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步步登天
步步登天 連載中

步步登天

來源:邁步書城 作者:佚名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林芷月 趙錚

趙錚意外穿越,成為趙國大皇子
本該是世間最大的二世祖,風光無限
開局卻淪為階下囚
受人誣陷、欺凌、無權無勢,更要被置於死地!面對這悲慘處境……趙錚表示,別慫,就是干!既然別人處心積慮想治他於死地
那趙錚只好踏着他們的屍骨,步步登天!展開

《步步登天》章節試讀:

第5章


第5章  安國公此言不假,近日,皇城有兩件事,可謂人盡皆知。
  一來,這六月忽降飛雪,實乃奇觀。
  是福是禍,說法不一而足。
  二來,便是那《竇娥冤》了。
  短短兩日,便傳遍了大街小巷,無數百姓,都為竇娥的冤屈捶胸頓足。
  再加上這六月飛雪,和故事裏的情節不謀而合。
  六月飛雪,必有冤案,這八個字已經深深落在無數百姓心裏。
  民間流言四起,朝廷又豈能忽視?
  「安國公這話怎講?
區區一個故事而已,也不知是誰杜撰的,何必較真?」
  左側,立於首位的老者淡淡一笑:「天降飛雪,此乃祥瑞之召,寓意我大盛將豐衣足食!
再者,我大盛君賢臣明,何來冤案?
是你多心了!」
  安國公哼了一聲,臉色沉鬱。
  「這些年來,我大盛民生不振,北境連年乾旱,如今京畿之地更有六月飛雪,百姓多受雪災,何來祥瑞之兆一說?」
  「況且,我大盛邊境被群狼環伺,戰亂不斷,南越、北蠻、東島等諸國,一向覬覦我大盛中原之地,虎視眈眈!」
  「我朝受災,諸國勢必有所異動!」
  「如今六月飛雪,必有冤案,而且是大案!
若未能昭雪,我大盛的氣數,恐怕就要盡了!」
  說到最後,安國公的語氣中已然顯露出一股悲慨之情。
  身後的群臣也不由凝眉,大盛如今的形勢,已經嚴峻至極!
  這六月飛雪,莫非真如安國公所說,昭示着不詳之兆?
  可對此,鎮國公卻淡淡一笑,當場反駁。
  「安國公要是這麼說的話,那下一場雨,刮一陣風,是不是也有冤案?」
  「若真按安國公所言,說句大不敬的話,我大盛只怕早就亡了……」  眼看兩位大佬互懟,一眾群臣只有乖乖聽着的份。
  哪怕是金座上的皇帝,也頭疼不已!
  安國公秦牧,手握大盛兵權,一生戎馬,兒孫三代從軍,鐵骨錚錚,戰功赫赫。
  即便是皇帝,也得恭敬對待。
  而鎮國公唐極,祖上是和開國先祖一起打江山的功臣,功名世代沿襲。
  更是當朝國仗,連皇帝私下也得尊稱岳父大人。
  這兩位吵起來,旁人避之不及,誰敢相勸?
  「兩位切莫爭辯,至於是否有冤案,刑部尚書,你來說說吧!」
  最終,還是趙明輝當起了和事佬。
  被皇帝親口點名,秦學檜臉色難看無比。
  還沒回應,安國公銅陵般的眼睛,已經掃了過來。
  「秦尚書,你可要好好回答,萬一漏掉了某樁冤案,影響了大盛國運,後果你擔當不起。」
  面對安國公的目光,秦學檜一時有些心虛。
  瞥了眼鎮國公唐極,見他一言不發直視前方,當即一咬牙,躬身道:「回陛下,確實有一樁大案,其中……其中多有蹊蹺……」  「哦?」
  趙明輝眉宇一挑,似乎有些意外。
  「說來聽聽!」
  秦學檜微微躬身,硬着頭皮道;「回陛下,正是大皇子謀反一事,微臣,微臣覺得此事疑點頗多,還需發還重審……」  刷!
  話音一落,現場瞬間陷入死寂。
  不少大臣紛紛低下頭,暗道這刑部尚書膽子還真不小。
  關於大皇子一事,這兩日早就弄得沸沸揚揚。
  只要不傻,誰不知道這其中有蹊蹺?
  可敢當朝說出來的,秦學檜還是第一個。
  金座上,趙明輝眉頭緊緊皺起。
  沒等他說話,鎮國公唐極卻率先開了口。
  「秦大人,趙錚謀反,那是人贓並獲,更有陛下親自下旨,你如此說法,莫非是覺得陛下做得不對?」
  「不不不,下官完全沒有這個意思。」
  唐極一句話,嚇得秦學檜當即跪下,想一頭撞死的心都有了。
  此事本就兩面不討好,若是說了,必然會得罪鎮國公和皇后。
  可要是不說,趙錚真在天牢一頭撞死,他這個刑部尚書也別想幹了。
  「此事本就疑點頗多,大皇子在牢獄裏大呼冤枉,再加上六月飛雪,必有冤案,下官為了朝廷聲望,這才提出此事,還請陛下明鑒!」
  看着跪伏在地的秦學檜,唐極一聲冷笑。
  「笑話,牢里的死囚,哪一個不喊冤?
那趙錚謀害其餘皇子,還意圖謀反,不當場處決,已經是陛下給他的恩賜了,他還有何臉面喊冤?」
  「這……」秦學檜表情一滯,一時說不出話來。
  「鎮國公此話未免太過可笑。」
關鍵時刻,安國公秦牧上前一步。
  「若區區一個布偶小人,便能殺人於無形,我大盛豈不是早就一統天下了?」
  「至於那金刀黃袍,更是天大的笑話,改天老夫到你府上搜一搜,若也能搜出來,你唐家是不是也得株連九族?」
  「秦牧,你這是什麼意思?
想污衊我等不成?」
唐極眼睛一眯,顯然被這話氣到了。
  「哼,老夫只是實話實說而已,莫非鎮國公心虛了?」
  秦牧回瞪唐極一眼,隨即看向趙明輝:「陛下,大皇子一案,確實疑點頗多!」
  「往日朝野之中曾有傳言,陛下有立大皇子為儲君之意!」
  「這雖是不足為據的傳言,可緊接着大皇子便身陷囹圄,此事過於蹊蹺。」
  「為人君,陛下不經審理,便直接下旨降罪,難免不查!」
  「為人父,陛下不念親情,便要斬殺子嗣,難免有損皇家體面!」
  「因此,老夫建議,此案發還重審,如此,也能給世人一個公道。」
  秦牧言辭鑿鑿,哪怕是對皇帝,言語也沒有太多忌諱。
  朝堂大臣,頭更低了一分。
  關於此事,他們可不敢輕易發話,萬一站錯了對,後果誰也承受不起。
  「陛下,此事……」  唐極眉頭一鎖,剛要發話,卻見趙明輝擺了擺手。
  「罷了罷了!」
  「既然趙錚喊冤,又有六月飛雪,那朕就給他一次機會。」
  說到這,趙明輝目光一厲,語氣十分嚴肅認真。
  「刑部尚書,既然是你提出來的,此案便由你親自發還重審,朕會帶各位大臣旁聽。」
  「若趙錚能自證清白,朕便收回成命。」
  「如若不然,朕親自將那逆子斬了!」
  「就這麼定了,退朝!」
  說完,趙明輝沒給任何人進言的機會,直接起身離開。
  對此,秦牧沒有理會,只是皺眉沉思,隨即長長一嘆。
  距離封王大典,不過三月而已。
  大皇子能否翻案,並順利撐到封王大典,對朝堂和大盛而言都極為重要。
  「大皇子啊大皇子,機會已經給你了,能不能抓住,就看你的造化了!」
  「如若不然,這朝堂,真要成唐家的天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