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女配撩到了病嬌反派
重生:女配撩到了病嬌反派 連載中

重生:女配撩到了病嬌反派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一葉思君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一葉思君 古代言情 蘇白

甜寵+病嬌+偏執+穿書+重生   前世蘇白努力了一輩子,只為了讓家人,戀人多看自己一眼
最終她為他們而死,身死魂消的那一刻終於明白不愛你的人,無論你做什麼都不會回頭
  臨死她才回憶起上輩子的事情,原來她是個現代人,穿到了書中世界,主角是她的妹妹,而她,一個惡毒女配
  重來一世,她決定冷心冷情
而那些傷她至深的人,卻一個個衝到她的面前,口吐愛語
  眼中只有利益的大師兄跪在地上求她回頭:「我夢見的我們的婚禮,為什麼你不肯愛我了
」   斜肆霸道的魔尊捏緊她的下巴:「其什麼此生無緣,本座想要的東西就一定會得到!」   冷心冷情的無情道聖尊也為她從雲端跌落:「蘇蘇,我為你而墮落,你若背叛,此生此世都不會放過你!」   前冷情冷肺聖尊后陰鷙霸道反派vs真斷情絕愛一心修鍊女配展開

《重生:女配撩到了病嬌反派》章節試讀:

第五章不如我做帝君,你做帝後?


蘇婉知道蘇白才是蘇家真正的嫡女之後,很是恐懼害怕過一陣子,後來卻覺得這是她的一次機會。

從小顛沛流離,哪怕口中不承認,也是極為想念親人的吧。可是她的親人,只寵愛自己呢。

這個念頭在今天被打破了,蘇白冷漠的看向和自己血脈相連的父母,眼中沒有一點欣喜之情。

「你就是蘇白?」蘇烈皺眉看她,冷哼一聲,「果然是鄉野長大的,就是不通禮儀,比不上婉婉乖巧大氣。」

換一個人聽見這話,恐怕是氣得要慪死了,眾人看蘇白的反應,只見她冷笑一聲,直接抽出手中長劍,劈頭蓋臉的就要打向蘇烈。

「老子今天就讓你看看,鄉野長大的人是怎樣的?」

……

實在是大為出乎眾人的意料,以至於沒有一個人反應過來解救蘇烈。

是的,蘇烈的修為還不如蘇白。她天生劍骨,靈根出眾,修鍊幾十年就勝過別人百年。

蘇烈哪怕是凡間修真世家的家主,但比起靈山派的天才少女,還是遠遠不如的。

裴玉淵先反應過來,攔在蘇白的面前,滿眼的不敢置信:「你當真是瘋了嗎?」

蘇白一下都沒停,他敢出來攔着,自己就敢砍他。

「你竟然連我都要殺?」

「你是老年痴呆了嗎?我不過半月前才說的,你我早已恩斷義絕,再攔着我,必取你的狗命!」

蘇白就是這麼一個人,只要做下的決定就一定會做到。比如她決心愛着裴玉淵,便是賠上自己一條命才罷休。

如今她決心斷情絕愛,哪怕在其他人眼中看上去再不可思議,她也是真的要這麼做!

裴玉淵的臉色幾經變換,最終目光沉沉的看向蘇白:「你被心中的嫉妒懵逼了雙眼。」

說罷,也不再留手,認真與蘇白對戰。他修鍊時日比蘇白長,修為也更高深。

蘇白現在還不是他的對手,但若是以命相搏,未必不能贏。

但顯然,還不需要她做到那種程度。

一陣凜冽的寒風襲來,裴玉淵的睫毛上都掛滿了冰霜。到蘇白身上,卻是溫暖的春風,一絲傷害也沒有。

南宮潯還親昵的拍了拍蘇白的長髮,拍去不存在的灰塵。

「我的弟子,有誰敢動!」

場中陷入了詭異的寂靜,蘇白清楚的看到蘇婉的臉色從青到紫又變藍,像個調色盤一樣,大大愉悅了她。

今天本來應該是一場感人至深的認親,最後弄成了這個樣子。

蘇婉嬌嬌弱弱的抹着眼淚:「剛才父親只是為了安慰我,其實他一直都很想念姐姐,姐姐別生父親的氣了,如果討厭我,我隨便姐姐處置。」

蘇母名為趙依柔,原本對蘇白這個找回來的女兒很是期待,沒想到才剛剛開始,就有了這麼多的麻煩。

語氣不禁埋怨起來,「這和婉兒沒有關係,你不要遷怒於她。」

蘇白閉上了眼睛,還是和前世一樣。她的母親一開始對她還算不錯,但只要蘇婉一開口,所有的東西都會離她而去。

算不上難過,畢竟都是上輩子經歷過一次的事情了。然而就在這時,南宮潯握住了她的手。

「本座弟子,為唯一親傳,不是她需要你們做她的父母,而是你們需要這麼一個女兒恢復家族榮光!今日之事,本座需要一個道歉。」哪怕南宮潯剛開始護了蘇白,也沒有人想到他會說出這麼一番話。

畢竟他修的無情道,對什麼事都不算上心。與其說他一開始是幫蘇白,眾人更願意相信是順手之舉。

但現在,容不得他們不信了。

對蘇白,蘇婉還能夠茶言茶語,但對南宮潯,沒有人敢造次。

蘇烈不情不願的俯身:「是吾等難道,請仙子恕罪。」

他的心裏一定不是這麼想,指不定還在埋怨蘇白。可是蘇白不在意,她有生以來第一次得到一個人明目張胆的袒護,而這個人,竟然是她從來都沒有注意過的師尊。

一瞬間,她陷入了一種玄妙至極的境界中。

掌門瞠目結舌:「竟然是原地突破了!」

要知道修者突破何其艱難,哪怕是天才之資,每次突破也要隔着數年光陰。

蘇白上一次突破,不過才半年。

裴玉淵眼中閃過奇異之色,蘇白是天才他一直都知道,但沒想到,居然如此天才。

而蘇婉,眼中也是濃濃的嫉妒。

蘇烈和趙依柔陷入了微妙的後悔中,來之前沒打聽清楚。以為那個孩子沒有蘇家培養,肯定不怎麼樣。

沒想到人家厲害的根本不屑於蘇家,正如南宮潯所說,接下來,就是蘇家求着蘇白回去了。

在場眾人,只有南宮潯面色平靜,他彷彿對眼前一幕毫不意外。

重生歸來,蘇白以為自己不在乎那些事,其實並不,她只是牢牢的壓在心中,今天和蘇家人見面,才將心中的怨恨引了出來。

憑什麼啊,她才是他們的女兒,為什麼要對她那樣,她有哪裡做的不好嗎?

現在蘇白明白了,什麼感情都是虛幻的,只要足夠強,強大讓所有人仰望,那所有的願望也都會實現!

南宮潯金口玉言將蘇白收為親傳,蘇白自然要和他一起住在凌霄殿中。塗色之後,蘇白需要用冰泉水洗滌,就在她沐浴的時候,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人。

踏着夜色而來,身影彷彿融入黑暗中,不見半分光亮。這次他沒穿公子,黑色的長袍鬆散的掛在身上,線條流暢優美的肌肉若隱若現。

想到那天的滋味,蘇白挑了挑眉。

「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不怕被南宮潯發現。」

寂離入水,輕巧的抓住蘇白的手,手指撫上她的長髮,曖昧至極的姿態,卻被蘇白隱隱的警惕隔絕。

「看來你對南宮潯並無敬意,連一聲師尊也不喚。」

「怎麼,聽我叫他師尊,你會更有感覺?」

寂離似乎被她逗笑了,嘴角清淺的揚起一個弧度。

「你很有趣,別做南宮潯的弟子,做我的魔後如何。」

蘇白輕笑,說話的調調和寂離一模一樣:「我覺得你也不錯,等我登上仙界至尊時,你來做我的帝後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