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絕密檔案·盟特卡馮列傳
絕密檔案·盟特卡馮列傳 連載中

絕密檔案·盟特卡馮列傳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風間游少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洛冰雅 盟特·卡馮 都市小說

這是一份來自新城的絕密檔案,其中記錄了一位名叫盟特·卡馮的士兵,在第二次世紀大爆炸前後的精彩故事,作為名將之後,與神秘少女的相遇,與殺父仇人的對決,與至交好友的決裂,與相愛之人的訣別……需要注意的是,其中的記載只限於他個人的經歷,如果要了解全部的來龍去脈,可能還需要通過一些別的手段……展開

《絕密檔案·盟特卡馮列傳》章節試讀:

第2章 石林


世歷375年11月1日,6時30分,前往邊境的途中

「好啦,跟你開個玩笑嘛。」看着卡馮越發難看的臉色,洛冰雅也稍微收斂了笑顏,慢慢正色道,「我的父親是新城最頂尖的工程師,二十年前也曾作為技術顧問支援過西部,與你父親應該算是同袍,我雖然是在世紀村長大,但卻是出生在西部,也算是半個本地人吧,與你還頗有淵源呢。」

「接近你也沒有什麼企圖,我的實力你也看到啦,這最多算是英雄之間的惺惺相惜嘛。」

這番說辭顯然不能打發了卡馮,但還沒等卡馮再說什麼,一個梳着一頭黃毛,扎一紅色頭帶的男學員搶先接過了話茬:「那可不是,跟這傢伙同班三年,可從來沒見他遇到過對手,如今你一來,他立馬就癟了,可不是英雄嘛!」

他一說完,引得車廂內其他學員都笑了起來,車廂里緊張的氛圍,瞬間輕鬆了不少。

說話的人名叫馬克。學院里流傳過一句話:年級之中以一班為優,學員之中則以馬克為優,馬克可以說是除卡馮之外綜合實力最強的學員了,在洛冰雅出現之前,一直是馬克和卡馮針尖對麥芒,雖不能勝他,卻也不至於被碾壓,所以在年級之中還是說得上話的。

「是啊是啊,你來了之後可給我們大伙兒出了口氣呢!」坐在洛冰雅另一側的女學員道,「這傢伙仗着自己的實力,誰都沒放在眼裡,還是你厲害,能引他主動來搭訕。」

「阿尼,你就別戳穿他了,他可足足憋了兩個月,就等這機會呢!」

此言一出,全車人看卡馮的眼神都變得怪異起來,卡馮臉上青一陣紅一陣,索性別過頭去,不再理睬他們的調侃。看這架勢,估計是別想再問出點什麼了。

笑過之後,大家也漸漸平靜了下來,恢復到了之前三三兩兩的聊天之中,只是氣氛比起剛才,要更輕鬆一些了。

世歷375年11月4日,6時30分,西部石林公路

車隊一連開了三天,距離邊境已不到一天的車程,周圍不時地能夠聽到槍炮的聲響,到了這裡,所有人的神經都開始緊繃起來,因為保不齊哪顆炮彈,會飛到車隊的附近。

根據在學院的演練安排,此時卡馮、洛冰雅、馬克、阿尼以及霍克五人在車頂的炮台處進行警戒,其他學員則在車廂內,準備好自己的武器,隨時待命。

阿尼和霍克是一班有名的炮手,不論是機槍塔還是炮台,他們都能熟練操作與運用,並且精度極高,在這方面,卡馮都不一定能勝過這二人。

「到時候看見什麼可疑的物體,就直接炸碎他們!大天才,你那裡可要盯緊了!」

幸運的是,這一路上都沒有遇到什麼危險情況,車隊順利地駛入了入邊境的最後一道關口:石林。

石林是進入邊境地區的關口城鎮之一,車隊可以在這裡得到一些物資補給,但他們依舊不能放鬆警惕,那些徘徊在無法地帶的暴徒,之前可沒少吃薩爾駐守學員的虧,他們為了報復薩爾而埋伏在這裡阻截新兵的可能性,還是要防一下的。

同日,7時整,石林補給站

在武裝運輸車獲取補給的時候,學員們也難得的下地活動一下,一連四天都在車裡度過,也實在是憋得慌。

不過也不能放鬆過頭,這裡太靠近邊境,石林里的人什麼樣的都有,你根本不知道遇見的會是熱情的西部人民,還是「熱情」的殺手。

卡馮五人也跳下運輸車,稍微活動一下筋骨。石林並不大,但卻五臟俱全,在補給站的周圍,飯館、酒吧、**室、商店啥的應有盡有。出發前教官並沒有叮囑說不能去那些地方,你只要夠本事能活着出來,又為何要怕進去呢?

活動時間有一個小時,一小時後依舊是在補給站匯合,準備出發。

「天才,我們去哪兒逛逛?」馬克點起一支香煙,平時在學院里可不允許抽煙,他也只能在外面的時候才能過過癮,「你的話應該不會害怕的吧。」

卡馮並不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以前破格參與作戰任務的時候也到過其他的關口城鎮。這裡雖然魚龍混雜,但好歹也是在保護區的範圍之內,有西部軍作為威懾,一般人不敢搞什麼花活。

「那我們去吃點東西吧。」阿尼提議道,「吃了四天軍糧了,估計晚上就能到達鬼門關,在那之前吃頓好的,不過分吧。」

「不行,食物里做手腳太簡單了,我們又都穿着薩爾的制服,萬一碰到那些想要報復學院的瘋子,戰場都還沒到呢人就先沒了,豈不笑話!」霍克立刻否決了阿尼的提議。

阿尼白了霍克一眼,轉身挽起了洛冰雅的胳膊,道:「那冰雅姐姐想去哪裡呢?」

洛冰雅擺了擺手道:「這附近也沒有我想逛的,不如就隨便走走吧,不要離車隊太遠。」

卡馮不吱聲,馬克說想去看看車,就拉着霍克一起朝另一邊走了,要他一個人陪着兩個女孩子逛街?還是算了吧。

「走嘛,萬一遇上什麼事情,還得靠你來保護我們呢。」阿尼道。

同日,8時10分,石林補給站

運輸車很快就完成了補給,不過,到達了規定時間,卻只回來了八成的學員,車隊十五分鐘後就要準時出發了,現在還剩最後五分鐘。

「趕緊聯繫他們歸隊!當這裡是哪裡,遊樂園嗎?都**是來玩的嗎?!」車隊的總指揮怒罵道。

一班也少了人,馬克和霍克沒有回來。

卡馮等人輪番呼叫二人,只是回應他們的都是無人應答的提示音,這兩人都是時間觀念極強的人,一般來講是不會出現這種問題的。

除非,他們出了什麼意外。

「轟!」一聲巨響,從卡馮等人的側邊傳來,巨大的衝擊波將車頂的三人全部吹飛了出去,龐大的運輸車都被掀了起來,車廂的側面凹下去了一大塊,並有大大小小的碎片穿透了進去。

二班的車,炸了。

「車裡有炸彈,趕快下車!」

緊接着四班的車也炸了,四班的學員甚至都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其他班的學員見狀,也不管到底是什麼情況了,趕緊跳下運輸車,迅速向遠處撤離。

爆炸聲不斷地從車隊各處傳來,但凡他們的反應再慢一點,可能迎來的,就是全軍覆沒的結局。

十二班、八班、二十班、十六班……一共十二輛運輸車發生了爆炸,原本只有八成的學員,瞬間又犧牲了三成,還有很多被炸飛出來的碎片波及,受傷程度各異。

一切來得都太突然了,所有人都沒有一絲準備,望着被血染紅的地面以及熊熊燃燒的烈火,倖存者的眼中只有驚恐。

卡馮漸漸恢復了意識,吃力的撐起身體,額頭上被划出一條很長的傷口,鮮血順着臉頰流了下來。他的耳朵還聽不見聲音,腦袋裡全都是剛才爆炸的轟鳴聲,良久,才略有好轉。

「卡馮……沒事吧……卡馮!」終於,卡馮能夠聽到一些別的聲音了,這是阿尼的聲音。

「你沒事吧。」阿尼慢慢攙扶起卡馮。

「我……還好,你呢?」卡馮看了看阿尼,阿尼額頭也被撞破了,臉上都是血,而且身上還有幾處被碎片划出的傷口,將制服都染成了紅色。

阿尼艱難的笑了一下,道:「我還好,就是有點疼。」

卡馮突然想到了什麼:「洛冰雅呢?」

「我在這裡。」洛冰雅的聲音從兩人後面傳來,「一點小傷而已,不礙事。」

洛冰雅身上倒沒有什麼明顯的傷口,雖然衣服多處有破損,但都只是些擦傷,「我可能運氣比較好吧。」

他們的運氣實在是好,這種能夠將運輸車炸碎的炸彈就在他們旁邊爆炸,幸好他們是被掀飛了出去,又有一班的車擋了一下,不然沒被炸死,也難保不被飛出的碎片紮成刺蝟。外面在統計傷亡情況,三人互相攙扶着,和大部隊成功匯合。

此次遇襲,最終導致103人死亡,82人失蹤,156人受傷,損傷可謂是慘重。

同日,10時45分,石林醫療站

駐紮在石林的西部軍很快就趕到了現場,了解了事情的經過後,立即派人去尋找失蹤的學員,爆炸現場也快速做了處理,只是這些犧牲學員的追悼會,只能等回了學院才能舉辦了,剩下的倖存者,還需要繼續趕赴邊境,完成學業。

武裝運輸車被摧毀了大半,剩下的也很難再投入使用,考慮到後續的安全性,最終西部軍派來了幾輛卡車,應該夠運送剩下的學員進入邊境。

而在出發之前,得先幫助受傷的學員處理傷口才行,於是在西部軍的護送下,倖存的學員們都轉移到了最近的一處石林醫療站之中。

「真沒想到,還沒到邊境,就碰到這樣規模的襲擊,那要真到了邊境,會怎麼樣啊……」阿尼在包紮傷口的時候還是心有餘悸,雙手仍在不停的顫抖。

「我們應該想到的。」卡馮的狀態要稍微好一些,「如果我們能更小心一些,更謹慎一些,這一切都不會發生。」

「那些炸彈到底是怎麼安裝到我們車上的呢,補給站的人員應該都是學院的人才對啊,馬克也失蹤了,還有那個死霍克,這種時候他居然不在……」阿尼靠着洛冰雅的肩膀,眼角泛着點點淚花,但她知道自己是一名戰士,所以強忍着沒讓眼淚流下來。

「多半是趁我們離開的時候動的手腳。」卡馮簡單包紮了一下額頭上的傷口,傷口不算太深,但估計還是會留下疤痕。「我感覺這事沒那麼簡單,這兩天都不能放鬆警惕。」

洛冰雅輕輕摟着阿尼,安撫道:「放心吧,有卡馮那樣的實力戰將在,絕對不會再讓我們受傷的,馬克和霍克也都不是軟柿子,他們一定會沒事的。」阿尼聽完點了點頭,她畢竟也只是個十七歲的孩子,第一次面對這種場景,會感到不安也很正常。

卡馮怔怔地看着洛冰雅,洛冰雅摟着顫抖的阿尼,眼眸之中全是溫柔之色,不知道為何,卡馮心中對洛冰雅的戒備之心突然產生了動搖,似乎是在慢慢化解的樣子。

洛冰雅也感覺到了卡馮的目光,她也望向了卡馮,笑道:「那樣盯着我幹嘛,你也想要抱抱嗎?」

「咳……」卡馮小臉一紅,一時語塞,只好別過頭去,不再接觸洛冰雅的目光。洛冰雅突然問道:「你能保護好我們的,對吧?」

卡馮沒有回答,他心裏其實也有些打鼓,畢竟和邊境比起來,他之前參與的戰鬥都不算什麼。不過如今都已經走到這一步了,他除了去面對之外,也別無他法了。

「我要去找馬克和霍克。」突然,卡馮開口道。

阿尼一驚,道:「你?就你一個人嗎?你知道他們在哪裡嗎?」

卡馮看了一眼阿尼,道:「我不知道,但我想去試試。」

「大家受的傷都不輕,這兩天估計是走不了了,放心吧,我會趕在你們出發前,找到他們,並把他們帶回來的。」

阿尼搖了搖頭,道:「不行,你不能一個人去,要去我們大家一起去!」

「一起去目標就太大了。」卡馮說著,迅速脫掉了學院的制服,只保留戰術背心,並從口袋中取出了一條護額,護額的面上還有着兩條相互平行的劃痕。

「這是……」洛冰雅問道。

「這是我父親的遺物,希望它能夠保佑我行動順利。」卡馮將護額帶上,護額正好遮住了頭上的繃帶,此時如果有認識他父親的人在場,一定會驚奇的發現,此時的卡馮,跟當年的卡洛完全是一模一樣。

洛冰雅道:「我跟你一起去吧。」

卡馮道:「你照顧好阿尼,等我回來。」

自然,這個行動不能跟總指揮打招呼,卡馮看準時機,趁他們都不注意的時候,悄悄離開了醫療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