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絕品仙少
絕品仙少 連載中

絕品仙少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姜凡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姜凡 陸雨婷

  兩年前的一次校友聚會,令姜凡捲入到了一個陰謀當中
  於是,一個本應有着大好前程,無限美好未來的名牌大學生,卻是這般成了一個從此無人問津,泯然眾人的階下囚
  然而,誰都想不到的是……  就在姜凡距離出獄的前三個月,監獄內的一場莫名火災,恰恰是喚醒了屬於他前世修真者的記憶……  而這一切,卻不過僅僅只是開始罷了……  PS:新書上傳,點擊,推薦,收藏,還望諸位能援助一二,拜...展開

《絕品仙少》章節試讀:

第10章 天人之姿


  「砰砰砰……!」一連串的肉體碰撞聲響起。

  但見之前負責阻隔人群的四位黑衣男子,身形突然就是連退數步。

  此時的他們,各各均面帶震驚之色,眼神不可置信的,看向正一臉平靜的姜凡。

  姜凡面無表情,只是伸手指了指正倒在地上的那位老者,語氣淡漠的道:「如果你們不想他死,那最好就給我老實的待着。」

  話落,姜凡也不管那四人到底會有什麼反應,而是徑直伸手,從那位老者的身上,取出了一個藥盒。

  那四位黑衣男子見狀,當即便想要再次上前阻止,但卻見到蹲在那位老者身旁的女子,忽然朝着他們微微搖了搖頭。

  四位黑衣男子無奈,只能是暫時站在了一邊。

  只不過此刻這四位黑衣男子的站位,隱隱間,已是將那位女子,守護在了其中。

  姜凡在將那老者藥盒打開的瞬間,臉上頓時便露出了一抹喜色,心道:「果然是火雲藤。」

  只見在那老者的藥盒內,除了一大包銀針外,還擺放着一株火紅色的枝藤。

  這枝藤呈雙分叉狀,色為火紅,隱隱間有一股若有若無的靈氣散出。

  只是讓姜凡微微感到遺憾的是,此物的品質明顯較低,而且當初也沒有經過妥善的保存,內部靈氣早已是缺失得厲害。

  不過即便如此,此物對於目前的姜凡而言,還是有着不少作用的。

  當下,他轉頭看向身邊的女子,開口道:「我可以救他,但有一個條件。」

  說實在的,他姜凡如今也不是什麼喜歡多管閑事之人。

  若非是之前,他無意間在用神識探查那位老者時,發現了他體內的內力波動,以及他身上的火雲藤,他是絕不會來插手這種事的。

  「你是想要那株藥材?」

  女子緩緩抬眸,平靜的注視向姜凡,語氣中竟是不帶任何波瀾。

  也是直到這時,姜凡才看清了眼前這女子的模樣。

  之前他的注意,一直是被那老者,以及他身上的火雲藤所吸引,故而根本沒有認真看過眼前的女子一眼。

  但就當姜凡真正看清眼前女子的容貌時,哪怕就如他此刻的這般心境,內心也是不由被狠狠震撼了一下。

  甚至就連他的呼吸,也是有那麼一瞬間,出現了一絲混亂。

  原因無他,只是因為眼前的這女子,容貌實在是太過美麗。

  這種層次的美麗,姜凡根本就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天人之姿!」

  沒錯,姜凡對於眼前女子的第一感覺,便是修真界,那傳說中的天人之姿。

  所謂的天人之姿,便是修真界,乃至那傳說中的仙界,對於絕美女子的贊稱。

  凡是擁有天人之姿容貌的女子,她們無一不是絕代芳華。

  哪怕就算是她們從不修鍊,她們的容顏,也永不會衰老褪色,美艷與青春長存。

  可以想像,以姜凡前世那修真者的身份,見過的絕代姿容,沒有一千也有八百。

  但縱然如此,當他在真正見到眼前,這位擁有天人之姿的女子時,內心依然還是被狠狠震撼了一把。

  可見,眼前女子的容貌,到底是有多麼的驚艷絕倫了。

  姜凡此時深深呼吸了幾下,將他心中的震撼略微平復之後,這才對着那女子點頭道:「沒錯,只要你答應,我便會保證他蘇醒。」

  對於眼下這老者的狀況,姜凡心裏很清楚。

  之所以他會突然昏倒,無非就是因為他平時的修鍊,出現了一些問題,也就是我們口中常說的走火入魔。

  其原因嘛,或許是他在突破某個平井時,太過於急功近利,內力在尚且不足的情況下,強行突破所導致的後遺症。

  也有可能是因為他的體內,存在着某種舊傷,從而使他的修行,出現了一些氣息紊亂的情況,而導致如今的後果。

  但不管是哪一種原因,其對於目前的姜凡而言,並非是完全無法解決的事情。

  女子深深看了姜凡一眼,從她如今的臉上,絲毫看不出她如今內心的想法。

  不過她最終還是說道:「可以,雖然那株藥材並非是我所有,但我相信,哪怕就算是我想要,孫爺爺他也一定會給我的。」

  聽聞那女子的承諾,姜凡當下也就不再遲疑。

  便見他伸手,將那位老者扶起,盤坐在他自己的身前。

  隨即他又從那藥盒內,取出了十多根銀針,以一種極快的手法,迅速的刺入進了那老者的頭部各大要穴。

  做完這一切後,他這才轉頭對那女子道:「在我將他救治完之前,千萬不要讓外人來打擾我。」

  話畢,姜凡便不再看任何人,而是凝神靜氣,手指飛快的點向那老者的後背。

  一縷縷幾乎是肉眼可見的真氣,隨着姜凡手指的方向,不斷的竄入至那老者的體內。

  而也就與此同時,兩道模糊的身影,當他們在見到姜凡此刻的舉動時,這才漸漸隱入至了人群之中。

  自始至終,姜凡對於暗中那兩道模糊的身影,他竟是絲毫未覺。

  大約些許時間後,當外圍的那些人群,等的有些不耐煩時,當姜凡的手,拔下那老者頭上的最後一根銀針時。

  原本還閉幕昏迷的那位老者,陡然就是劇烈的咳嗽起來!

  一口夾雜着淤血的濃痰,赫然是從他的口中噴出。

  也是直到這時,老者的眼睛,終於是緩緩的睜開。

  然而還不待他有任何舉動,一道迅捷的年輕背影,赫然已是從他的眼前,一閃而過!

  「這……」

  老者微微張了張嘴,仿似是想說些什麼,但很顯然,之前那個離去的年輕背影,根本就沒有給他任何開口的機會。

  「孫爺爺,你現在感覺還好吧?」

  之前那位擁有天人之姿的女子,此刻已是伸手扶住了老者,輕聲對他問道。

  「嗯,是菲兒。」

  姓孫的老者微微定了定神,這才在那名為菲兒的女子攙扶下,慢慢站起了身。

  他看着之前姜凡離去的方向,緩緩開口道:「菲兒,之前救我的那個年輕人,他是誰?」

  「能夠將我這已經快入土的老頭子,從那鬼門關中拉出來,他的能力,必然是不簡單。」

  說到這,姓孫老者仿是想起了什麼,不由是扭頭看向地面。

  赫然是見到在那地上,正擺放着一個打開的藥盒。

  只不過在那藥盒之中,曾經一直被他視作珍寶的那株藥材,赫然已是消失不見。

  頓時,姓孫老者的臉上,不禁是浮現出一抹愕然。

  但隨即他臉上的那一抹愕然,便是化作了一絲苦笑。

  「原來如此,想不到對方也是修行古武之人,罷了罷了,一株火雲藤,換我的一條命,也說不上是吃虧。」

  「只不過這麼一來,當初我想要為菲兒你……唉,事到如今,說那些已經沒有任何意義。」

  面對姓孫老者的自言自語,被稱作菲兒的女子,始終都沒有說話。

  她只是用一種外人幾乎不可察的悲傷眼眸,安靜的凝視着眼前的這位老者。

  ……

  姜凡他在離開之前那處地方後,便是徑直去了幾家購買毛筆黃符硃砂的店鋪。

  幾乎沒有花多長的時間,姜凡便已是從那人群密集的步行街中走出。

  當他重新回到吳山廣場的入口之時,恰好看見一輛勞斯萊斯幻影,正被四輛奔馳S650拱衛其中,緩緩的駛向對面的馬路。

  而這些,倒並不是讓他最為驚訝的。

  最讓他姜凡驚訝的,恰恰是坐在那輛勞斯萊斯幻影內的人,居然就是之前那位擁有天人之姿的女子。

  雖然他很不解,一位擁有天人之姿的女子,為什麼會出現在這普通世俗界。

  而且根據他姜凡之前的觀察,此女身上,絲毫沒有任何的靈力,或者是真氣波動。

  也就是說,那女人根本就不是修士,僅僅只是一個普通的凡人罷了。

  不過這些問題,對於如今的姜凡而言,顯然也並未太過放在心上。

  那女人美則美矣,但她只要不是修行之人,百年之後,無非也不過只是一堆黃土罷了。

  姜凡並未在這問題上繼續多想,此刻他已是來到了一個公交站台旁。

  幾乎沒有多少的時間,他所需乘坐的公交車,便已是朝着他所在的站台緩緩駛來。

  ……

  當姜凡走下公交車,來到之前他和藍可馨一起吃過早飯的那家新風小吃時。

  十多個打扮流里流氣,腰間均別著武器的年輕人,忽然一下子齊齊擋在了他的面前。

  本能的,姜凡第一反應,便是認為自己可能是又被當初那些隱在暗中的人給盯上了。

  但旋即,當他的目光,瞥見隱在那些人群中的一個人影時,他的嘴角,不禁是浮現出一絲冷笑。

  「不好意思哥們,我們老大找你有些事情想談,識相的話,就乖乖和我們走一趟吧。」

  一個頭髮被染成紅色,胸前掛着一串骷髏頭項鏈的男子,忽然就是上前一步,來到姜凡面前說道。

  姜凡冷冷瞥了這紅髮青年一眼,沒有說話,徑直是率先朝着對面的一個小巷走去。

  紅髮青年起初先是微微一愣,但隨即,他便是與在場之人對望一眼,臉上不約而同的露出一抹獰笑。

  他們跟在姜凡的背後,一起走向了那條小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