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快穿:惡毒女配被瘋批大佬讀心了
快穿:惡毒女配被瘋批大佬讀心了 連載中

快穿:惡毒女配被瘋批大佬讀心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臨濡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姜南 顧藺宿

【偏執+病嬌+甜寵+修羅場】惡毒女配執行任務,她是萬萬沒有想到,她兢兢業業走劇情,而任務目標只想和她談戀愛! 本想着好好的做任務,哪成想任務目標會讀心術啊? 我只是想要好好欺負他,他竟然想和我談戀愛? 救命啊!這還是那個主角嗎?! 那我這人設在第一時間就崩塌了啊
—————— 青樓戲子x富家女子(女尊) 樂呵呵的去撮合男主女主,沒想到轉頭就被男主給逮住了
「爺……你最愛的不是我么?為何要我和那蠢女人在一起?」男人蠱惑的聲音響在耳邊,讓姜南的心裏一顫一顫的
—————— 高情商科學家x機械人管家(星際) 男人狠戾的聲音傳來:「你是我創造的機械人,獨屬於我的機械人,若是讓我發現你有二心,我就立刻摧毀了你!」 姜南心裏哭唧唧:「我明白的主人,我會聽話的主人
」 —————— 奶包末世大佬x陰陽怪氣女配 為了挖苦男主,姜南用盡了渾身解數,而且她經常光明正大的在男主面前詆毀女主
是個人看見這樣的人都會厭惡……吧? 但是這男主怎麼回事?這個表情是要幹什麼? 是要解鎖什麼特殊的屬性嗎?!! 停!別過來啊!! 【1v1+雙潔】展開

《快穿:惡毒女配被瘋批大佬讀心了》章節試讀:

第3章 翻窗戶


姜南也算是個人精了,牌局上總是有意無意的輸點錢,這可把那幾個人給樂呵的嘴角都要咧到耳朵根了。

畢竟姜南這兩天輸給他們的錢,都已經比兩人的月俸還要多了。

姜南現在可是一個盡職盡責的陪玩,很快就把兩人給哄得五迷三道的,眼看着明日就要到顧藺宿出閣的時日了。

姜南傍晚與兩人打完牌,順便也把兩人留下來吃了頓飯。

姜南好酒好肉的蠱惑着兩人,在飯桌上與他們稱兄道弟。

飯吃到一半,姜南掃了一眼桌子上的酒便站起身來說道:「嗨,這酒喝着可真沒意思,爺去給你們拿點好酒,那可是爺珍藏了好幾年的了,見你們都是能拜把子的兄弟這才拿出來給你們的啊。」

那兩人一聽,互相對視了一眼,隨後訕笑的看向了姜南。

能與姜家大小姐稱兄道弟,那以後他們兩個肯定也能跟着姜南吃香的喝辣的。

姜南走進了旁邊的一個小隔間,遠遠的就能看見那兩人面上陶醉的表情。

她嗤笑一聲,隨後從柜子上拿出一壇酒,隨後便把手裡的藥粉全部的倒了進去,她把那壇酒晃勻之後,這才拿着那壇酒走了回去。

不到半個小時,面前的兩人就倒下了。

姜南站起身來,笑眯眯的看着兩人,隨後便扒了他們的衣服,穿在了自己的身上,背上自己早就準備好的包裹,用鑰匙打開門大搖大擺的走人了。

再次來到南風閣,此時南風閣里里外外都已經堆滿了人,這自然是因為明日就是頭牌出閣的日子了。

每次這種日子,南風閣的客人都會尤其的多。

姜南遠遠的便看見了自家老爹在這邊準備好的人。

她心思一動,隨後抱着自己的包裹一直繞到了後院。

因為姜大小姐有錢再加上不要臉皮,所以經常參觀顧藺宿的閨房,而現在則是便宜了姜南。

姜南繞進後院,一直從圍牆那邊爬到了二樓,隨後她便敲響了盡頭邊的一扇窗戶。

想來顧藺宿應該還沒有去前面表演吧?

果然,在姜南剛敲響窗戶時,那窗戶便被人從裏面打開了。

見狀,姜南趕緊扶着圍牆蹲下,這才沒有被窗戶打着腦袋。

顧藺宿打開窗戶後,看見後院並未有人,面上閃過一絲疑惑。

但,正當他想要重新關上窗戶時,便見姜南的腦袋,突然從窗下冒了出來。

顧藺宿驚呼一聲,連連退後幾步,心有餘悸的看着窗戶那邊的姜南,「你怎會……」

姜南不好意思的衝著顧藺宿咧牙笑了笑,「那是什麼你先拉我進去唄?」

顧藺宿站在屋中有些錯愕的看着姜南,但在姜南說話後,便沒有多加猶豫便上前攙扶着姜南進了屋。

畢竟若是不順着,這位大小姐的意,不好過的只會是自己。

【哎呦,哎呦累死我了,我好難啊,這顧藺宿人還挺好。】

顧藺宿動作一頓,隨後扭過頭去怪異的看着姜南。

姜南被顧藺宿這個眼神看的心裏發慌,她揉了揉自己的小腿肚,隨後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你這是幹嘛?這麼用那麼奇怪的眼神看着爺?」

顧藺宿頓時回過神來,他搖搖頭,隨後坐到一邊繼續梳妝打扮,「無事。」

姜南把自己的包裹直接往顧藺宿的床上一扔,隨後便翹着二郎腿,一手支在桌子上托着下巴,一隻手則是拿着一旁的點心就開始吃。

他就這樣看着顧藺宿,隨口問道:「一會兒下去表演?」

顧藺宿原本在鏡子中觀察着身後的姜南,聞言也只是淡淡的應了一聲,「嗯。」

姜南撇撇嘴,果然是清冷美人啊。

「那什麼,爺有事,在你屋子裡住一晚沒意見吧?」姜南站起身來,直接躺在了顧藺宿的床上,這才說道。

「嗯,」顧藺宿輕輕的應了一聲,隨後放下手裡的粉黛。

顧藺宿從一旁的衣架上拿下了衣服,隨後便走到了屏風後面。

但在換衣服的時候,他並未聽到姜南有任何的聲音。

此時時間已經不早了,姜南之前在家裡喝了點小酒,頭腦早就已經有些渾渾噩噩的了,哪裡還有閑工夫去看一個大男人洗澡。

當然了,若是原本女尊時代的原主,那肯定是會口頭上調戲一番,隨後便會立刻跑過去動手動腳。

顧藺宿慢慢的從屏風後面走出來,他微微眯了眯眼睛看向那邊躺在床上已經閉上眼的女人,不知道她在打什麼算盤。

他默默的走到了姜南身邊,確認姜南已經快要熟睡過去了。

隨後他便伸出手去幫姜南掖了掖被子。

而姜南迷迷糊糊的感知到身邊有人,強撐着睜開眼皮發現是顧藺宿之後,便放心的閉上了眼睛,嘴裏還嘟囔着:「不愧爺最寵你,就是貼心啊。」

【沒想到顧藺宿那麼貼心啊,不然今晚一起睡?】

顧藺宿微微黑着臉收回了手,他直起腰來看着已經熟睡的姜南,眼裡閃過一絲殺意。

本以為變了性子,沒想到還是那個混賬樣。

沒錯,顧藺宿從小便能聽得人內心裏的話,這也是他性格孤僻清冷的原因。

畢竟人內心的想法才是他的真面目。

而真正能真心實意的就只有家人了,想到這裡顧藺宿看向姜南的恨意更加的深刻,畢竟他現在淪落至今,他的家人被逼死可少不了姜家的份兒。

眼看着馬上就要上台了,但顧藺宿卻沒有着急走。

他待姜南睡熟之後,這才俯身越過姜南,從床裏面敲出來一個暗格。

那牆上彈出來一個木盒,顧藺宿把那個木盒拿起來打開後,從裏面拿出了一把匕首在姜南的脖頸間比量了一下。

隨後他又把那個匕首放了回去,從裏面拿出來一個刺刀再次對着姜南的脖頸比量了一下。

顧藺宿微微垂着頭看着躺在床上睡熟的姜南,面上閃過一絲掙扎,隨後眼裡的殺意便消散了。

罷了,還是要顧大局的,他不僅僅要讓姜家崩潰,就連那周家他也是不會放過的。

現在直接殺了姜南,只會讓他之前的努力全部都前功盡棄。

想到這裡,顧藺宿面色恢復如常,他捧着手裡的木盒,再次尋到了一個地方好好的藏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