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穿越王者大陸,我有兩個金手指
穿越王者大陸,我有兩個金手指 連載中

穿越王者大陸,我有兩個金手指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純三無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李尋歡 李晟 遊戲動漫

穿越王者大陸,李晟成了伽羅的弟弟,就在他思考着該怎麼保護玉城關時,卻收到了來自聊天群的邀請,能告可誰訴他,為什麼他去吃一頓飯的功夫,群主就暴斃了?就當李晟因繼任群主而沾沾自喜時,他的另一個系統也覺醒了…展開

《穿越王者大陸,我有兩個金手指》章節試讀:

第3章 我就吃了個飯


待徐元的故事講完,所有群員都有些意猶未盡。

李尋歡:「林道長,群主每次窺視天機,都會受到天道的反噬,我們承了群主的情,也要簡單的回報一下群主。」

霞之丘詩羽:「李叔叔說的沒錯,我們得到了群主的幫助,也要對群主表達感謝。」

沒有等徐元主動索要報酬,就有人為徐元說話。

倒不是出於什麼舔狗的思想,只是他們覺得這種事情應該支付報酬罷了。

林九:「…謝謝。」

林九有些無語,又不是他要求的,他都沒有反應過來,這個徐元就開始說了起來,再加上他也感興趣,就沒有制止。

但現在林九身上也沒有什麼靈物,只能說一聲謝謝。

李晟:「看林道長這摳巴巴的樣子,學學李兄,給群主發個紅包啊,我剛才看了群公告,沒有什麼是比一個紅包更實惠的東西。」

李晟看熱鬧不嫌事大,和大家一起迫害着林九。

可能是他喝大了吧。

林九:「可我身上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

林九一陣窘迫,他以前還不覺得貧窮有什麼不好,可是當他什麼東西都拿不出來的時候,才知道窮人的難受。

次元主宰·徐元:「不打緊,都說了我們是一家人,紅包什麼的就算了,林道長以後碰見什麼有趣的東西,送我一點就行。」

徐元臉色有些不好看,他說了那麼久,林九卻準備什麼都不給,讓他心裏憋着火氣。

無論是茅山的心法還是一些法器,他都能用,但林九竟然一樣都不願意出。

徐元當初看電影的時候,就覺得林九摳門,現在更是堅定了他的想法。

其實徐元錯怪林九了,林九剛降服了一隻棘手的鬼物,身上的符咒已經被用完,剩下的八卦鏡和桃木劍都是他吃飯的傢伙,怎麼能輕易的送出去。

李晟:「像群主這種境界的人,不會在意你物品的好壞,你送一件你們世界的特色物品,或者你認為意義非凡的東西就行。」

看到徐元看似無所謂,實則軟中帶硬的話,李晟撓了撓頭,他也發現了他剛才逼迫林九有些不好。

無論從哪一方面來說,林九都是一個大善人,當之無愧的茅山道長。

被李晟這麼一提醒,林九細細的沉吟了一番,特色物品?意義非凡?

不知怎麼的,林九就把目光投向了自己手上裝着猛鬼的罈子。

也不知道是怎樣的鬼使神差,林九把手上的罈子裝在了紅包里。

『林九發了個全體紅包,快去搶吧』

看到紅包,李晟下意識的就想去搶,但反應過來,李晟硬是止住了自己搶紅包的**。

這是林九的心意,他不能做出這麼不道德的事情。

就在這時,李晟聽到了敲門聲,放下聊天群的事情,李晟趕去開門。

『次元主宰·徐元搶到了林九的紅包』

看到紅包已經被搶,林九默默的把想發送的消息撤了回來。

次元主宰這個名頭聽起來大的嚇人,應該不會在意一隻鬼物的吧,應該不會吧。

現在林九手上能稱得上特色的,也只有這隻剛捉到的厲鬼。

靠在沙發上,徐元饒有興趣的提取出了紅包中的物品。

「怎麼是一個罈子,罈子裏面是什麼?以林九的身份,應該不會送什麼泡菜壇過來,也沒多大可能是酒,那麼…是林九自製的靈藥?」

猜測着罈子里的東西,徐元將壇蓋揭了開來。

「鬼…,怎麼是鬼?」看着自己身前臉色青腫的鬼物,徐元怕的聲音都在打顫。

該死的,林九為什麼會給他發一隻鬼過來!

看着張牙舞爪的厲鬼,徐元來不及多想,從袖口中抖出一柄柳葉飛刀。

犀利的飛刀射出,徑直從鬼物身上穿過,帶着徐元意志的飛刀讓鬼物的靈體變得虛幻了一點。

但也僅僅是這樣。

以徐元當前的實力,只能發出這樣的三支飛刀。

要是換成李尋歡來,絕對可以以他巔峰時的精神意志,將這隻厲鬼誅殺,而徐元…還差得遠。

「啊,不要過來,不要過來啊,林九,我***」

隨着第三支飛刀的射出,徐元徹底絕望了。

嗷~嗷~嗷~

發出一陣尖銳的咆哮,鬼物沖向了徐元。

頃刻之間,小小的客廳之中血肉飛濺。

一天之後,當這個世界的執法隊趕到時,有人在檔案上寫下這麼一句話~

「無業青年徐元,在靈啟紀七十一年,被厲鬼殺死,享年二十三歲,目前該鬼物已被執法者擊斃。」

……

對於這一切,李晟並不知情,他不會料到,只是去開一個門的功夫,群主竟然就犧牲了。

「請…」打開房門,李晟剛想說一句請進的,但看見門外巧笑嫣然的美麗女孩時,卻讓他腦袋空了一下。

母胎solo二十年,李晟從沒有談戀愛的經驗。

要這個女孩只是漂亮就算了,李晟還能忍,可對他笑的這麼甜蜜是幾個意思?

是不是想勾引他?

李晟可以肯定的說,要是他能堅持三秒,明天的太陽就可以打西邊出來了。

「呀,這麼盯着我幹什麼,我臉上有髒東西嗎?」女孩將自己的劉海扶了扶,露出額頭的一枚太陽印記。

「沒有沒有,很乾凈。」李晟不自覺的抹了把口水。

「那你還愣着,趕緊給我搬東西!」伽羅沒好氣的白了李晟一眼。

剛才喝了那麼多酒,李晟都沒有醉,可他卻要在這一眼中沉淪,女孩的眼睛實在太乾淨了。

可能是前身留下的抗性,讓李晟硬是將自己的思緒拉回了正途。

往外面看了眼,李晟發現外面還有一輛馬車,馬車上的幾個箱子,應該就是女孩要搬的東西吧。

走到馬車邊,李晟一手一個,將木箱抱了起來,箱子裏面放的應該是書,一個箱子有一百多斤重,也幸虧李晟這一世的身體素質強大,輕易的就搬了起來。

他覺得女孩應該和前身很熟,在他搬東西的時候,女孩就自顧自的去院子里洗漱了。

當伽羅洗漱完成,李晟也把三個大箱子搬了進來。

「院子里酒味很濃,還有兩個酒罈,在我沒在的這幾天,你到底喝了多少酒?」拍去身上的塵土,伽羅就來到了李晟面前。

她本來想揪李晟耳朵的,但她發現,不知不覺間,這個大男孩已經比她高了一頭有餘,她很難夠到李晟的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