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為美好的霍格沃茲獻上黑魔王
為美好的霍格沃茲獻上黑魔王 連載中

為美好的霍格沃茲獻上黑魔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于飛衡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于飛衡 格林沃德 遊戲動漫

上一任黑魔王是什麼時候死的? 11年前
什麼!你是說整整11年,魔法界都沒有新的黑魔王出現?這實在是太糟糕了
上一任黑魔王是第幾代? 第二代
悠久的魔法史,居然只有兩代黑魔王?黑魔王可是魔法界的靈魂
兩個難道還不夠! 你不覺得,七是一個有魔力的數字
你怎麼會有這麼可怕的想法! 成為黑魔王,推翻國際巫師聯合會,統治魔法界,你不覺得這個想法很酷?展開

《為美好的霍格沃茲獻上黑魔王》章節試讀:

第3章 但我依然是一個好孩子


隨從顯形。

蓋克特拉着阿不思·鄧布利多的手,只覺得一陣眩暈,就像在洗衣機裏面滾了一圈。

落地後,蓋克特跪在地上,彎着腰,用手撐着地面,發出一陣乾嘔聲。

阿不思·鄧布利多站在他旁邊,輕輕地拍着他的背,安慰道:「第一次是會有些不適應,慢慢習慣就好。」

蓋克特有氣無力地說道:「我恐怕一輩子也習慣不了。」

等蓋克特站起來,阿不思·鄧布利多拉着他的手,來到了一個破破爛爛的酒吧面前。

破破爛爛的木頭招牌懸掛在門上銹跡斑斑的支架上,上面畫著一個被砍下來的豬頭,血跡滲透了包着它的白布。

蓋克特害怕地緊握着阿不思·鄧布利多的手,他這人最怕鬼了。

眼前這個地方,簡直比鬼屋還要陰森。

蓋克特結結巴巴地說道:「先生,您確定我的曾祖父就住在這裡?」

「當然。」阿不思·鄧布利多回答道。

「這地方確實有些糟糕,但他畢竟是你的曾祖父,進去吧。」

蓋克特躲在阿不思·鄧布利多身後,小聲說道:「我跟在您身後,您先進去。」

阿不思·鄧布利多慈祥地看着蓋克特,心裏認定,他之前一定是先入為主,誤會了他。

這樣一個孩子,怎麼可能會成為黑魔王,先天的天賦不是他能夠決定的。

推開門,阿不思·鄧布利多率先走了進去。

裏面沸沸揚揚的聲音瞬間停下來,所有人都看向阿不思·鄧布利多,這位最強的白巫師依然具有強大的威懾力。

「出去,這裡不歡迎你。」阿不福思·鄧不利多暴躁地說道。

「冷靜一點,我來找你是有一些很重要的事情。」

阿不思·鄧布利多的目光透過半月形的鏡片,掃視着酒吧內的所有人。

那些矇著臉的巫師紛紛起身結賬,離開了豬頭酒吧。

阿不福思·鄧不利多靜靜地擦着手中的杯子,並沒有阻止阿不思·鄧布利多的行為。

很快,所有巫師都離開了豬頭酒吧。

「你攪亂了我的生意,如果不是什麼大事,我會給你再來一拳。」阿不福思生氣地警告道。

阿不思·鄧不利多走上前,將懷着的族譜放在阿不福思面前。

「還記得這個嗎?」

魔杖輕輕點在上面,一棵家族樹開始逐漸生長。

阿不福思目光深遠,腦海深處的記憶逐漸浮現,他急切地問道:「你在哪裡發現的這個,快告訴我。」

阿不福思的反應徹底證實了蓋克特的身份,鄧布利多再也沒有絲毫的懷疑,他側開身子,站在他身後的蓋克特暴露出來。

看着面前和鄧布利多長得有九分像,只是看起來更為暴躁的阿不福思,蓋克特怯生生地開口試探道:「曾祖父?」

不知為何,看到蓋克特的一瞬間,阿不福思心裏突然冒出一個想法。

這個孩子,是個天生的黑魔王。

我怎麼會有這種奇怪地想法,阿不福思搖頭將這個奇怪的想法甩出腦袋。

他親切地回道:「哎。」

阿不福思高興極了,他走出吧台,蹲在蓋克特面前,努力露出和善的笑容。

只是,他並不適合做這種事情,和善的表情使得他看起來更為恐怖。

蓋克特似乎被嚇了一大跳,連忙跑到阿不思·鄧布利多身後躲起來。

「該死。」丟了面子的阿不福思站起來,怒視着阿不思·鄧不利多。

「你該走了,快出去。」

阿不思·鄧布利多摸了摸蓋克特的頭,示意他去邊上坐一會。

蓋克特乖巧地坐過去,全程沒有問一句話。

等蓋克特走遠後,阿不思·鄧布利多拉着阿不福思走到角落,小聲說道。

「阿不福思,關於這個孩子,我們需要談談。」

阿不福思明顯誤會了阿不思·鄧布利多的意圖,生氣地說道:「你想得美,你和他沒有一點關係。」

「冷靜一點,阿不福思。」阿不思·鄧布利多解釋道:「是關於這個孩子的問題,我們需要談談。」

鄧布利多將剛剛的事情重複了一遍,只是有所省略。

但阿不福思對哥哥的性格極為清楚,他憤怒地說道:「你居然對一個孩子使用鑽心剜骨,還有什麼事情是你干不出來的。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想過什麼,你騙不了我,滾出去,這裡不歡迎你。」

面對阿不福思握緊的拳頭,阿不思·鄧布利多小心地後退幾步,勸諫道:「阿不福思,他總是要上學的。」

「我可以送他去德姆斯特朗學院,這絕對是一個非常合適的選擇。」

德姆斯特朗,那家教授黑魔法的學院,阿不思暗道,絕對不行,如果蓋克特去了那裡,阿不思·鄧布利多甚至可以預見到下一任黑魔王的誕生。

只是他不能這樣直接說,阿不福思正在氣頭上,單純的勸說是沒有用的。

「或許,我們應該問一下蓋克特的意見,他才是主角,不是嘛。」阿不思·鄧布利多善意的提醒道。

面對哥哥的提議,阿不福思看向蓋克特的方向,那個乖巧的、小小的身影,心一軟妥協下來。

「什麼?」蓋克特驚訝地問道:「什麼是魔法學院?」

「就是麻瓜世界的學校,專門教授魔法的學校。」

「你想要去哪,德姆斯特朗還是霍格沃茲,順便說一句,我是霍格沃茲的校長。」阿不思·鄧布利多狡黠地向著蓋克特眨了眨眼睛。

面對哥哥公然的作弊賄賂行為,阿不福思心裏一陣窩火,可又不知道說什麼。

在孩子面前,他沒法使用暴力,只能坐在一旁生悶氣。

德姆斯特朗和霍格沃茲,這還用想,肯定是霍格沃茲。

德姆斯特朗他就知道一個名字,而且蓋克特隱約記得,那個校長是個前任食死徒。實力肯定和鄧布利多沒法比,更重要的是,霍格沃茲有斯內普。

蓋克特還記得他抽中的超凡天賦-魔藥學,一個魔葯大師,絕對能帶給他非常大的幫助,蓋克特甚至想過分院的時候,乾脆就去斯萊特林。

心裏這樣想,但是看着阿不福思氣呼呼的表情,蓋克特覺得自己不能這麼說。

他可憐巴巴地問道:「請問,哪所學校離這裡比較近,我想離家近一點。」

家,這樣一個溫暖的字眼,瞬間擊中了兩位老人的心。

阿不福思突然想起來,蓋克特是一路流浪過來的,心底的柔軟瞬間被擊中。

「好吧,好吧。」他嘟囔道:「去霍格沃茲。」

阿不思·鄧布利多慈祥地摸了摸蓋克特的頭,欣慰地說道:「明天貓頭鷹就會給你帶來入學通知書,我可以帶你......」

「不用。」阿不福思粗暴地將阿不思·鄧布利多推開,生氣地說道:「我可以帶他去對角巷,不需要你,你可以走了。」

面對阿不福思的驅趕,阿不思·鄧布利多選擇順從,他看的出來,阿不福思對他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

來日方長,有蓋克特作為紐帶,他或許有望和阿不福思重新修復關係。

阿不思·鄧布利多笑眯眯地走出豬頭酒吧,看着天空上金色的驕陽,心道,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