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成為寡婦後,被迫帶領全家致富
成為寡婦後,被迫帶領全家致富 連載中

成為寡婦後,被迫帶領全家致富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愛吃甜甜的東西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木挽雲 清玄

唐雨,現代職場白骨精,未婚未育,到了古代穿越成已婚未育死了丈夫的寡婦
唐雨只想仰天長嘯,說一句天道不公啊
展開

《成為寡婦後,被迫帶領全家致富》章節試讀:

第二章 穿越


第二日,躺在床上的木挽雲悠悠轉醒,看着眼前的一切,是那麼的陌生,唐雨突然有些不知所措,這青磚房,木質床,棉被,一切是那麼的可怕,陌生。

她只記得自己加班到十一點多,沏了杯咖啡,還沒來得及喝,就不小心掃到鍵盤上,滾燙的咖啡倒在鍵盤上,接着他就不省人事了。

此時的唐雨心頭浮現兩個字,我這是穿越,不會吧,我才二十七歲,剛做到部門經理,我的人生才剛剛開始,這是哪,這是什麼地方,一大堆問號浮現在唐雨的腦海。

想要下床,整個身體虛弱的不行,努力用那沙啞的嗓子,呼喊有人嗎,有人嗎。

不行,太渴了,唐雨費儘力氣,從床上挪動到桌子旁,顧不得姿態,拿起水壺就往嘴裏灌,冰涼的茶水入喉,唐雨才感覺自己是活着的。

渾身汗津津的,不過是從床上到桌子旁喝了幾口水而已,此時的唐雨已費盡全身力氣,打算在凳子上歇會。

門吱呀一聲的被推開,迎面而來的是一個穿着土黃色棉麻布的小姑娘,扎着兩個小揪揪,端着一碗白米粥。

看到唐雨在凳子上,李小玉驚訝的說道,嫂子你終於醒了,這兩天可嚇死我了,還好大夫說你沒事。

快步把粥放到桌子上,跑到院子中,扯着嗓子喊,娘,二哥你們快來看啊,嫂子她醒了。

唐雨不知所措的看着三個人圍着她,感覺暈頭轉向的。

發出了疑問,你們是誰,這是哪?

這句話彷彿平地一地驚雷,幾人獃獃地看着她。

李小玉焦急的詢問,嫂子,我是小玉啊,你不認識我了嗎。

雲兒,我是娘啊,你真不知道我們都是誰嗎。

看着眼前三個人焦急的神態,唐雨的心中無比確定,自己穿越了,還結婚了,自己在現代就談了兩次戀愛,這就結婚了,她不禁在心中哀嘆,為什麼我穿成了一個已婚婦人,現下不是傷春悲秋的時候,最要緊的是,活下去。

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說:「我真的不認識你們,這是哪裡。」

李修武焦急的說,娘,嫂子不會是腦子壞了吧。

別瞎說,李老太伸手打了修武一巴掌,還不快去請大夫。

李修武飛快的跑出去。

剩下三人面面相覷,各自在腦海里沉思

唐雨心想,怎麼辦,怎麼辦,我是誰,反正一會醫生來了,我就說自己頭疼,我不記得自己是誰了,我所有的記憶全部忘記了。

李老太心想,不會是在湖裡泡久了,誰也不認得了。

李小玉,嫂子不會是腦子進水了,聽人說在水裡泡久了,就染上不幹凈的東西。

沉思間,李修武帶着大夫回來了。

幾人眼睛盯着大夫,彷彿能盯出花來。

良久,大夫問道,你可還有記憶。

唐雨答無!

大夫指了指李老太,你認識她是誰嗎?

唐雨心虛的回答道,我不知道,但是她應該是我婆婆。

醫生,我真的誰都不認識了,我腦子裡沒有一點點的記憶。

大夫說到,你這種情況,我倒是也見過,前些年下山村,有個從山上摔下來的後生,神智未損,卻不記得自己叫什名誰,父母親人也一併忘卻,在三年後又摔了一下才找回記憶,你與他倒是神似,身體無大問題,記憶全無。

李老太焦急的詢問到,大夫,能不能吃幾副葯,讓我這兒媳的記憶回來,我這兒媳婦命苦。

還未說完,便被大夫打斷,你這家,我也來過幾次,能治好我便好,只是記憶一事,我想她是悲傷過度,不願再記起往日,你何苦再讓她記起,到時候尋死覓活,你便高興了。

聽了大夫的一番話,李家人深感言之有理,便也不再提起此事,反倒覺得是一件好事。

唐雨聽的雲里霧裡,什麼死啊活的,看這家人還不錯,自己必須要做好打算,先了解一下自己的處境。

唐雨十分彆扭的,低聲喊了一聲娘,你能給我講講我到底怎麼了嗎?

李老太嘆了一口氣,雲兒,你既失去了記憶,那娘少不得要多囑咐你兩句。

你叫木挽雲,木家與李家在你小時,你爹就與李家交好,你與修文從小相識,互生情意,待你及笄便嫁到了我李家,可惜修文從小身子骨就不好,考了童生後,又勉力讀書,一場風寒,竟要了我兒的命,說到此處李老太太聲音哽咽,你為修文才守孝不過一月就投湖,想要去找修文,雲兒啊,聽娘的勸,不管怎樣,咱們活着的人都要好好的活下去,以後你就是李家的閨女,娘把你當親閨女疼,你不為了我,也要為你的親娘想想,你是幺女,你娘年紀大了,可經不起那麼大的波瀾,別在想不開了,好好活着比什麼都重要。

什麼,這具身體的主人死了丈夫,又投湖自盡,也就是說自己現在是個寡婦。

唐雨只覺得一陣天雷滾滾,老天爺趕緊把我劈到現代吧。

看着唐雨神色恍惚的模樣,李家人,慢慢關上了門,讓唐雨慢慢消化,慢慢想。

唐雨呆坐在凳子上,直到肚子咕咕叫,才覺得是真餓,不顧桌上的白粥已涼了,大口喝起來。

一碗白粥,三兩下入肚,唐雨才覺得自己好些。

躺在床上腦子亂糟糟的,身體折騰了大半天,早已疲憊不堪,沉沉的睡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