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神醫棄妃:腹黑皇叔心尖寵
神醫棄妃:腹黑皇叔心尖寵 連載中

神醫棄妃:腹黑皇叔心尖寵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一隻小桃笙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鳳淺 古代言情 陸玄梟

鳳淺前世受盡了渣王的折辱,被絕世綠茶迫害而死
後來京中傳聞,威遠侯府二小姐武功盡失,一夜之間成了廢人
眾人都以為這朵囂張跋扈的霸王花再也無法神氣了,而她硬是將一張絕世容貌形同虛設,用一手精湛的醫術艷羨眾人
前世的孽債造就了今生抵死痴纏的之人,病歪歪的皇叔每次發病都恰逢鳳淺在場
於是…… 夜裡陸雲玄梟舊病複發:「快快請神醫過來給本王治病
」 長此以往,王府中底下喜歡八卦的人們都知道威遠候府二小姐特別有敬業精神,每次到王府治病都是忙到徹夜不歸
鳳淺無奈表示:「你腦子有病就去治
」 陸玄梟則表示:「相思病,只有你能治
展開

《神醫棄妃:腹黑皇叔心尖寵》章節試讀:

第6章 婚前保證契約


轉眼,陸玄梟湊近鳳淺側旁,然後,把兩瓣冰涼的薄唇輕輕湊過去,低聲耳語道:「楚瀾汐,我們來做個交易吧,過幾天你充當陪本王的未婚妻,參加一場納彩禮儀式,這回本王不限制你照常發揮,你可以用任何方式攪亂那場宴會,事成之後你有任何需求,本王都會滿足你。」

陸玄梟在說這些話的時候,鳳眼裡閃動着晦暗不明的光暈,他媚眼如絲的盯着鳳淺,一邊伸出幾根修長的手指輕輕勾着鳳淺精巧的下巴,一邊微微動着薄唇,將一股股清香的氣息吐到鳳淺臉上,簡直跟個狐狸精一樣勾人。

陸玄梟這副皮相天生具有頗大的魅力,這會兒他略施小計,旁邊幾個窺探的女子都被他這眼神蠱惑的失了神,心花怒放的緊盯着他不放。

鳳淺也被他撩撥的渾身一陣炙熱麻癢,登時兩個耳朵都紅成西紅柿的顏色了,食色性也,人之常情,她不會任由理智被淹沒在慾海之中。

「原來王爺是想利用我去擋桃花,」鳳淺的心思百轉千回,面上仍是一派平靜:「這個交易條件的確很誘人,只怕王爺會在日後賴賬,不如我們再簽一份婚前保證契約吧。」

「好,成交。」陸玄梟嘴角洋溢着一抹淡笑,當著掌柜面前點頭應下了鳳淺的附加條件,敲定了屬於他們之間的另一份契約。

陸玄梟似乎早對這一切了如指掌,以楚瀾汐從小到大對他的那份執着用心,即便他不提出任何附加條件,最後對方依然會心甘情願的應下。

至於這份見鬼的婚前保證契約,當然全靠他的意願履行了。

從紅綃坊離開後,兩人自此分道揚鑣。

鳳淺又在街上遇見了權司弈,只見那個曾經孤傲得不可一世的男人身着縞素,從酒樓里喝的爛醉,臉上那副頹敗的神色,是她這輩子從來沒有見過的模樣。

上輩子她嫁入寧王府整整一年,他們也冷戰了一年,她遭受迫害而死的那一天,她酒後為了泄憤,硬是將她拖出去打了二十鞭子,懲治過後還將她扔到柴房,不許請大夫醫治。

直到上輩子臨死前那一刻,鳳淺才知道究竟是誰在背後精心布局陷害她,親手設計她的人,就是口口聲聲稱她為好姐姐的納蘭舞。

重生以後,她忽然想通了許多事情,譬如,以前納蘭舞明知道他們一直有隔閡,便利用她好姐妹的身份出入寧王府,藉此來頻繁出演和權司弈偶遇的戲碼。

譬如她的如意郎君,傳聞原本是太后給納蘭舞挑選的理想佳偶。

譬如,她一直被稱之為權司弈和納蘭舞之間的第三者上位,權司弈追逐仕途的絆腳石。

原來在她毫無所知的時候,這些流言蜚語早已經把她和權司弈之間的關係徹底變成了自以為,而在背後掌控着一切陰謀的那個始作俑者,始終以最高姿態遊走在人前人後,這何其諷刺。

她上輩子含冤而死,皆拜納蘭舞所賜,就連死後也未得安生。

一眼辯出權司弈的臉龐,鳳淺心中一慟,縱使心中思緒萬千,而面上仍是平靜的不露痕迹,她不會忘記那些如墜煉獄般的日子,挺起胸膛,目不斜視地從權司弈身旁走過。

他們雙雙擦身而過這一刻,權司弈幾乎是下意識回頭,他望向鳳淺的眼神中帶着一絲探究,而鳳淺也隱隱覺察到來自身後之人的目光。

緊接着,身後便傳來男人酒後的囈語:「鳳淺,本王想你……求你回來好不好?不要這麼殘忍的對待本王……唔……」

鳳淺身子微不可查的一僵,但她從始至終都沒有回頭。

感情本該是屬於兩個人共同擁有的東西,其中一方放棄,另一方就沒有選擇的權利。

「原來,你傷害我,只是因為我給了你傷害的機會,從今以後,不,應該是從你傷害我的那一刻起,我們就已經是陌路人。」

當玄幽王府派出的送葬隊伍慢慢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中,鳳淺猝不及防聽到人群中傳來一聲冷笑:「哼!這小賤蹄子終於死了,以後不會有人再纏着司弈哥哥了!」

聽聞這聲音極其熟悉,鳳淺尋聲轉過身去,卻一眼看到了站在人群之中的納蘭舞,鳳淺心下先是一陣惡寒。

納蘭舞的心腸竟是如此歹毒,就連她死後,依舊還是不肯放過她。

鳳淺趁納蘭舞沒注意到自己,佯裝不經意的繞到納蘭舞身後,伸出雙手用力一推,「啊!」納蘭舞不防有人背後偷襲,狼狽地栽倒在地上。

「是哪個不長眼的東西敢推本郡主!」

納蘭舞趴在地上扭頭一看,發現站在自己身後的鳳淺,原本臉上囂張的表情瞬間變成如臨大敵,把欺軟怕硬這四個字表現得淋漓盡致,聲調也降低大半:「是你推的我?」

鳳淺把納蘭舞所有細微的變化都看在眼中。

納蘭舞乃晉王之女,更是太后的親侄女,被皇帝欽封的高蘭郡主,平時沒少仗勢欺人,而鳳淺在前世忌憚她的身份,生怕給家族惹上麻煩,每每感到不平,只能咬牙忍耐。

在皇城一眾貴女中,納蘭舞只畏懼楚瀾汐,不僅因為對方的身份和她一樣高貴,性子跟她一樣刁蠻,更因為對方有一身好武藝,動起手來百無禁忌。

鳳淺曾聞,有一回納蘭舞和楚瀾汐在燈謎會同時看上了一支翡翠簪子,納蘭舞略施小計便拿到了這支簪子,結果當天就被楚瀾汐拖進巷子里狠狠警告,從此,納蘭舞每次見到楚瀾汐,連大氣都不敢出。

如今看來,這或許並非謠言,知道了納蘭舞的軟肋,鳳淺心中多了幾分底氣,她端着姿態,冷笑一聲,不緊不慢道:「是我,你能耐我何?」

納蘭舞能對楚瀾汐做什麼?答案自然是她什麼都不敢做。

誠如傳聞所言,她確實跟楚瀾汐看上過同一支簪子,也確實因此被楚瀾汐警告過,楚瀾汐這個女人胸大無腦,幹什麼事都不去設想後果,那天楚瀾汐把她拖進巷子里,除了用言語威脅她,還動手打了她,絲毫不把她高蘭郡主的身份放在眼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