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在靈魂交接處等你
在靈魂交接處等你 連載中

在靈魂交接處等你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麗水繁沙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南瑞 夏依依 現代言情

一場飛機事故,喚醒了沉睡千年的魂,兩顆寂寞的心,心心相惜
夏依依期待的愛情落空,卻突然墜入了另一個懷抱里,那個溫柔又細心的男人,實現了她所有的願望,卻將她推入了無盡的黑暗
得知真相的夏依依像飛蛾一樣投入了他的懷抱,那個如火一般溫暖的男人,卻沒有用火灼傷她一分一毫
#甜文##靈異##治癒#展開

《在靈魂交接處等你》章節試讀:

第2章 散心


南瑞拉着夏依依出了咖啡店,一路穿過幾條街道,站在了一個巴士站前。

南瑞觀察了一下周圍,然後停在了站牌的邊上,盯着路線圖看了好一會兒,他揚起了一個微笑,轉頭拉着夏依依登上了一輛巴士。

「你帶我去哪裡啊?我不認識路的!」

夏依依很擔心的說,要是他把她一人丟在什麼荒郊野外,那真是死了都沒人知道了。

「你不用擔心,我不會把你怎樣的!」

南瑞一邊安慰她,一邊好奇的看着巴士車裡的東西。

巴士車裡人不多,還有幾個空位置,車子是那種很老舊的沒有空調的車子,車廂里有些悶熱。

到了一個小站,前門上來一個胖男人,一屁股坐在他們兩人旁邊,把兩人都擠到窗戶上貼着了。

「喂,搞什麼啊,人肥就坐別的位置去嘛,沒見這兩個人啊!」

夏依依大聲抱怨着,可是那胖子全然沒聽到一樣的繼續往裡擠。

「算啦,你看都沒人理你,這些人都是些沒素質的。別說了,將就下,等一下就到了!」

南瑞一隻手撐着窗框,支撐着空間給夏依依坐,自己卻懸空着屁股蹲着馬步。

夏依依看在眼裡,卻也不明白。

「為什麼你不擠過來一點?」

「我沒事,你身材這麼苗條,再擠就成房梁桿了!」

南瑞齜着牙咧嘴笑,還在努力地撐着,有汗珠順着臉頰流下來。

車終於慢慢的靠邊停站,兩人慌忙飛奔下車。

「終於,輕鬆了……」

南瑞喘着氣,悠悠的說。

「你人還挺紳士的嘛。」

夏依依笑看着他,一米九的個子被累的縮水成了小學生一樣。

「我就看不得女人受欺負。」

夏依依環顧了四周,路的左邊是一座原生態的山,右邊一片青青草地,遠處還有一片農場。

「這什麼地方啊?」

「秀野農莊。你會騎馬么?」

南瑞往農場方向走了去。

「騎馬?沒試過。這有馬騎的嗎?」

夏依依很好奇的跟上去,長這麼大,還沒摸過馬呢,就小時候去動物園看過幾次。

他們走了幾分鐘,到了農場,一排排的駿馬站在草棚里,不時地發出哼哼嗤嗤的叫聲,管理員在給馬喂飼料,那人沒看他們,徑直穿過兩人中間走了過去。

「怎麼這邊的人都不理人的?」

夏依依覺得很莫名其妙,難道當他們是空氣么?

「別管這些了,開心最重要。」南瑞說著,走向一匹馬去。

那馬四肢強壯,身寬體肥,棗紅色的毛髮也是洗的油光滑亮的,很是漂亮。

夏依依伸手摸馬的鬃毛,柔軟光滑。

南瑞縱身一躍就上了馬背,那馬一聲叫喚,四蹄亂蹬着躍躍欲跑。

「快上來!」

南瑞伸手拉住夏依依的手,一使力將她拉上馬背坐好,雙臂穿過她的腋下將夏依依攬在了懷裡,手抓住韁繩一抖,馬兒如離弦的箭般飛奔出去。

「站住,別跑……」

管理員被馬的聲音驚動,轉過身來想攔住,可是馬的速度太快,眨眼已是奔出百米之外。

「我們這算不算是偷馬啊?」

「怕什麼,騎完了還回去就是了。只要你開心就好!」

說完,雙腳一夾,馬更奔跑的快了。

夏依依剛開始還很害怕,緊緊的抓住南瑞的衣服。

過了幾分鐘,漸漸習慣了馬背上的顛簸,她開始興奮起來,拿着鞭子開始胡亂的揮舞着,一個不小心,打在了馬脖子上。

馬兒吃疼,一聲驚叫,揚起了身子。

南瑞急忙雙手護住夏依依,一個側翻抱着她摔了下去,翻滾了兩下才停住了。

馬兒把兩人摔了下去,撒蹄子往農場跑回去了。

鄉村的泥土草地,摔下來雖不疼,卻也嚇了一跳,兩人仰面躺在草地上哈哈大笑。

「開心吧?摔下來了吧?沒的玩了。」

南瑞一邊笑一邊說著。

「好好玩啊!以前從來沒這麼開心過。接着去玩什麼?」

夏依依很興奮的望着蔚藍的天空,天空一片安靜祥和,偶爾有鳥群飛過,這美好的景色,令她把一切都甩到了腦後。

「接着我們去那邊爬山吧!」

南瑞坐起身,將夏依依扶了起來,拉着她細軟的小手,慢慢走向馬路另一邊的高山。

夏依依跟着南瑞來到山腳下,抬頭望去,山不算高,目測也就幾十層樓那樣,一條細小的山路蜿蜒而上,山上滿滿都是綠樹鮮花。

"把你那鞋脫了吧,爬山穿這鞋,萬一扭到腳就慘了。"

南瑞看了看夏依腳上那雙奇怪的鞋,一寸高的跟,細得像快斷掉一樣。

夏依依聽話地脫下鞋子,光着腳踩在了地上,軟軟的土地馬上印出了她小小的腳印。

"這地面踩着很舒服呢!要不你也脫了鞋一起?"

夏依依可不想一個人光腳丫子爬那麼高,得拉着他陪着。

見夏依依已經脫掉了鞋,自己一個大男人也不能獨自穿着鞋走。

"好吧。"

利索地脫掉了長靴和襪子,手提着就往上走,夏依依跟在他後面。

"誒,你以前爬過山嗎?"

南瑞東張西望得看着兩邊的,輕聲問着。

"沒,我很少出家門,在學校的時候也沒怎麼跟同學出去玩過。我不喜歡跟那些男孩子一起出去,他們太吵了。我喜歡安靜。"

"為何不多出來走走呢,你看,這些景色那麼美,空氣又那麼清新。"

南瑞回頭,看着夏依依低着頭走的那麼小心翼翼,不禁伸出手去拉她。

夏依依抬頭,正好對上他清澈的雙眼睛,一時間,心裏湧起一種奇妙的感覺。

她呆了一下,紅着臉伸出自己的手,放在了他手心裏。

被南瑞骨節分明的大手拉着,爬起山來覺得特別穩健,開始扭頭去看周圍。

那些不知道生長了幾百年的大樹,筆直挺拔,葉茂枝繁。

一路上的鳥語花香,讓夏依依心情放鬆了很多。

一步一步地接近山頂,偶爾回頭看看腳下的世界越來越小,越來越寬廣。

好不容易終於爬到山頂了,山的頂端有一片很寬敞的平地,四周圍了木欄。

夏依依興奮的跑到木欄旁往下看。

"哇,好高啊!好美啊……"

"你小心點,掉下去了,我可找不到人去撈你。"

南瑞站在夏依依身後不遠處,看着那終於開朗的小女人,嘴角帶着笑。

夏依依閉上眼,感受着拂面而過的微風,她深深地吸一口氣,幽幽地說:

"真希望我能永遠呆在這裡,沒有任何的煩惱!"

南瑞張了張嘴想說什麼,卻又止住了。

安靜地看着夏依依舒展微笑,閉着眼,享受着山野間清新的氣息。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天際處的夕陽伴着火雲漸漸下沉,皎潔的月亮已經代替太陽掛上了天空。

夏依依坐在山頂的空地上,安靜地看着太陽沉沒在世界盡頭。

南瑞坐在一邊陪着她,靜等着一顆顆閃耀的星星浮現出來。

"阿南,我們等着看日出好嗎?"

夏依依抱着自己的膝蓋,喃喃的開口,

"你想看?要等很久的。"

"等就等,現在哪裡都不想去。再說了,人生能有幾次這樣的機會等日出呢?所以,我想等!"

夏依依將頭放在膝蓋上,望着天上的星星沉思着,這是人生里第一次等日出,也有可能是最後一次了吧。

南瑞在一旁靜靜得陪着她,這丫頭還在失落吧,明明是個開朗的女孩,如今卻這麼消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