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穿越異世大陸
穿越異世大陸 連載中

穿越異世大陸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歐陽葉樺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彭子辛 歐陽葉樺

新人首作,如果有人看就繼續寫,沒人看就自己找個廠去上班了
開頭穿越流,後邊玄幻派
不習慣寫小白文,文章都是劇情向,盡量去邏輯去串,不會因為爽而爽,有什麼意見可以多跟作者提一下
展開

《穿越異世大陸》章節試讀:

第2章 侍女芳芳


吳清梅二人回到住處後將情況告知了父親,還有旁邊一官服模樣的男子。

吳清梅父親吳同松畢恭畢敬地詢問官服男子:「趙大使,小女這事做的,還算滿意?」

「嗯…」趙大使從喉嚨底嗯了一聲,聽聲音像是個太監,眼珠子提溜地在清蘭的長腿和清梅的隆起上快速轉了圈,「咱家也是聽了你們吳家的處境,有心幫你們吳家一把,不曾想你們辦的事如此令人……失望!」

說到最後幾個字,趙大使收起和藹的語氣,露出了一絲兇狠。

原本還略得意的吳同松,聽到最後差點嚇得跪了下去。

「趙大使,雖然這次沒有弄到彭家子嗣作為把柄,但也探聽到了彭府的情況,也省了趙大使您親自跑一趟…」

「哼!探聽情況?」趙大使將桌子一拍,吳同松一下子腿都軟了,趙大使接着往下講「剛剛是說彭子辛是個傻子,所以被家裡深養府中不曾外出?」

「是呀,趙大使,誰會讓一個傻子整天往外跑?」

「可我怎麼聽說,彭子辛如今智力已經恢復,不再是個傻子了?」

此時吳清梅也坐不住了,一口把話搶過去:「這怎麼可能,我剛剛從彭家回來,是不是傻子難道你比我們還清楚?」

吳同松趕緊把吳清梅喝住,讓她不得如此無禮,趙大使倒是呵呵一笑,不自覺又欣賞起二女的身材,「小丫頭就是小丫頭,終究是鬥不過大人的。我可以再給你們一次機會,如果這次辦妥了,不僅答應幫你們家恢復以往實力,還順便把你義女清蘭的病給治了。」

聽到趙大使不但沒有責怪,反而還給了一次機會,吳同松馬上跪下感謝了趙大使的十八代。

彭府。

彭夫人的房門吱呀一聲打開了。

門口是一直不敢敲門的彭老大。

「夫人。我以為你不會再見我了。」

彭夫人知道彭老大要遠行,語氣十分冷淡:「彭家欲遭變故,你是不是又想置身事外,明哲保身?」

「夫人,」彭老大知道夫人對自己有誤會,但此時語氣仍是柔和且堅定,「我彭某雖然人微言輕,勢單力薄,但絕非貪生怕死之輩,為了彭家,為了蒼生,彭某肝腦塗地,萬死不辭。」

「凈會說些漂亮話,也不想想,自己十八年前是怎麼做的。」

「夫人,為了天下蒼生,彭某的選擇不後悔,如今表面和平的世界,實則暗波湧起,彭某不在的這幾天,還勞請夫人多費心。」

「砰…」

一陣關門聲中止了兩人對話。

彭老大看了緊閉的門一會,儘管心有不甘,也只能轉身離去。

三少房內。

彭子辛終於將兩世記憶融合,但之前的三少畢竟是個傻子,記住的東西並不是很多,十分零散,但記憶中之前每次因為自己的傻而讓家人受盡委屈,這份記憶卻深深刻在他腦海里,看來是讓他受了很深的傷害。彭子辛前身在地球也是個不入流的十八線演員,因此明白這份被人冷眼的酸楚。

現在換了時空,換了身份,還是逃不開被冷眼的命運,不過現在可以放心了,我接管這身體必不會讓家人再受到傷害,那些讓彭家顏面掃地的人,我會一一還回來。

聽到旁邊一直有叮叮噹噹搬東西的聲音,彭子辛緩緩睜開雙眼,有位侍女識趣地走了過來「少爺,您醒了?」彭子辛定睛一看,雖不記得名字,但在自己失智的時間內,對自己也是體貼周到,在之前彭子辛犯錯時也多次維護,應該是個信得過的人。

只見這侍女接着講:「洗澡水已經放好了,我伺候少爺沐浴更衣吧。」

彭子辛坐起來才發現自己身上的衣服早就被汗**,將裏面的肌肉印了出來。侍女瞄了一眼,還轉過頭去,臉紅彤彤的,還害羞了。

「姐姐,你的臉這麼紅,是不是悶熱了,我們一起去洗澡澡吧。」

彭子辛此時並不知道自己恢復神智的事被人知曉,故意用以前的口吻在其他人面前說此般話,表明自己偏袒於她,以後下人肯定沒人敢為難於她。

「少爺莫要取笑奴婢,如今少爺已恢復神智,奴婢擔不起姐姐的稱呼,喚奴婢芳芳就可以。」

芳芳?還不錯的名字,失智時一直喚姐姐,是因為記不住那麼多人名字。

不對,我為何剛醒過來,她就知道我恢復了神智,她是開了掛嗎?

彭子辛也不好直接問,轉而問房中東西搬進搬出是在幹嘛。

芳芳答道,這是夫人的吩咐,少爺恢復了神智,便把一些小玩具送走,送一些筆墨紙硯和書籍過來。

卧槽呀,敢情是整個彭府都知道我變聰明了,這江湖險惡,本以為可以裝聾作啞好好摸清府里情況,有些人也可以……可以好好報答一番。

哎,娘呀,虎毒不食子呀,為什麼不給兒子留點機會呀!

「少爺,少爺,洗浴在這邊,奴婢給少爺帶路。」

「那個,我…我睡了一覺只覺得四肢酸痛,我自己脫不了,要不?你來幫我?」

芳芳紅着臉,為彭子辛將身上的綾羅綢緞一一卸下,彭子辛發現門口似乎有幾個人偷聽裏面的情況,可能是府里下人想了解現在主子是個什麼情況,彭子辛將計就計,故意伸手往芳芳腰間一攬,「我瞧你這小妮長得不錯,要不就從了本少爺吧?」

芳芳嬌容一羞,在彭子辛懷裡稍稍掙扎了一下,用手指了指浴桶,斷斷續續道:「少…少爺,水…水快涼了。」

彭子辛淺笑一聲,發現門口人似乎走了,便鬆開芳芳,希望這些人能將自己好色的名頭傳出府去,這樣以後的復仇計劃就好辦多了。

進入浴桶中,一種溫暖又舒服的感覺就襲卷了彭子辛全身,似乎毛孔正在打開,感受着天地之靈氣。

「其實,」芳芳怯生生道:「其實少爺不必如此着急,自從進彭府開始,奴婢就是少爺的通房丫鬟,日後自然也是您的。」

彭子辛從小在自由戀愛的環境中長大,對這種將女人像附屬品一樣送給男人的行為,十分地鄙視,「這憑什麼一句通房丫鬟就拴住一個人的一生,我遲早要改變這不公的世道,連你一個自由身。」

聽完一席話,芳芳急了,「咚」地一聲跪到地上,「少爺,您莫非是想趕奴婢走,是不是剛才惹得少爺不高興,奴婢這就寬衣陪少爺沐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