敵!! 展開

《奈何太子非我不娶》章節試讀:

第2章 :驚艷


拓拔旭回過神來,一臉鄙夷地望着蘇嫿:
「你明知蘭兒的肚子等不了,卻故意拿紫銅花拖延時間,呵,不想退婚就明說,少在本王面前耍心眼。

他就說嘛,蘇嫿怎麼會捨得退婚?不過是刻意刁難罷了。
見狗男女誤會了,蘇嫿也不解釋,淡淡地道:
「行,既然大殿下手上沒有紫銅花,那就賠我一萬金。

「一萬金?你怎麼不去搶?」
趙箬蘭縮在拓拔旭懷中,一臉憤懣。
蘇嫿笑容清淺:
「原來在趙小妾眼中,大殿下竟不值一萬金?」
趙小妾!
趙箬蘭氣得鼻子都歪了,目光如陰溝里的毒蛇一般盯着蘇嫿。
她淚雨紛紛,彷彿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別提有多可憐了。
拓拔旭心中的英雄氣瞬間就被點燃了,他抱緊懷中的趙箬蘭,柔聲安慰了幾句,然後目光兇狠地瞪着蘇嫿:「道歉!」
道歉?拓拔旭這是霸道總裁附身了嗎?
蘇嫿笑眯眯地望着趙箬蘭:
「我還以為你會很喜歡趙小妾這個稱呼呢,原來你不喜歡呀,那你剛才為何求我讓你做妾?你該不會是故意的吧?其實你壓根兒就不想做什麼小妾,你想做的,至始至終都是大皇子正妃。
你看似來求我,其實是來向我示威的,是來挖牆腳的是不是?」
此言一出,原本同情趙箬蘭的人,看向她的眼神全都變了。
這個女人,也太貪得無厭了吧?
只不過是奶娘的女兒罷了,仗着和大皇子從小一起長大,就妄想成為大皇子正妃,這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吧?
趙箬蘭拚命搖頭,雙眼通紅,淚雨紛紛,彷彿蘇嫿殺了她祖宗十八代似的難過。
拓拔旭看得心都要碎了。
他左手抱着趙箬蘭,右手猛地拔出懸掛在腰間的寶劍,劍尖直指蘇嫿。
圍觀百姓嚇得紛紛後退。
蘇嫿一臉無懼地迎上拓拔旭發紅的怒目,聲音平靜:
「一萬兩金子,買斷我娘對你的救命之恩,大殿下覺得如何?」
站在不遠處看好戲的蘇湘猛地驚醒過來,急忙衝到蘇嫿面前,抓住她的手,氣急敗壞地道:
「嫿兒你別胡鬧了,救命之恩豈是能用金錢買斷的?」
永寧侯府若是失去了對大殿下的救命之恩,那她還怎麼嫁給大殿下?
蘇嫿甩開蘇湘的手,笑眯眯地望着她:
「姐姐這麼緊張,該不會是以為我和大殿下一旦退婚,永寧侯府還能仗着我娘對大殿下的救命之恩讓你出嫁吧?」
被戳中了心事的蘇湘,搖頭也不是,點頭也不是,一臉尷尬。
原來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趙箬蘭猛地驚醒過來。
她仰起一張蒼白的淚臉,聲音哽咽:
「旭哥哥,永寧侯府欺人太甚,不如趁早買斷這份恩情,免得他們將來提出更過分的要求。

拓拔旭抬手輕輕擦去她臉上的淚水,柔聲道:「好。

蘇湘一臉嫉恨,目光如淬了毒的刀刃般射向趙箬蘭。
「銀票呢?」蘇嫿唇角輕揚,心情甚好。
她拿着金子全身而退,就讓這兩個女人狗咬狗去吧。
拓拔旭冷冷地瞥了她一眼,沉聲道:
「你有沒有腦子?誰出門會隨身攜帶一萬金?」
蘇嫿淡淡地道:「是我高估大殿下了。

「你——」
拓拔旭正想發作,卻聽趙箬蘭突然道:
「旭哥哥,我們回去吧。

再吵下去,她怕旭哥哥和這個女人吵出感情來。
「好。
」拓拔旭朝她點點頭,然後轉眸望向蘇嫿,「放心,本王既然答應了,自然不會賴賬,你我的婚約就此結束。

說完,他抱起趙箬蘭轉身準備離開。
「且慢。
」蘇嫿突然道。
拓拔旭轉過身,挑眉冷笑:
「怎麼,後悔了?」
蘇嫿像看白痴一樣看着他:
「你我是皇上賜的婚,想要退婚必須進宮面聖,否則皇上若是怪罪下來,你我都吃罪不起。

拓拔旭目光複雜。
原以為蘇嫿會因為退婚而痛不欲生,沒想到她非但不難過,竟然還考慮得這麼周全。
他沉默了一會,道:
「半個時辰後,你我在東華門口碰頭,一起進宮面聖。

「好。
」蘇嫿轉過身,頭也不回地跨進永寧侯府的大門。
半個時辰後,不但拓拔旭和趙箬蘭站在東華門口等,就連剛才圍觀的百姓,也有不少趕來看熱鬧。
「蘇嫿怎麼還不來?」
「多半是不會來了,我就說嘛,她那麼愛大殿下,怎麼捨得退婚?」
「她也是個可憐人,愛了大殿下這麼多年,如今大殿下跟別的女人有了孩子,換誰都受不了,你們說,她會不會想不開自殺了呀?」






就在大夥議論紛紛之際,一輛馬車緩緩駛來,在眾人面前停下。
一個身穿粉紅裙衫的少女從馬車上一躍而下。
她烏髮如瀑,肌膚似雪,氣質如晨間的露珠一般純凈,然而卻偏偏生了一對嫵媚妖嬈的桃花眼,勾人而不自知。
天哪,這也太美了吧?
為何以前從未見過?
新來的嗎?
可有婆家?
見大夥一臉驚艷地望着粉衣少女,趙箬蘭心中警鈴大作,急忙扭頭看向拓拔旭。
果然,拓拔旭也正一臉痴迷地望着粉衣少女。
趙箬蘭氣得差點咬碎一口銀牙。
她急忙扯了扯拓拔旭的袖子,低聲道:
「旭哥哥,她很美嗎?」
拓拔旭目不轉睛地盯着粉衣少女,含笑點了點頭。
聞言,趙箬蘭不說話了,委屈噠噠地啜泣起來。
聽到聲音,拓拔旭從驚艷中回過神來,急忙哄她:
「她雖然長得還行,但不及蘭兒萬分之一。

趙箬蘭轉憂為喜,一臉嬌羞:「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
」拓拔旭就差指天發誓了。
兩人正在打情罵俏,卻聽粉衣少女突然道:「還不走?」
竟是蘇嫿的聲音!
眾人大吃一驚。
「怎麼會是你?」拓拔旭一臉震驚。
蘇嫿沒有理他,取出腰牌給守門的侍衛看了一眼,快步走進東華門。
拓拔旭正要追上去,卻見趙箬蘭突然捂着肚子喊疼。
再三確認趙箬蘭沒什麼大問題後,拓拔旭抱起她,闊步走進東華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