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劍破天道
劍破天道 連載中

劍破天道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阿莫西林公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軒 韶影

修道者掌控世界,睥睨眾生
可沒人意識到,自己正為天道所操控
資質、奇遇、出身,哪個不是被天道安排? 天道視人如傀儡,卻從未想到,傀儡之中,竟有人不願跪下! 為天道所棄的林軒,得逆天神劍認主,自此,開啟與命抗爭的征途
蕩滌八荒
劍破天道!展開

《劍破天道》章節試讀:

第2章 這世間,如此不公


林軒一手護住小陶,另一隻手開掌接招。

大堂眾人見到這一幕,無不驚訝。

道基崩毀,已是墮為凡人,縱使林諾願意手下留情,可修道者一掌拍死凡人,仍舊是輕而易舉。

更何況,林軒甚至還負傷在身!

這簡直就是找死,徹徹底底的找死!區區一個婢女,值得你這麼做嗎?

家主林平不由得喜上眉梢。好一個挺身而出,如此一來,就算當場將林軒擊傷擊斃,也僅僅是個意外而已,責任全在林平道基崩毀,不自量力。

林諾更是心花怒放,獰笑着加深了掌力: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自來投!

嘭!

骨肉相撞,氣浪翻滾。

宴會立時狼藉一片。

眾人不禁唏噓:林諾可真是心狠手辣,對付道基崩毀的廢物,竟然還能下此毒手。將來若他成了世子,必然更加狠毒!

想到這,已有不少人堅定了討好林諾的心思。

沒錯,在許多人看來,未來世子之位必然是林諾的。

畢竟除了林軒,林家年輕一代中,當屬他最強。更何況,林家最近得了秘寶,他那家主老爹又怎會不對他特別照顧?

「啊!!!!」

煙塵散去,一聲慘叫清晰可聞。

眾人看去,無不驚詫。

方才這一招過後,林諾竟然齜牙咧嘴地躺倒在地,捂着自己通紅的手掌不住哀嚎,豆大的汗珠從他額頭流下。

再看林軒,只是站定於小陶身前,未退半步!

大堂之上,鴉雀無聲。

難道,世子林軒,並沒有如家主所述的一般道基崩毀?難道家主僅僅是想趁世子負傷,放出假話,以引導我們站隊?

小陶劫後餘生,大喜過望,接着氣鼓鼓的看向林平:「看見了沒有,我家少爺還是厲害得很呢!」

眾人的目光,也隨即鎖定林平。

這是你口中說的,道基崩壞的廢物?

此刻的林平也慌了神,自己分明事前探查過他的道基,已確確實實的崩毀無假,怎會有如此修為?

林諾跳腳起來,怒火中燒:「你竟敢打傷身為世子的我!」

顯然,在他心裏,世子之位已經收入囊中。

「哼。」林軒冷眼而視,「比武勝負未決,也敢稱自己世子?你視規矩於何物!」

不錯,既然是家主林平提出來的以武定儲,在獲勝之前,林諾再怎麼折騰,終究是沒有名分!

「我……」林諾的臉已漲成豬肝色,還欲爭辯,卻與林軒對上雙眼。

霎時,無邊無際的恐懼將其席捲。他在那深不見底的眼眸中,看到的是從未感受到過的殺意與決絕,那是一種萬古冰川的嚴寒,肅殺萬物。

林諾頓時嚇得說不了話。

他是溫室長大的,實力都是父親找人一點點喂出來的,林軒則恰恰相反,雖然年紀輕輕,但早已身經百戰。

一身氣勢不是林諾所能比擬的。

尤其是此刻駭人的殺氣。

林軒掃視四周,眾人對上他的眼神無不躲閃,彷彿做了什麼虧心事一般。

「小陶,我們走。」

其實這一次出手之後,林軒已是強弩之末,此刻能撐着不倒,全憑一口氣吊著。

望着林軒遠去的背影,一旁的家主猛然驚醒:今日本是我來主持,怎突然叫這小子喧賓奪主?

想到這裡,老臉不禁一紅,不過看着林軒虛浮無力的腳步,他又笑了。

剛才那一擊,不過是迴光返照罷了。

......

奔波半城,林軒終於到了鄉宅。

一眼望去,破敗不堪。

雖然心寒,但他也不覺怎樣。

在林家二十年,林軒未曾享受過一日富貴。

父親生前簡樸,不喜鋪張。

而父親死後,幼年的他便為悲憤所激,艱苦修行。

待到十二歲那年,他就早早地開始為林家拚命。也學着父親那樣,為了家族利益,出生入死。

受傷無數,幾度瀕死。林軒都想着父親,咬牙撐了下來。

這幾年,林軒不僅要對外與黃劉兩家明爭暗鬥,對內也從不懈怠家室。這幾年來,每天他都風風火火。連家裡的床都沒沾過幾次!

現在想來,其實林家從未有一人對他表達過真誠的關切。收到的所有家信,都是索取、奉承、催促。

只有小陶,這個從小在身邊長大的婢女,願意真正的關心林軒。

也就只有此刻忙碌收拾的小陶,能在這世態炎涼中,被林軒從心裏當做親人看待。

林軒看了看被勉強收拾出來的一間偏房,發現自己所有的財物,也不過幾身衣服,兩床被子,一柄兵器而已。

說來諷刺,他們離開的時候,林家竟無一人相送,就連馬車都是小陶自己雇來的。

「少爺,對不住。小陶看過了,這是唯一一間屋頂完好的屋子了。」燭光搖曳,小陶柔聲為林軒遞上熱毛巾,「給您,擦擦身子吧。」

「無妨,比這差的我住得多了。」

林軒看着破爛的窗欞,微微一笑。

小陶怯怯道:「少爺,您的傷口……」

林軒面色一沉,發現胸口處殷紅一片。

傷口。

秘境之中,他被人所傷。對方手段老辣,直貫林軒胸膛。多虧自己身經百戰,動用修為護住要害,才免於一死,只是昏厥而已。

但等林軒再度醒來,卻發現自己已經道基崩毀。好在林軒對修為運用爐火純青,保住了體內最後一股修為,才沒有徹底淪為廢人。

然而,沒有道基支持,這些修為,用一點,就少一點……

喪失道基,修道無望,林家的資源也根本不可能再有任何傾斜。縱然自己功勛卓著,也於事無補。

至於胸前這道傷口,仍然一直滲血,沒有好轉跡象。

林軒緊咬牙關,他知道,自己修道之途已經斷送。

林軒恨。

恨人心殘酷,恨世態炎涼,恨天道不公命運有別!

隨着他心境狂暴,胸前的傷口也愈發劇痛,汩汩鮮血湧出,隱隱有血崩之勢。

「少爺!少爺!您可千萬撐住啊!少爺!」小陶慌亂不已,嚎哭着想要堵上傷口,「大夫……對了,我去尋大夫!」

噗!

林軒吐血,劇痛已使他難以支撐身體。

他顫抖着抓住小陶的手:「小陶,我死後……把東西賣了,找個好人家……真心對你的……咳!」

「少爺您別瞎說,少爺,您醒一醒啊少爺!」

林軒癱倒在血泊之中,任憑小陶怎麼哭喊,也做不出任何回應。他的雙眼,緩緩合上。

父親……

小陶……

這世間,為何,如此不公?

恍惚之中,林軒聽見鋼鐵錚錚作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