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武極鎮神
武極鎮神 連載中

武極鎮神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大俠陳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程小炎 青青

一萬年前,他為雲海域第一天才,卻被陷害,成為祭品
  一萬年後,他捲土重來,攜輪迴印,自雲海域而出,橫踏萬界,碎裂蒼穹!   武道極致,橫掃萬界,鎮殺神靈! ...展開

《武極鎮神》章節試讀:

第5章 我幫你除掉他


  程小炎頗為無奈,不久前和程子宇發生了衝突,出門來放鬆放鬆,就碰到了程子宇的哥哥程子風。

  「你不在家裡待在,出來幹什麼?」

  一看真是程小炎,程子風臉上的神情冷了些,一副教訓人的口吻。

  這下程小炎有些不樂意了,他是誰呀,自己出來玩,還需要向他打招呼,徵求他的同意么?

  「愣着作甚,還不把你家少爺帶回去。」見程小炎不動,程子風呵斥一旁的青青,神情很是冷酷。

  青青被他喝的一驚,囁嚅不已。

  程小炎握着青青的小手,投過去一個安慰的眼神。

  接着,淡淡掃了程子風一眼:「似乎你不是族長吧,怎麼,這就如族長般命令我?想當族長想瘋了?」

  他說的很平淡,程子風卻是面容一僵。

  程子風很是納罕的打量程小炎,不敢相信這番話,是這個痴傻的程小炎能說出來的。

  打量了好一會兒,程子風才譏誚道:「我這是為宗族着想,你在外面拋頭露面,影響我程府的聲譽。」

  程小炎更樂了,連身為族長的爺爺都不曾嫌棄自己,程子風算老幾,居然嫌棄自己,怕自己影響程府聲譽。

  自己可有坑蒙拐騙?

  「程子風,嘴巴放乾淨點。算了,懶得理你,跟你在這兒爭辯,簡直是浪費時間。」

  程小炎本想發怒,可一看這是在外面,要是跟程子風爭鬥,不免有流言蜚語說程府內部不合,相互傾軋,對程府聲譽就真的有影響了。

  他懶得多理會,拉着青青要進入恆沙酒樓。

  「站住!」

  程子風簡直快氣瘋了,沒想到一個傻子,居然給自己甩臉色,而且還是當著自己貴客的面,簡直是找死。

  程小炎聰耳不聞,拉着青青走進酒樓。

  「找死!」

  程子風氣得眼睛都發紅,在貴客的面前,自己已經耐下性子,沒想到程小炎不知好歹,抵觸自己,讓自己丟臉。

  他心中有殺意在呼嘯。

  「呼……」淬體四重淬骨期的氣勢展開,程子風大步踏過去,擋在程小炎跟青青進入恆沙酒樓的前路上。

  「程小炎,我最後再說一句,給我滾回去,你一個傻子,居然出來招搖,辱沒我程府的聲譽,罪不可赦!」

  程子風冷冷盯着程小炎,身體緊繃著,力量隨時能爆發,只要程小炎說一個『不』字,他必下狠手。

  「好狗不擋道。」程小炎心頭也火起,真當自己的泥捏的,句句呵斥,他以為他是誰?

  「什麼,罵我是狗,找死!」

  聽到程小炎的話,程子風滿面怒火,淬體境四重淬骨期的氣勢,徹底展開,隨着他大步踏出,好似有狂風捲起。

  他要對程小炎下殺手。

  程小炎眼睛一眯,沒想到這個程子風,居然在外面,要對自己下手,比起他的弟弟程子宇,還要令人厭惡。

  「自作孽,不可活。」程小炎心中一寒,正打算下狠手。

  這時,在恆沙酒樓中,傳出冷冽的喝聲。

  「恆沙酒樓內外,嚴禁毆鬥,誰若敢違逆,我城主府必將派遣子弟,將之格殺!」

  程小炎剛要踏出的身子一頓。

  這一道冷冽的聲音,猶如一盆涼水,對着程子風的腦袋澆下來,他滿身的怒火,一下子也熄滅了。

  恆沙酒樓,隸屬於城主府的產業,作為恆沙街最繁華,最高檔的酒樓,城主府建造它耗費了無數資源。

  為了確保恆沙酒樓的穩定營業,有城主府強者坐鎮,更立下規矩,在酒樓內外,禁制私鬥,不然將受到城主府的制裁。

  程子宇明白這一點,雖說他為程府的嫡系,就算真的再次私鬥,不至於被殺,但城主府施壓,讓他受到族中懲治,這是免不了的。

  為了程小炎這個傻子,被重重懲治,划不來。

  「哼,程傻子,最高警告你一句,給我馬上滾,我可以不計較今天的事。若你執迷不悟,給我抓到機會,我必斷你筋脈。讓你不僅傻,而且殘!」程子風冷冷道。

  程小炎面色平靜,淡淡道:「該慶幸的應該是你,可以多活一會兒了。」

  「你……不知死活!」

  程子風氣得發抖,本來,他的威脅,程小炎應該害怕,誰曾料到,那個痴傻的傢伙,居然反過來威脅他?

  他才二十歲,便已是淬體境四重淬骨期的巔峰,在程府裏面,就連老一輩的人物,也不敢給他臉色。程小炎這個傻子,轉了性一般,竟然威脅他!

  這是奇恥大辱!

  他心頭殺意沸騰,勢必殺程小炎。

  程小炎則懶得看他,拉着青青的小手,朝恆沙酒樓中走去,完全不顧程子風豬肝一樣的臉色。

  「子風兄,這個傢伙究竟是誰,看你怎麼跟他不太對付。」在程子宇身旁那個華服青年問道。

  「木愷兄,難以啟齒啊!」程子風滿面羞愧。

  「噢?」木愷面露怪異。

  「實不相瞞,這個程小炎,乃是我程府族長孫兒,自幼痴傻,不修武道,屬於家中廢材。」程子風滿面痛心疾首,那模樣,像是恨程小炎不爭氣。

  「這種廢材人物,出來丟我程府的臉面,故而我叫他趕快回去,免得辱沒我程府的聲譽。」程子風又道。

  「子風兄此舉,合情合理。」木愷點頭垂首。

  「可木愷兄你剛剛也看到了,這個傻子,完全不理會我的話,反而威脅我。他一個傻子,武道廢材,居然敢威脅我,這世道變了。」程子風冷冽道。

  木愷眼睛骨碌碌一轉,道:「子風兄,你我既為合作夥伴,看你這麼討厭那個傻子,我總不能袖手旁觀,不如我來幫你除掉他!」

  程子風眼睛一瞪:「怎麼除?」

  他早就想除掉程小炎,這種垃圾玩意,佔據程府的資源不說,還丟程府的臉面。

  若非忌憚程小炎爺爺為族長,程子風早就忍不住了。

  木愷嘴角一咧,在程子風的耳旁,悄悄嘀咕幾句,而後程子風的眼睛,閃爍出冷冽的光。

  「此計甚好!」

  ……

  點了一桌子的佳肴,程小炎大快朵頤,青青卻滿臉哀愁,有些食不知味。

  程小炎問她:「不好吃么?」

  青青搖頭:「不是。少爺,那程子風很記仇,以前跟程子宇幾番欺負你,剛才你又折了他的顏面,他肯定會設計陷害你的。」

  青青很害怕,擔憂又像上一次,少爺被他們欺騙,前往骨魔山脈,被魔氣侵蝕,險些喪命。

  「不怕,我少爺已經不是以前的少爺了,他們那些陰謀詭計,傷不到少爺。」

  程小炎露出溫和的笑意。

  隨後,他坐過來抓着青青的小手:「你呀,長得這麼瘦,多吃點,不然以後就不漂亮啦。」

  一聽少爺說自己不漂亮了,青青稚嫩的心裏,就有些懼怕,萬一自己不漂亮了,少爺該不會就不要自己了吧!

  這麼一想,她又憂心忡忡,乖乖吃了起來。

  作為雲山城最高檔的酒樓,裏面的菜肴,自是味道鮮美,口舌生香,主僕兩人吃的很是暢快。

  正當程小炎吃的很舒服時,兩個人在他們這一桌坐了下來。

  程小炎眼睛都不抬:「這兒不歡迎你們。」

  青青一看,則是嚇了一跳,其中一個正是程子風,另外一個是跟他一起的華服青年。

  他們來幹甚麼?

  不會又是要謀害少爺吧!

  青青擔心的緊,生怕他們立即出手。

  萬一他們出手了,少爺怎麼阻擋的了?

  這裡在酒樓之中,是禁制毆鬥的,他們不敢出手的。

  可他們要是不顧規矩,真的動手,我就擋在少爺前面,不讓他們傷害少爺!

  一息間,青青想了許多,心亂如麻。

  程子風坐了下來,帶着笑意:「小炎,你這話可不對,我們是同族,血脈相連,你怎麼一開口就趕人呢!」

  忽而,程子風又看了一眼青青,喝道:「青青,你是什麼身份,一個卑賤僕從,居然跟主人同桌吃喝,我程府規矩何在?」

  這程子風,擺起了主人的架子。

  青青被他斥責的一愣一愣的,很是委屈。

  「還不起身跪下來伺候?」程子風又喝道。

  「你要是來發號施令,彰顯權威,我勸你趁早離開,別給臉不要臉!」

  程小炎對他也沒好脾氣,自己都沒把青青當僕從,看做親人一般,他倒好了,一上來就大聲喝罵,真當自己是根蒜了!

  「程小炎,我這是好心替你說話,像這些卑賤的奴婢,你要是不給些顏色,遲早有一天,他們會爬到你頭上。」程子風並未發怒,而是好心勸告。

  「你可以滾了。」

  程小炎聲音愈來愈寒。

  「不識好人心。」程子風起身離開,剛走出沒兩步,便回過頭來,「對了,我過來是要告訴你,在恆沙街的木府寶器庫,剛打造出了幾樣好玩的兵器。你若自詡算個武者,可以來看看。」

  「當然,你要是認為自己是個武道廢材,一輩子都沒有資格擁有好的兵器,不來也沒關係。」程子風哂笑道。

  「我很期待大名鼎鼎程小炎少主的到來,我有幾件好兵器,留着等你來。」這時,程子宇旁邊的木愷補充了一句。

  程小炎眼眸微微一凜,難怪程子風一過來就變了人一樣,看來他還以為自己是以前那個痴傻的傢伙,故意說些恭維,還有激將的話,來誘使自己過去。

  然後,他們設下計謀,坑害自己。就像是進入骨魔山脈那次。

  可惜自己已不是傻子了,不會再中他們的計!

  不過,過去玩一玩,逗一逗他們,倒是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