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開局覺醒神魔禁區
開局覺醒神魔禁區 連載中

開局覺醒神魔禁區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忘川無涯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南宮離嫣 奇幻玄幻 方嘯

【系統+無敵+爽文+玄幻+搞笑+女帝+高武】 方嘯穿越到了異世,覺醒系統本命天賦--神魔禁區 凡吾所至,皆為主宰 任你是諸天神魔還是莽荒大妖,在這裡,通通都 得跪着 上線天機系統 「知天命,斷天機,橫推萬古,演化諸天…」 …… 方嘯:「美女,你有血光之災」 某女:「你才有血光之災,你全家都有血光之災」 方嘯:「……」 系統:「宿主,友情提示,請勿貪戀美色,美色只會影響你拔劍的速度」 方嘯:「所以,我決定…不拔劍」 系統:「雖然我不是人,但你是真的狗」 …… 這裡有扮豬吃虎,有裝嗶打臉,有猥瑣發育,有搞笑熱血,有愛恨情仇…… 這裡是傳奇的開始展開

《開局覺醒神魔禁區》章節試讀:

第7章 淮南王世子


眾人此刻也都覺得方嘯整個人的氣勢瞬間發生了變化,雖然他站在那裡還是沒有絲毫元力波動,但卻給人一種神秘莫測的感覺

「雲老你退下吧,既然屠兄要找我切磋,那我答應了」

「我就站這裡,屠兄,你過來打我吧」方嘯一臉欠欠的表情

「你?」

看不起我是不是,好,那我就讓你哭,小刀聖握緊了拳頭

然而他一走進方嘯十來米的範圍,瞬間整個人就不好了,我的元力呢,他覺察到不對扭頭就要往回退

等退到遠處再用刀罡遠距離攻擊,他已經想好了對策

「屠兄,來了怎麼又急着回去呢」

方嘯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然後小刀聖就看到方嘯朝着他伸出了食指,「囚天指」

一股宏大的天地之力突兀的就作用在了他的身上,時間空間都似乎靜止了

小刀聖差點都嚇尿了

調動天地之力?尼瑪,這是人嗎,這可是神通才有的力量

而神通是聖階和神級高手才能施展的

對手太強,自己作為神州九小聖竟然毫無還手之力,小刀聖內心湧起一股深深的挫敗感

最終還是方嘯主動解除了禁錮

屠玉龍低下了頭「我…我輸了」

而方嘯也在人群議論中離開

很快輿論就炒了起來,小刀聖不敵神秘青年一指,小刀聖對戰神秘青年慘敗,神秘青年與小刀聖不得不說的故事……

方嘯此刻想哭的心都有了

「這他媽誰幹的」

只見他拿着一份刊物,刊物標題「到底是道德的淪喪還是人性的扭曲,神秘青年究竟是男是女之終極解密」刊物的一整個版面都是畫著方嘯做着當初那個搔首弄姿的動作

系統,我跟你沒完

穆親王府

離嫣郡主正百無聊賴的躺在躺椅上

「小翠,最近可有什麼熱鬧的事情?」

旁邊一個侍女想了想「好像是小刀聖挑戰一個神秘青年,大敗」

「哦?屠玉龍竟然敗了?那倒是稀奇,那神秘青年什麼來頭?」南宮離嫣來了興緻

「不知道,好多人都在查,可是沒有結果,只知道他好像是從天明森林出來的」侍女答道

「天明森林?」南宮離嫣不知為何忽然想到了那個讓她恨的牙痒痒的男子

「哦,對了,有幾份關於他的期刊,我馬上給您拿過來」

侍女很快回來了,然後她就看到自家郡主盯着期刊封面看了許久,接着轟然大笑起來,前仰後合「哈哈哈,活該」

方嘯這時候猛打了兩個噴嚏,「奇怪,誰在想我」

……

南宮離嫣還在笑個不停,直到又有侍衛前來稟報

「報告郡主,淮南王世子來了,王爺叫您過去」

「嗯?淮南王世子?」南宮離嫣疑惑,他這個時候來幹什麼

淮南王作為大衍皇朝唯一的異姓王,封地千里,手握八十萬重兵鎮守東南,可謂權柄滔天

平時幾乎都在自己的封地當中,和穆親王府素來接觸的並不多,南宮離嫣對這個世子更是從未見過

「知道了,我一會兒就去」

侍衛領命離去

沒多久,南宮離嫣忽然坐起身子,似乎是想起了什麼,呼喊道「小翠」

「郡主,奴婢在」

南宮離嫣開口「我記得你老家是灤平是吧」

「是的」侍女點頭

「灤平屬於淮南王領地,那你對淮南王世子了解么」南宮離嫣繼續道

「啟稟郡主,淮南王世子秦嘯天,今年二十,是難得的練武奇才…」

侍女還在不停講着,然而南宮離嫣已經完全聽不進去

她嘴裏不停喃喃着「秦嘯天,秦嘯天,不可能,怎麼會呢,一定是巧合」

她想起了方嘯曾經給過的告誡「遠離一個叫秦嘯天的人」

「難道真有血光之災?」

「切,我才不信」

方嘯這幾天在黎城租了個庭院,畢竟去哪都帶着個白玉棺材實在太過惹眼而且也不安全

平時他每天都會出去溜達溜達,隨便給人相個面啥的,收穫一波積分

黎城西南的貧民區,就是他選擇的地方

此時在一個狹小的巷子里,方嘯大大咧咧的翹着二郎腿坐在一張寫着「相」字的破布攤位前

「方嘯哥哥,你快給花大媽看看,她孫女一年前走丟了」一個七八歲的小女孩拉着一個老嫗走了過來

「哎,妞妞來了,我看看,快坐」方嘯連忙招呼老嫗坐下

這幾天他已經和這裡的一些人熟絡了起來,小女孩就是他第一天的一個客人

老嫗看起來五十多歲,但是臉上布滿了皺紋,她熱切的看着方嘯,手顫顫巍巍的從衣服領口拿出一小撮銅幣

「大媽,使不得,錢多了,但行好事,只需一文,其餘您收着」方嘯伸手阻止,「您且坐好就行」

天機神眸發動,很快方嘯就找到了想要的答案,他深吸口氣

「您叫花喜鳳,今年五十三歲,老伴十一年前重病去世,兒子和兒媳五年前出海遭遇沉船,雙雙溺亡,只留下唯一的小孫女也於一年前走丟」

方嘯說到這裡老嫗已經泣不成聲

「不過大媽您不用擔心,您孫女還活着,甚至不止您孫女,您兒子兒媳也都還在」

「你說什麼?」花大媽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激動的抓住方嘯的手「大…大師,是真的嘛」

方嘯點點頭「放心,吉人自有天相,您兒子兒媳當年沉船,被海浪衝到了一座小島上,三個月後他們就回來了,至於您的孫女則是被城東劉家認養,過的也還不錯,我給您寫個地址,您可以去看看」

「謝謝,謝謝」花大媽連連感謝

「叮,積分+5」

「大師,您能不能給我看看」又一個三十多歲婦女走上前來

「可以,那這位嫂嫂是要算哪方面啊」方嘯不急不慢開口

「大師,你給我看一下我未來能否要上孩子,我都成親五六年了都不行」

方嘯觀察了片刻

「問題不在於你,而在你的夫君身上」

「我夫君?」女子訝異

「沒錯,五年前他去煙柳巷尋歡,不幸染上惡疾,那方面出了問題」方嘯解釋

「不過你也無需過分擔心,你並非無後之人,該來的總會來,無非早晚」

「大師,你是說?可是…可是你說我夫君不是不能生嘛」女子不解

「天機如此,還需你慢慢參悟」方嘯接着道

「不必執着於一棵樹,也許那並不是你的良棲」

女子丟下一枚銅幣,失魂落魄的走了

「叮,積分+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