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這就是你說的養成遊戲啊
這就是你說的養成遊戲啊 連載中

這就是你說的養成遊戲啊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杉谷義人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美惠 黃文

誰在水底呼喚,誰在火中高歌,誰在地下冷笑,誰在森林潛伏,又是誰在金屬里咆哮? 世界的真相到底是什麼,未來到底會怎樣,詭秘降臨,夢境復蘇,我一人執劍,雪夜斬神!展開

《這就是你說的養成遊戲啊》章節試讀:

第5章、對視30秒


黃文和美惠走出了房間,發現這裡是鬼屋一樓的入口通道,當他回頭去看那間情侶屋的時候,發現房間已經悄無聲息的消失了。

走出鬼屋的時候,黃文的衣服被冷汗濕透,他看向旁邊的美惠,她在鬼屋中雖然也極度恐懼,但依然是那樣美麗動人。

年輕的鬼屋老闆見黃文滿頭大汗,他覺得不可思議,一個大男人,怎麼被嚇成了這樣?

黃文送美惠回家之後,急忙打開了手機的遊戲界面,有一個〖遊戲完成〗的彈框。

他點擊了一下,出現了一行文字:本次任務完成度【良】,獎勵點數800,隱藏獎勵為遊戲三件套——火焰拳套、血色戰衣、鬼火坐騎(請前往北城富民垃圾場門房處領取)。

黃文打開了狀態欄,裏面的點數已經達到了1760,他急忙點擊了提取。

「是否要消耗1000遊戲點?」

「是!」

「恭喜你成功提取1000RMB,請注意查收。」

過了三秒,黃文的手機短訊亮了,是銀行卡到賬消息。

真的給錢啊!

看來是我格局小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這種好事,千萬不能讓其他人知道。

應該還沒幾個人知道吧?

他點開了遊戲界面上的官網,顯示404。

「哈哈,太好了,這下肯定沒人跟我爭了。」

黃文相信,參與者越少,遊戲任務發佈的速度就會越快,畢竟是『真人』扮演。

江湖傳聞:寫小說死路一條。

果然不假啊,這遊戲才玩三天,收入比一個月的全勤高多了。

「希望遊戲任務發佈快一些,我就是爆肝也要通關。」

遊戲越到後面,難度肯定會越高,而且獎勵的點數,自然也就越多,寫小說沒能暴富,說不定玩遊戲可以?

他以前對網絡遊戲毫無興趣。

覺得太麻煩了。

小時候玩過一款國外的遊戲。

叫俄羅斯方塊。

他現在玩這個養成遊戲,竟然找到了童年的快樂。

不得不說,這就是收穫的幸福啊!

金錢讓我快樂。

「差點兒高興過頭了,忘了領取遊戲套裝。」

黃文又看了一眼地址:北城富民垃圾場。

「怎麼是垃圾場?」

黃文雖然覺得奇怪,但也沒有多想,打車到了北城,富民垃圾場主要負責垃圾的分類工作,因此並沒有焚化爐等設備,看起來就像是一個面積很大的院子,站在大門口,就能聞到垃圾的複雜怪味,夜色下垃圾堆積如山,塑料袋被風吹的在地上打着滾。

門房亮着燈。

他敲了敲門,一個皮膚皺巴巴的老大爺開了門,披着衣服看了一眼黃文,他的嘴裏沒有一顆牙,吐字不甚清晰:「小火雞,有肆嗎?」

黃文說:「大爺,我們領取東西,三件套。」

看門大爺愣了一下,然後想起了什麼:「哦,你是說那三件東西啊,來來來,我帶你去拿。」

黃文跟着老大爺進了垃圾場大院,在門房室右側的白楊樹下,有一輛鬼火摩托,車把上掛着一雙手套,車座上還有一條紅褲衩。

他愣了一下:這真是遊戲三件套?

老大爺指了指:「是你要的吧?」

黃文的手拍了拍摩托。

手機亮起了彈框提示:遊戲套裝領取完成。

他對老大爺說:「沒錯,正是我。」

火焰拳套還勉強說的過去,是露着半指的黑色霹靂手套,手套背面有火焰圖案和青銅鬼臉,看起來非常的酷。

可是,血色戰衣竟然就是一條看着很普通的紅褲衩,上面用金線綉着一個大寫字母H。

是不是自己姓黃,所以就綉了一個H?

而鬼火坐騎就更不用說了,是一輛非常標準的鬼火摩托。

俗話說的好,鬼火一響,爹媽白養!

也不知道製作方怎麼想的。

難道要自己當鬼火少年?

黃文剛畢業那會兒在老家考了摩托駕照,不過已經有好幾年沒騎過摩託了,他戴好手套,擰了一下鑰匙,打着了火剛騎出垃圾場大門,看門大爺追了出來:「小火雞,這裡有一個頭盔。」

黃文心說太好了,不然還要自己買頭盔。

他接過老大爺手裡的頭盔看了看,雖然是舊的,但完好無損。

老大爺補了一句:「這是賽車頭盔,有一個傢伙開車摔死了,賽車摔成了稀巴爛,連同這個頭盔,都進了我們垃圾場,我看頭盔好着呢,就偷偷撿了起來。」

黃文嘴角抽搐了一下:「大爺,我謝謝你啊!」

其實,這也沒什麼吧。

不是有句話怎麼說的,死亡如風,常伴吾身,有了這亡靈頭盔的加持,自己肯定要走大運!

黃文騎着摩托一路綠燈暢通無阻。

別說,這摩托的燈光閃起來非常炫酷,怪不得那麼多年輕人喜歡。

第二天,房東來收租了。

「小文啊,在忙呢?」

黃文趕緊把房東讓進了房裡:「大姐,進來坐坐。」

房東大姐穿着天藍色的繡花旗袍,黑色高跟鞋映襯下,那雙筆直的小腿顯得雪白,她烏黑的頭髮盤在腦後,進屋之後在沙發上翹着二郎腿,纖長的指間夾着一根女士香煙,吸了一口說:「最近小說寫的怎麼樣了?」

黃文一邊倒水一邊說:「構思呢,構思呢。」

房東大姐笑道:「每次問你,都這麼說,到底發佈了沒有,說一下書名,讓大姐也看看。」

黃文急忙說:「還沒發呢,等我寫出好作品,一定會給你看的。」

房東大姐的名字叫唐木蘭,是個不婚主義者,為人非常的和善,黃文好幾次拖欠房租,她也沒說什麼,只是讓他有錢了再給。

唐木蘭說:「那你好好寫吧。」

她熄滅了手中的香煙,喝了一口水。

黃文道:「大姐,這個月房租我現在轉給你吧。」

他之前都是直接交現金,唐木蘭打開了手機,調出二維碼說:「加一下好友吧,以後方便一些。」

黃文掃描之後添加了唐木蘭,她的網名叫一米陽光,頭像是一隻吐舌頭的貓咪。

唐木蘭問黃文:「我聽門房說你最近經常半夜外出?」

黃文說:「是啊,這幾年天天在房間里碼字,身體太差了,我想白天寫作,晚上抽時間鍛煉一下。」

唐木蘭點點頭:「挺好的,你忙吧,我先走了。」

送走房東大姐後,黃文長長出了一口氣,他寫稿直到天黑,出去吃了一些東西。

夜裡,修改完稿子,已經將近零點。

「今日不會有新任務了嗎?」

黃文每隔一會,就會看一下手機,生怕錯過了消息。

當時間跳到零點的那一刻,手機里的骷髏頭界面亮起,彈出了一個文字框:第三個任務【拜訪美惠】,明天中午去美惠家做客,和美惠的妹妹美香玩,與美惠的媽媽雪子對視3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