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穿越漢末之吾乃漢室宗親
穿越漢末之吾乃漢室宗親 連載中

穿越漢末之吾乃漢室宗親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不羈風雷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不羈風雷 軍事歷史 劉文浩

燕京大學大二學生劉文浩,穿越漢末靈帝時期光和四年
成為漢景帝之子,西漢魯恭王劉余的第十二代孫
卻因為這具身體原來的主人太敗家了
十四歲的時候家裡僅剩下二十畝水田和一座祖宅
但劉文浩穿越來了,還自帶:亂世爭霸系統
怎麼能像以前那樣敗家,而且還要應對即將爆發的黃巾軍起義
簽到獲得:家戶人口、白酒蒸餾法、細鹽提煉法、琉璃製法、造紙術、活字印刷術、騸豬養殖法、水泥製法、實心頁岩磚燒製法、蔗糖製法、高產玉米種子、高產稻米種子、高產紅薯種子和高產小麥種子,實現豐收了才能獲得人民的擁戴
於是乎: 曹老闆:生子當如劉陽民(劉文浩,字:陽民)
劉大耳朵:我還沒開始實現心中的抱負,我不甘心啊! 孫老闆:我願做劉文浩麾下一小卒
董大胖子:這個劉陽民,簡直不當人子
展開

《穿越漢末之吾乃漢室宗親》章節試讀:

第5章 開始釀酒——下


劉文浩跟着那個衙役來到前廳,就看到一位中等身材、約莫五十歲、身着官服的胖子坐在廳中等着自己。

劉文浩走進前廳,對着那名官員俯身行禮道:「草民劉文浩,拜見郡守大人。」

那名官員看着劉文浩來了,立刻笑着起身道:「劉公子不必如此多禮,你家乃是漢室宗親。就不用對下官,如此多禮了。」

「來、來、來,快請坐。」

官員招呼着劉文浩坐下,再次笑着開口道:「下官王獒,到任豫章近三年。一直沒有去劉公子府上拜訪,真是下官的不對。」

劉文浩聽出這話是王獒在跟自己假客氣,但還是陪着笑說道:「哪裡、哪裡,王郡守日理萬機辛苦的很。」

「至於其他的都是些小事,沒必要在意的。」

聽到劉文浩這麼說,王獒在內心裏開始有點高看他幾分了。

劉文浩轉頭示意郭喜把禮物奉上,然後笑着對王獒說道:「王郡守,此次小子來訪。是有一個大買賣想要和郡守商量,不知可否啊?」

王獒一聽劉文浩這麼說,心下雖有些懷疑。但還是屏退了左右伺候的人,打算聽聽劉文浩說的是什麼大買賣。

劉文浩見到郭喜跟着郡守府的人,都退到了二十步外。

立刻笑着說道:「王大人,不瞞您說。小子準備自己釀酒,然後做賣酒的生意。」

「我釀的酒在當今天下,絕對是一等一的好酒。只要拿出來,必定能大熱賣。」

「可現在就是缺一個可靠的盟友,小子在家裡思來想去。最後認為,在咱們豫章郡。屬您王大人最是可靠,因此小子今天就冒昧來訪了。」

一旁的王獒一聽劉文浩這麼說,當即有點失望道:「劉公子,你不會是跟下官說笑吧。郡城裡頭賣酒的多了去了,你釀的這酒真能大賣賺錢嗎?」

見到王獒說的含蓄、不相信自己,劉文浩依舊笑眯眯的道:「王大人不相信我也沒關係,五日之後小子還會再來拜訪。」

「到時候一定帶來小子自家釀的酒,我相信屆時郡守大人一定會相信我的話。」

為官多年人老成精的王獒,知道有些話不能說的太滿。於是點頭道:「那好吧,有什麼事五日後再說吧。」

劉文浩帶着郭喜走出郡守府後,沒多大一會就找到了張靜齋。

此時的張靜齋,已經採買了整整一百兩白銀的白酒。

四輛馬車都裝滿了,全是一壇五斤裝的。

看到有這麼多的白酒,劉文浩高興了。

當即下令道:「張叔你乾的不錯,大家也都辛苦了。這就走吧,回灣水鎮去。」

日落時分眾人回到劉府,開始在劉府的側門把買來的白酒全都卸下來放進府內的後廚。

忙活完後,大家一起歡歡喜喜、熱熱鬧鬧的吃了一頓晚飯。主要是今天大家太開心了,自家少爺太大方了。

一夜無話後,劉文浩起床後第一件事就是在系統里簽到。

「叮咚,宿主完成今日的簽到。獎勵:白銀五百兩、四十貫五銖錢、三百克裝衛生紙十五包、口氣清新噴霧劑三瓶、壕麗友巧克力派十盒。」

一聽這獎勵,劉文浩整個人瞬間清醒了。

錢多少的無所謂、有沒有巧克力派吃也無所謂,那個口氣清新噴霧劑是真的好東西啊!

可以隨時保持自己口氣清新,不至於味太大熏到別人。

還有那個衛生紙,自己穿越過來這幾天。每次上衛生間,都是用的竹片進行最後的清潔。

早就已經無法忍受了,劉文浩自己就是一個講衛生的人。如今系統獎勵給自己十五包衛生紙,可算是解了自己的燃眉之急了。

劉文浩洗漱完畢後,吃了兩顆巧克力派墊墊肚子。立刻拿起一瓶口氣清新噴霧劑往自己嘴裏噴了兩下,再拿衛生紙把嘴邊的殘留物擦乾淨。

試了一下果然嘴裏無異味後,立刻高興的走出房門了。

走出房門的第一件事,就是讓周二牛拿上三百五銖錢出去採買釀酒用的工具。

等到工具齊全後,劉文浩開始帶着府內的廚子、家丁們釀造蒸餾酒。

從巳時二刻忙到午時初刻,倒了兩壇買來的白酒。終於蒸餾出約莫三斤重的新型白酒,一時間整個劉府後廚區域一陣的酒香濃郁。

府內圍觀的眾人,一聞到這白酒的酒香味。所有人都有嘗試一口的念頭,但沒有劉文浩的吩咐他們又不敢動。

劉文浩當先倒了一小杯嘗了一下,頓時嗆的齜牙咧嘴的。

按照劉文浩自己的估計,這新蒸餾出來的白酒。酒精度數起碼達到了四十七以上,比之現在的白酒好喝上數倍不止。

劉文浩看着大家都眼饞了,於是笑着道:「這酒大家一人一杯慢慢喝,別嗆着就行。」

大家得了劉文浩的吩咐,幾個府內的好酒之人立馬上前挨個倒酒喝。

結果就是,很多人都被新蒸餾出來的白酒給嗆到了。

大家一看搞出新白酒成功了,全都歡呼不已。

劉文浩等大家高興完了,立刻下令道:「大家按我說的方法繼續釀酒,直到把所有買回來的酒都蒸餾完了為止。」

府內眾人當即齊聲答應道:「是,少爺。」

一轉眼,又過了四天。

這四天時間裏,劉文浩通過簽到陸續得了不少五銖錢。這家底是肉眼可見的厚實了起來,比之前好很多了。

此外,系統還幫着劉文浩強化了一下身體。使得劉文浩現在,勉強算是有自保能力的人。

劉文浩:

性別:男

年齡:14歲

身高:146cm

臂展:153cm

體重:37公斤

武力:26

敏捷:12

智力:75

統御:30

內政:47

魅力:82

物品:白酒蒸餾法、細鹽提煉法

按照系統給的說法就是,自己那二十六點武力值。放在軍隊當中,也就是一個屯長的實力。

不過這就夠了,能勉強自保一二了。

劉文浩吃過早飯後,來到後廚這邊。

看着已經蒸餾出來的一百八十餘斤新型白酒,劉文浩莫名覺得有點心疼。要知道之前可是買回來了整整四百斤白酒作為原材料啊,可現在呢。

全都變成了新蒸餾的白酒,艾瑪…真香啊!

劉文浩看向一旁的張靜齋道:「張叔,你裝上一壇新型白酒。備好馬車、再帶上錢小六、周二牛和郭喜,隨我再去一趟郡城。」

張靜齋立刻點頭道:「是,少爺。」

不過片刻功夫,劉文浩帶着所有人啟程去了郡城。

到了郡守府後,經過衙役的通傳。劉文浩帶着張靜齋和郭喜,走進了郡守府。

還是在郡守府的前廳,王獒此時已經身穿便服等着劉文浩了。

今天到了約定的日子了,他倒要看看。這劉文浩一個黃毛小子,能搞出什麼花樣來。

劉文浩當先走進前廳,身後的張靜齋則是把帶來的酒罈放在了一旁的茶桌上。

王獒先是和劉文浩客氣了一番,然後打眼看着那罈子酒。

他是萬萬沒想到,劉文浩還真把酒給帶來了。

看着坐在主位上的王獒,劉文浩心裏美滋滋的想到。你這王胖子,一會你就知道本少爺釀出的酒有多香了。

心裏雖是這麼想,但面子上還是一臉笑呵呵的說道:「王大人,今天小子來。就是為了讓大人嘗嘗小子,新釀造的白酒。」

說完話,劉文浩也不拖泥帶水。直接將手邊的酒罈上封好的絹布打開,任由那酒香在前廳中溢散。

坐在上首位置的王獒,一聞到這酒香。立馬就被勾起了酒蟲,忍不住想要喝上幾口。

看到王獒那樣,劉文浩頓時一臉的得意。

「王大人,小子這酒香吧。您可以倒上一大碗嘗嘗,但切記要小口細品。」

聽到劉文浩這麼說,王獒當即命人取來瓷碗。自己拿起酒罈倒進碗里,隨後忍不住的灌了一口。

就這一口,把王獒嗆的齜牙咧嘴不住的咳嗽。

劉文浩當即上前,為其拍背順氣。

等了一會之後,王獒才算是緩了過來。

王獒看着碗里的酒,清澈如水不說、酒香味還十分的濃郁。

想自己乃是太原王氏的旁支,價值百金的好酒也是喝過不少了。可那些酒跟劉文浩拿來的酒相比,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想到之前劉文浩說他家的酒,只要拿出去賣。絕對是一等一的好酒。如今看來所言非虛啊!

就這樣的酒,就算是開價千金都會有人願意買的。

而一旁的劉文浩,看着王獒的神色。知道他被自己打動了,立刻笑着道:「王大人,您看現在能談一下你我雙方的合作之事了嗎?」

一聽劉文浩這麼說,王獒當即面色嚴肅道:「左右退下,前廳五十步內不許有人接近。」

郡守府內的左右隨侍,立刻領命退了下去。

而劉文浩也轉頭示意張靜齋帶着郭喜,退到前廳五十步外。

前廳內只剩下王獒和劉文浩,兩人開始了密談。

劉文浩當先開口道:「王大人,小子釀的酒。你也喝到了,想必熱賣是不成問題了吧。」

王獒頗為贊同的點頭道:「確實如此,此等美酒拿出去賣。想不賺錢都難,絕對不會虧本。」

劉文浩點了點頭道:「正是因為如此,小子提議。由王大人出地盤,小子供貨。在這郡城和周邊本郡範圍內,售賣這些美酒。」

「美酒名曰:天之藍,售價三千五百金一壇。我敢說,賣這個價格絕對是公道了。」

「但現在問題就是,如此賺錢的買賣。一定會引來他人的覬覦,這就需要王大人您和郡內周邊各縣縣令一力擔待。」

「我是這麼想的,賣酒賺的錢。咱們六四分紅,大人六、小子四。然後再從小子拿的分紅里,拿出三成分紅給各縣的縣令。」

「這樣的話,各位大人得了實惠。我們的買賣得到了保證,必能長久的經營下去。」

聽完劉文浩的話,王獒略微沉吟了一會後直接拍板道:「好,事情就這麼定了。不知這天之藍,何時開始售賣啊?」

劉文浩想了想後道:「售賣的話倒是不急,小子那裡目前還沒有形成規模量產。還需等一些時日,但是可以先拿出三十五壇出來拍賣。」

王獒一聽這話,疑惑道:「拍賣,這是何意啊?」

劉文浩當即解釋道:「所謂拍賣,就是拿出物品。定一個基礎價格,然後所有人競價購買。價格最高者,就可以把酒買走。」

「而且是當場財貨兩清、互不相欠,這就是拍賣。」

王獒細品了一下後道,面帶喜色道:「這個主意好啊,用拍賣得來的錢。再拿去擴大釀酒規模,那接下來我們就可以開店賣酒了。」

劉文浩笑着點頭道:「正是如此啊大人,以小子看。拍賣就定在十天後,我趁着這段時間再多釀一些酒出來。」

「到時候,每一個進入拍賣會場的人。都能免費品嘗一碗,這樣更能刺激參會人員花大價錢買下這些酒。」

「還有就是大人不需要親自出面。找個代言人就好。至於邀請什麼人,那必須得是我們豫章郡內有頭有臉的大人物。」

王獒也是點頭贊同道:「沒錯、沒錯,如此美酒只有那些富商大戶才買的起。」

「劉公子且請回去準備,十天後就在城內的百花樓舉辦美酒的拍賣會。」

劉文浩站起身點頭道:「好的,那麼劉大人。我們十天後見,到時候所得收益我們也是六四分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