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都市神探:詭異事件調查組
都市神探:詭異事件調查組 連載中

都市神探:詭異事件調查組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紫霄南雲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紫霄南雲 陸風

半人半獸!你聽說過逆向進化嗎? 地獄詛咒!你敢翻開《死亡魔書》嗎? 鬼影女巫!你見過黑暗魔法的恐怖嗎? 擁有不死分身的男人、令人絕望的無限迷宮、冥界三頭犬、記憶牢房、遠古惡靈…… 危機四伏的城市,陸風挺身而出,他只說了一句話:「管他是神還是妖,管他是佛還是魔,老子只相信人定勝天,正義永存!」 就這樣,他向敵人下了戰書
結果如何?讓我們先從「樓道鬼手」的故事說起……展開

《都市神探:詭異事件調查組》章節試讀:

第4章 三日奪魂鏡


眾人的反應並不奇怪,自古以來,人們對鏡子就有一種莫名的恐懼。他們相信,鏡子是一個入口,鏡子裏面存在着一個死靈之國,並且是可以進入的。

相傳在遙遠的年代,民間曾流行過一種還陽術,叫做「三日奪魂鏡」。

這裡的三日,指的是死亡時間不得超過三天。

奪魂,並不是指奪取活人的魂魄,而是死人的。

意思就是說,在死者死亡的三天之內,只要有人通過一面銅鏡進入到冥國,在亡靈的背後貼上一張符咒,便可以用繩索將死去的人拉回到陽間。

說起這符咒可是大有來頭,據說是太上老君當年用來鎮壓群妖的法器,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民間的方術士鑽研出了其中的奧妙,用在死人身上,撈盡了錢財。

對於死去的人來說,他們只有靈魂,沒有肉身。靈魂是無形的,繩索無法捕獲,這道符咒就相當於一個媒介,像膠水一樣將死者的靈魂牢牢地粘在上面,另一頭再固定好繩索,由於靈魂都是輕飄飄的,所以很容易被拉回。

首先,需將屍體的雙腳用麻繩固定,倒吊在一棵桑樹上。「桑」和「喪」諧音,所以桑樹又叫招魂樹,陰氣最重。屍體倒掉則意喻着陽世的終結和陰世的開啟。

接下來,要在屍體的對面立上一面大銅鏡,高六尺,寬三尺,可通人。據說,待到夜晚月盛之時,冥國的入口就會出現在銅鏡中。

這時需有人將一根長繩纏在自己的腰間,並作一枚活扣,兩端均有留余。一端留余兩米,繩頭掛好符咒,用來引渡亡魂,叫做「縛魂鎖」。另一端留餘數十丈,置於銅鏡之外,作為返回的橋樑,叫做「還陽橋」。

除此外,腰系長繩的人還要在脖頸處掛上一個大大的銅鈴,為的是將自己的魂魄逼出體外,以此來為死者提供還陽的肉身,這個銅鈴就叫作「震魂鈴」。

它的力量不容小覷,當時有人自作聰明,為求保險,派了好幾個人一同進入,結果是「震魂鈴」一響,所有人都沒了魂魄,留在了銅鏡里。

進入冥國的人不能轉身,也不能回頭,這就意味着他們無法看清死者的樣子,一路上,他們只能通過背影去判斷。但是,由於入口是通過死者屍體打開的,所以在一般情況下,死者都會走在亡魂隊伍中的最後一位,倒也無需花費太多的力氣。

行走至三十米,要在路邊放上一隻大碗才能繼續前進,一旦發現了目標,便將符咒貼在亡魂的背後,同時拉動繩子,給外面的人傳送消息。

隨後,來人手拉着「縛魂鎖」,與亡魂一起慢慢地倒着向後走,直到看見路邊的大碗才停住腳步,立即敲打脖子上的「震魂鈴」,將自己的魂魄逼出體外。

外面的人早已得到消息,一直在輕輕拉動長繩。剩餘的三十米,由於事先做好了活扣,最先被拉動的是前面的「縛魂鎖」,經過兩米的距離,死者的靈魂會被符咒的力量引渡到後面的肉身上,同時活扣鎖緊,外面的人就會迅速發力,將其拉出銅鏡。

說白了,這種方法就是一命換一命。死者借來人的身體還陽,後者的靈魂則會頂替死者,進入下一世的輪迴。不過世事難料,這種方法雖說巧妙,但也並非是萬無一失,關於「三日奪魂鏡」的傳說,還有過這樣一則記載。

話說鄉間有一出了名的惡霸,名叫周岑,為了救自己溺水而亡的小妾,花大價錢買了一個叫銀鳳的美女,作為還陽的肉身,結果就發生了意外。

銀鳳非但沒有救出周岑的小妾,反倒是把他前兩天逼死的女人給帶了回來。原來這死去的女人叫金鳳,正是銀鳳的姐姐,兩天前金鳳被周岑強姦,而後自殺了。

要說這周岑也是個沒長腦子的貨,金鳳銀鳳傻傻的分不清。

當天晚上,金鳳在和周岑同床的時候,一刀結果了對方的性命。

雖說報了仇,但她知道,自己能夠報仇是妹妹用生命換來的。她無法面對水中的影像,她更不能繼續霸佔着妹妹的身體,於是,金鳳再次選擇了自殺。

三天之內,前後自殺了兩次的女人,這件奇聞被傳的沸沸揚揚,人們這才意識到了其中的危險,漸漸地,「三日奪魂鏡」的方法也就銷聲匿跡了。

對於這種稀奇古怪的傳聞,陸風多少也知道一些,本來他是不信的,可沒想到今天中了「大獎」,自己也要走進鏡子里,想想都覺得「刺激」。

在他提出來鏡子的說法後,所有人都很贊同,可這未免也太離譜了,一面普通的鏡子怎麼就變成虛無空間的逃生門了呢?

接下來,陸風讓黃天明去弄一面大鏡子,要半人高,寬度過肩,帶底座的那種。後者詢問道:「 陸隊,你是想要……」

「我必須要試一試,別忘了,裏面的女人斷了手臂,我們沒時間了。」

「可是……那裏面估計是沒有藥品,也沒有急救物品,已經過了一個晚上,恐怕那女人早就……」

「早就死了,是嗎?少廢話,先進去看看再說,快去吧!」

官大一級壓死人,這就是上級的力量。他不管你兜里有沒有錢,也不會告訴你去哪裡能弄到大鏡子,他只要結果,辦法自己來想。

黃天明被上級鞭策慣了,多年來養成的職業素養讓他沒說什麼,乖乖地下了樓。

「大偵探,」法醫開口道:「我能幫你做點什麼?」

「美女,你把衣服穿上就算幫了我的大忙。」

對方一提醒,法醫這才發現,原來自己還只穿着一件小弔帶。她臉一紅,急忙披上外套,在門口處瞪了陸風一眼,憤憤地走了。

陸風看着女人的背影,心想這美妞能當上法醫多半是走了後門,像她這種奇葩的法醫,估計全國也找不出來第二個。

法醫走後,現場只剩下陸風和另外的三名同事。陸風吩咐他們將柵欄移開,隨後獨自走上緩台,站在距離緩台**一米遠的地方,默默地看着。

老實說,他並沒有足夠的把握,如果自己的分析是錯的,很有可能就再也出不來了,沒準下一個斷臂的就是自己。但人命關天,這個險還是值得冒的。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走着。四十分鐘後,黃天明回來了,背着一面老式的大鏡子,慢悠悠地爬到六樓,累的呼呼直喘。

小區附近並沒有大型的傢具市場,這面鏡子是他從一所小學的倉庫里借來的,理由則是幫助警方破案。當時,他說的神神秘秘,把校方也給弄糊塗了。

校長沒敢多問,爽快地答應了。不過在黃天明走後,他立刻召開了緊急家長會,通知全校臨時放假,至於什麼時候開學,等候通知。

倉庫里的鏡子多半不小,這一面足有半米寬,將近一人高。

底座上面鋪滿了灰塵,隱約還能看到其中有兩行帶着年月日的小字,雖然不知道具體寫的什麼,但可以想像,這鏡子的年頭不會太短,沒準能追溯到解放以前。

陸風看了看大小,又顛了顛分量,很是滿意。

他把鏡子立在自己旁邊,照了照,對面立刻出現一張英俊的臉,只不過今天看上去略顯憔悴。他又抬起手,撫摸着光滑的鏡面,並用力地推了推,沒發現異常。

黃天明勸道:「陸隊,這東西能穿過去么!你又不是「貞子」,真的要試啊?」

其餘幾名同事也一起喊道:「陸隊,讓我來。」

陸風一抬手:「都給我安靜點,還是我來。」說完,他又向前挪了一小步。

「陸隊小心!」同事們都知道,陸風所在的位置已經很危險了,如果繼續前進,必定會像幾位「前輩」一樣,消失的無影無蹤。

幾個人擔心地看着,只見陸風並沒有繼續,而是抬起一條胳膊,慢慢地向前方探了過去。詭異的一幕隨之而來,人們看的很清楚,他的胳膊在伸入的過程中,由手掌開始,正在逐漸地消失,最後只剩下了半截留在空中。

台階下的人都驚呆了,儘管有趙亮的描述,卻無法比擬親眼所見帶來的震撼。

陸風要的就是這個效果。他前傾着身子,努力地去看胳膊消失與存在的分界點,也就是空間分割造成的截面,但是剛做出動作,立刻又終止了行動。

陸風打了一個激靈,心想沒錯,這位置是個視線死角,是看不到的,如果強行去看會發生什麼呢?恐怕連自己的頭也會一同消失。

想到這裡,他呼出一口氣,本能地勾了勾手指,感覺活動自如。又動了動胳膊,心頭就是一涼——壞了!胳膊抽不出來了。

伸入其中的部分就像被砌在水泥牆裡一樣,牢不可破。他嘗試攥緊了拳頭,使出渾身的力氣,想要強行突破,可試了幾次,手臂依然紋絲不動。

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他的肉身被一個臨界點分割開來。被分割的兩部分,將按照各自所在世界的法則運行,身處單一世界的陸風,被困在了原地。

現在,解脫的方法有兩個:一是砍掉自己的手臂,斬斷兩個世界的聯繫;二是繼續向前,進入未知的空間,是死是活就聽天由命了。

陸風正是為此而來,並沒有過多的心理負擔。

他用另一隻手費力地拖起大鏡子,轉頭說道:「半個小時後,如果我還沒出來,你們誰都不要進來,立刻疏散人群,讓所有住戶暫時離開這棟樓。」

同事們很不情願地點了點頭,目送着陸風,昂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