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到怡紅院,卻成了門主的心尖寵
穿到怡紅院,卻成了門主的心尖寵 連載中

穿到怡紅院,卻成了門主的心尖寵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喲喲鳴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賀鏡淵 聞初寧

【雙潔+空間+甜寵+男強女強+雙商在線】 21世紀無名道觀繼承人+百變美妝主播聞初寧,一朝穿越,到了異域大陸東面的興元國,成了金蘭城怡紅院老鴇的女兒
初來乍到,就在挨揍,看看這歡迎儀式,你說巧不巧! 路邊的男人不能撿,但是這個男人說她有血海深仇要報? 這意思是躺平什麼躺平,都別躺了起來嗨?展開

《穿到怡紅院,卻成了門主的心尖寵》章節試讀:

第2章 半年前,一切才剛剛開始


興元國宏順九年,初夏。

金蘭城外的樂游山上,有一座廣鳴寺,寺里香火鼎盛,終年隱隱白霧繚繞山頭,進香許願的善男信女絡繹不絕。

但這一日不知為什麼,太陽已經快升至中天,山道上也沒見着個人影,冷冷清清的。

只除了山腰一處涼亭。

離涼亭不遠的一處隱秘的樹影里,錦緞白袍的男子似乎已經等了很久。

他身形頎長,眉飛入鬢,狹長雙眼裡半是鋒利半是慵懶,手裡抱着一個白糰子奶貓,勾唇一笑時,魅惑近妖。

涼亭中爭執辱罵的吵鬧聲越來越大,兩邊已經推搡着開始動起了手,但是男子還是悠閑看戲似的,如畫的眉目半點不為所動。

終於,一聲「轟隆」在山腰響起,大片飛鳥被嚇得撲棱着翅膀朝遠處逃走。

山腰安靜了下來。

男子的表情,終於有了輕微的變化,他眼睛微微眯起,凝眸注視着倒塌的涼亭。

......

聞初寧來了。

她頂着一頭雞窩稻草,手扛着一根房梁站立起來時,赫然發現自己竟然置身在一個山間倒塌的茅草亭內。

亭子外面一堆女人大眼瞪小眼地看着自己,聞初寧看着這些人身上古色古香的裝束,不由瞳孔一縮,輕輕把手裡的房梁放到一旁,緊張地咽了口口水。

自己這是穿越了?

以後再也沒有空調冰箱抽水馬桶了?

聞初寧難過的想哭!

說穿就穿,要不要這麼隨便了!

她正在這神遊天外,旁邊一個丫鬟打扮的小丫頭嚎叫着撲上來:「小姐,你怎麼樣?」

她那驚天動地的一嗓子,像一道光劈開聞初寧的腦子,突然各種各樣的記憶從她的腦子裡涌了出來。

她驚悚地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上的裝束,自己這是,魂穿?

那砸在架子底下的身體怎麼辦?不知道會不會變形斷胳膊斷腿的,多醜啊!

真是愁死人了!

她抖抖索索的看着眼前的膀大腰圓的小丫鬟,試探地問道:「細細?」

陳細細看着自家小姐那狼狽又懵逼,好一副被雷劈過的模樣,粗着嗓子嚎哭:「小姐,你不會被砸傻了吧?」

她看着聞初寧的傻模樣,認定自己小姐的確是傻了,話音沒落,轉身就朝那堆看熱鬧的人撲過去:「還我小姐命來!」

聞初寧「?」

你難道看出了什麼?

你再看看清楚,人還擱這好好站着呢!

對面幾個小丫鬟衝出來,一看陳細細那架勢,頓時也擺出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奮勇擋向陳細細。

奈何細細長得雖然五大三粗,但是到底三拳不敵四手,一番戰鬥過後,還是被那邊幾人死死的按在了地上。

看陳細細被按得結實了,這時領頭的丫鬟才站起了身,扯着手絹掐着腰,朝地上「呸」了一聲。

「好意思叫的哪門子小姐,誰不知道聞初寧是怡紅樓老鴇的女兒,當媽的就是只爬萬人床的雞,當女兒的早晚得女承母業。也不睜眼瞧瞧,就憑你們,也敢來污我家小姐的眼!」

是的,聞初寧不僅穿越了,還穿越到了一家連名字都沒有什麼新意的青樓,青樓老闆娘是她娘,她是怡紅院將來的掌柜的——俗稱老鴇。

此時的聞初寧安慰自己,好歹是個掌柜的不是?

也算是有家族產業要繼承!

而她穿越來的時機,正好是原身自不量力跟同知大人家的三女兒大打出手的時候。

來了就挨打,這不巧了嗎這不是!

聞初寧看了一眼人群中穿着明黃色衣裙的少女,正高昂着頭顱傲慢地看着自己。

原身是真的作啊,她回憶了一下跟這位姑娘的過節,真的是一言難盡。

聞初寧出生在青樓,雖然出身不好,但是她娘卻很是疼她。自小雖不是錦衣玉食,但吃穿用度,一樣沒有短過她,比真正的大家小姐也不差。

她從小長得好,粉白糰子似的,誰看見都想上手捏捏她的小臉,實實在在擔得上一句人見人愛,花見花開。

樓里姐姐們疼她疼的不得了,慣得不要命,好吃好喝什麼都緊着她先,寵得沒邊。時間久了,不是小姐命卻有了小姐那看上什麼要什麼的毛病!

自她看上了金蘭城知府家的大公子王衍,就跟被下了降頭似的,鐵了心的要嫁給人家。三天兩頭登門拜訪,各種死纏爛打,雪片似的情詩日日往知府家扔。

那王大公子只要一出門,她必是各種圍追堵截,大街上就能鬧着要跟人一拜天地。

那王知府是什麼人家,怎麼會娶她這樣身份品性的女子進家門?知府一家人被煩的不勝其擾,換了彪悍的守衛在門口,再看見她死乞白賴的往門上來,直接就亂棍往外打。

聞初寧走不了門,就拾掇着她的丫鬟陪她去翻牆,怕進了院子被抓住要挨揍,就站在牆頭上爬屋頂給王衍唱情歌訴衷腸。

鬧得知府家裡雞飛狗跳。

一時醜樣百出,臭名遠揚。

這明黃衣服姑娘名叫丁彩盈,同知大人家的千金,和王衍算是青梅竹馬。聞初寧這一頓操作猛如虎,到丁彩盈這裡,算是真踢了老虎的屁股了。

原本因為身份差異,丁彩盈聽到了聞初寧做的荒唐事,並不放在心上,就當是聽個笑話。

但壞就壞,聞初寧長的太好了。

隨着年紀的增長,退去了兒時的嬌憨,少女聞初寧出落得越發明艷動人,發如黑墨膚勝雪,一雙眼睛顧盼生輝,笑起來那一對酒窩,能醉倒三月的春風,讓人見了就挪不開眼。

就連那知府門前的彪悍守衛,使着十分的勁舉起的棍子,落到她身上還能剩三分都是多的。

所以當丁彩盈看見過聞初寧長什麼模樣後,出於女人天生的直覺,立馬生出了厚重的危機感。

而那王衍,雖然對聞初寧擺出了一副自視甚高,怎麼都不會看得上你一介風塵女子的架勢,但是趁旁人不注意的時候,偷摸就會瞟上兩眼。

這讓丁彩盈發現後被氣壞了,她不怪王衍心志不堅,只覺得聞初寧大白天就發騷勾人。

覺得世間竟有如此不要臉的賤人!

於是,雙方這梁子就此結下了。

初時只是彼此看不過眼,你來我往的人身攻擊,各自諷刺上幾句。

一個說你也不照照鏡子,怡紅院出來的狐媚子,竟然也敢往我衍哥哥面前湊,要不要臉。

另一個就說該當照鏡子的是你,就你長得那個樣子,還是快別去嚇着我們阿衍了,夜裡做噩夢就不好了!

後來發展到拉着丫鬟站兩排,伸出手一邊跳一邊相互指指點點,吐沫橫飛的罵彼此的祖宗十八代,詛咒對方走路上時樹倒了正好砸死、走河邊被狗攆掉水裡淹死、上樓梯腳底打滑被摔死。

彼此為雙方搜集和發明了各種橫死的方式方法。

到現在對罵已經滿足不了她們了,於是雙方開啟了戰鬥模式。

這不,得知聞初寧出城到廣鳴寺求姻緣,丁彩盈後腳就跟過來了。

兩方人馬在半山腰供人休憩的草亭子里相遇了,打仗畢竟不像罵架,只要嘴皮子利索,一個人可以頂幾個。聞初寧只有陳細細一個丫鬟,所以很快落了下風,亂戰中被一腳踹到了亭內柱子上。

那亭子經年的被風吹雨打,早就晃晃悠悠就剩最後一口氣撐着了。此時眾人一看不對,呼啦一聲全部跑了出去。

但是聞初寧肚子上挨了一腳,慢了一步,還沒跑出去亭子就塌了下來。

這一塌,聞初寧內里就換了個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