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天才醫聖
天才醫聖 連載中

天才醫聖

來源:萬讀 作者:抱枕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輕雪 周小澤 現代言情

一次意外,讓周小澤雙目失明,別人只當他是一個瞎子,卻不知道他已經擁有了別人無法想像的洞察力
什麼治病鑒寶給美女當貼心男友,都不是事兒;你不服?對了,我就專治各種不服……展開

《天才醫聖》章節試讀:

第6章 葉輕雪的內憂外患


吃過飯後,周小澤就進了被指定的卧室里,關上門,旋即,他的目光朝每個角落裡掃了一下,發現裏面沒有安裝監控,這才放心地吐出了一口氣。 屋裡沒有燈,在別人眼裡,對於一個瞎子來說,有沒有燈都無所謂的。 儘管四周漆黑一片,可是,在周小澤的天眼裡,就如同白晝一樣,即使連窗檯外面爬過的一隻螞蟻,他也看得清清楚楚。 此時此刻,周小澤的耳邊又響起爺爺臨終前的交代:「孩子,你是陽年陽月陽日陽時出生,擁有極陽真身,如果有一天你能夠獲得天眼時,一定要將爺爺留給你的那隻箱子打開,裏面有一本舊書,上面記載了一些上古玄術,對你有很大的幫助!」 在周小澤的心目中,爺爺雖然是一個拾垃圾的,但是一個很有本事的人,只是他不願意展示於世人面前。現在想來,爺爺早就知道在那塊祖傳的護身符里,含有天眼傳承了。 周小澤打開那隻箱子,裏面果然放了一本破舊發黃的線裝書,他翻開第一頁,上面的字跡就像會飛似的,紛紛鑽進了他的腦海里。 沃草,老資這一雙天眼還有攝字入腦的功能么? 一本厚厚的書,一個小時不到,就被周小澤看完了,什麼望氣術、醫療按摩鑒寶術、以及如何修鍊等等,都融入了他的腦海里。周小澤盤腿坐在了床上,閉上二目,按照書中所教的方式,運行起體內的真氣,開始修鍊起來。 兩個小時後,周小澤倏地睜開二目,他那對漆黑的眸子中,突然綻放出璀璨奪目的光芒。 「三十年河東轉河西,在別人的眼裡,我就是一個廢物,從今天開始,老資要逐漸蛻化成龍!」 …… 在周小澤走進卧室的時候,葉小丹也休息了。江姨卻緊跟在葉輕雪來到樓上,進了她的房間。 「小姐,這個周小澤到底是什麼人,你怎麼領他到家裡來住了?」江姨面色凝重地問道。 葉輕雪微微嘆了一口氣,說道:「周小澤是我下面的一個普通員工,是他賴着要住到這裡來的!」 接着,葉輕雪只得將三年多前撞倒周小澤爺爺,他又如何進入公司,自己因為一時衝動,導致他雙目失明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 不過,葉輕雪沒有將周小澤如何得到自己照片的事情,告訴江姨。 聞言,江姨眸子間閃過一道殺氣,冷冷地說道:「你葉小姐是什麼身份,這臭小子真是痴心妄想,竟敢想和你過一輩子,這也太過分了。你將這件事交給我,由我來擺平他!」 「江姨,你要怎樣擺平他?」葉輕雪好奇地問道。 江姨冷哼了一聲:「尋個機會,神不知鬼不覺地,讓他在這個世界上永遠消失掉!」 葉輕雪急忙搖了搖頭,說道:「江姨,事情都是我一手造成的,暫時就讓這小子在這裡住一段時間吧。只要他不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我們沒有必要做得那麼絕!」 「可是,這事如果被傳到金陵那邊,又要成某些人口中的笑柄了,說不定對小姐目前的地位,還會產生威脅!」江姨憂心忡忡地說道。 金陵! 提到金陵那邊的人,怨毒和憤慨,同時交織在葉輕雪的眼中,又變成說不出的悲哀和傷痛。 半晌,葉輕雪苦笑了一下,說道:「江姨,有關周小澤的事情,這還用傳嗎?依我看,早就被有心人給報告到金陵那邊了,就讓他們去笑吧!」 「小姐,你說的這個有心人是誰?」江姨秀眉微蹙地問道。 葉輕雪面色微寒,冷聲道:「還會有誰?自然是秦天成了!」 「這怎麼可能?」江姨聞言,神情愕然地說道,「秦天成是小姐父親生前的老部下,好朋友,他也承諾過在保證協助你全權掌握天運公司,他怎麼可能背叛我們?」 「人情冷暖,世態炎涼,人心隨時是會變的。」葉輕雪那對漂亮的眸子里,掠過一抹無奈和悲憤,說道,「江姨,我早就發現這個秦天成,已經被金陵那邊的人給收買下了。」 「這家天運公司,畢竟是小姐父親生前的產業啊,想不到金陵那邊真能下得了狠手。都是葉姓一條血脈,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有必要將人逼得走投無路么?」 江姨越說越激動,不禁怒道:「小姐,讓我明天去見一下這個狼心狗肺的秦天成,大不了魚死網破,和他們拼了!」 「江姨,你別衝動,現在金陵的葉家,全被葉君豪給控制住了,凡事我們都得要從長計議。」葉輕雪說道。 葉家,那是金陵有名的豪門望族,外錶冠冕堂皇,誰能知道裏面各種的糜爛和骯髒。 就因為葉輕雪的父親葉君風,因為是葉家老掌門與一個地下女人所生,地位卑微,在葉家受盡了排擠。 葉君豪,葉老掌門的長子,一直將這個同父異母的弟弟視為眼中釘,攛掇葉家其他同流合污的人,無所不用盡其惡劣的手段,處處打壓葉君風。 最終,葉君風就被趕出了族門,好在葉老掌門暗中支助了他一筆資金,加上他年輕有為,不僅在金陵創下了一片業績,也在領省的宛江市區有了自己的一家公司。 就在葉輕雪讀大三那年,禍從天降,她的母親因患肺癌去世,父親葉君風承受不了喪妻之痛的打擊,隨之也離開了人世。 葉君豪打聽到葉君風當年創業時,是因為葉老掌門暗中支助了資金,趁機掠奪了他在金陵所有的產業;就在他還要下手奪得天運公司時,已經中風癱瘓的葉老掌門強行出面,阻止了葉君豪的企圖。 也就這樣,葉輕雪進了宛江市區的天運公司。儘管如此,葉君豪欺負葉輕雪對經商是外行,提出了一條苛刻的條件:葉輕雪在天運公司,只有經營權,沒有實質控制權,如果在五年之內,她沒有任何業績的話,就收回公司和她父親生前留給她的所有財產。 為了扶助葉輕雪在公司里的運營,葉老掌門派了她父親生前的老部下秦天成,負責做了公司的老總。 江姨,全名江心月,也是葉老總管專門派到葉輕雪身邊,照顧她們姐妹兩人生活的。 目前,天運公司外表看上去不錯,其實,內部運營狀況很不妙,特別在資金鏈上,已經形成了危機。 此時此刻,江姨在聽了葉輕雪的話後,問道:「小姐,距離金陵那邊所給的五年期限,也只有三個月的時間了,小姐你心中有了什麼應對之策?」 「現在我還沒有什麼應對之策,」葉輕雪咬了咬牙,語帶悲憤,一字一頓地說道,「只是我不甘心父親生前留給我最後這麼一點財產,再被別人奪走!」 聞言,江姨不禁暗暗嘆了一口氣,在公司的運營上,她也實在想不出辦法來幫助葉輕雪。 「小姐,時間不早了,你早一點休息吧!」 現在的葉輕雪,可謂是內憂外患:內有周小澤這個傢伙傢伙賴在了這裡,以後不知道如何打發他;外有金陵葉家人的虎視眈眈,隨時想將她吞噬了。江姨看着都心疼。 「江姨,我馬上休息!」葉輕雪點了點頭,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