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一晚情深:席少的心尖寵
一晚情深:席少的心尖寵 連載中

一晚情深:席少的心尖寵

來源:海讀書盟 作者:陸悠然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晉行磊 現代言情 陸悠然

全江城的人都知道,得罪誰都不能得罪陸悠然
前有狼,後有虎
陸悠然面色憂愁的站在席先生面前,「席先生,你是不是對我認真的?」席先生眸中含笑,笑中帶冷,「我什麼都做了,你就跟我說這個?」 ————23歲的陸悠然,為了恩情把自己賣了……24的她,衣衫不整的被席南山堵在電梯里,「怎麼,嫁我這麼委屈?」「對……」不起
席南山低頭,吻上她的唇…………一場意外,揭開一段往事,望着面前噙着笑意的男人,陸悠然冷笑,「這樣很好玩是嗎?」一場蓄謀的重逢,是誰在吟誦,「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
展開

《一晚情深:席少的心尖寵》章節試讀:

007 后座的男人。


  「行磊,別胡說八道,我相信然然不是這種人。」
晉建軍不悅的看了眼自己孫子,然後看着陸悠然的神情,是長輩對後輩的關懷,「然然,跟爺爺說說,事情是怎麼樣的?
是不是有人陷害了你?」
  陸悠然拽緊懷裡的花束,花的香味在呼吸間流竄,帶着些熟悉感……   搖了搖頭,陸悠然跪在晉建軍面前,聲音黯啞「爺爺,對不起。」
  「晉行磊!」
晉建軍冷聲一喝,「這件事情是不是你搞的鬼?」
  「爺爺,是真的,是真的我跟別人結婚了。」
陸悠然垂着眸,內心翻山倒海般,沒料到到現在,爺爺都不願意相信她結婚的事實。
  「離了。」
  晉建軍不容反抗的語氣,「行磊跟你姐姐有了孩子,算是對不起你;你跟別人結婚,離婚後,你們誰都不欠誰,還繼續一起生活。」
  晉建軍誰都不看,站在客廳中間位置,氣勢磅礴。
  晉行磊臉色難看到極點,都到了這個時候,他沒想到爺爺竟然還堅持讓她娶陸悠然這破/鞋,當他垃圾加收站?
  「今天到此為止,事情突然,訂婚推遲一個月,相信那個時候,該處理的都處理好了,爺爺累了。」
晉建軍擺了擺手,往書房走去。
  「爺爺。」
陸悠然急忙叫住他,「爺爺,我跟晉行磊沒有感情了,而且,我愛我的先生,我沒有想離婚。」
  書房的門被重重關上,陸悠然的話隔絕在外……   她轉頭看着晉行磊,「我知道,你也不想跟我訂婚,既然你愛的是陸自在,晉行磊,我祝福你們。」
  「我的事,何時需要你管?」
晉行磊盯着陸悠然懷裡的花,眼裡的冷意更加駭人,「自始自終,我都討厭你,每一分每一秒。」
  閉了閉眼,陸悠然不想再跟他在這個話題上浪費時間,「事情我已經跟爺爺坦白了,該說的,我都說了。」
  說完,拿着手裡的花,踩着高跟鞋往外走去……前面晉行磊的母親井雪華突然伸出腳一絆,陸悠然直直的摔倒在地。
  膝蓋磕到水泥板上,破了皮,出了血。
  她冷冷的看着裝無事的井雪華,最終什麼都沒有說,出開了晉家。
  連老天都跟她作對,明明掛着空車的的士,卻像沒有看到她在招手,唰的一聲從身邊駛過,已經等了半小時車了。
  「陸小姐?」
一輛白色的路虎停在旁邊,熟悉的男人聲音讓陸悠然打了個激靈,禮貌的打了聲招呼,「婁先生。」
  因為工作原因,跟婁夕臣有過幾次接觸,蠻好相處的人。
  婁夕臣看着陸悠然的膝蓋,乾枯的血跡沾在上面,眼睛有些腫,好像哭了,「你去哪裡?
要不要捎你一程?」
  「順路嗎?」
她不想再呆在這裡。
  「順,當然順。」
婁夕臣拉開后座的門,「上車吧,現在這個時間點的士交班,基本打不到車。」
  原來是這樣……   陸悠然感激的道謝,剛彎下腰,一隻腳踏上車,人就僵在了那裡。
  她不知道,后座竟然還坐着一個男人。
  男人靠在那,瞌着眼,菲薄的唇輕抿着,英俊的側臉仿若一座沉寂千年的雕塑,輪廓線條剛毅而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