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震驚!魔尊每天都在勸我作死
震驚!魔尊每天都在勸我作死 連載中

震驚!魔尊每天都在勸我作死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百無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鳳允 古代言情 浮華

貪得無厭瘋批女主vs PUA大師妖孽男主 以世間貪婪惡念為養分的魔尊,遇上了他的最佳食 餌,醜丫頭笑吟吟瞧着他問:你當真能滿足我所願所求? 那我要金銀珠寶,廣地華府,錦衣玉食
還要一副美艷九天的容貌,要這世間再無人敢傷我,辱我! 還有,你的真心……展開

《震驚!魔尊每天都在勸我作死》章節試讀:

第2章 拿她一條賤命來抵


生前不管死後事,反正除了她這條不值錢的命,他也討不到什麼好處。

浮華眸色沉沉瞧着她,忽而展開百鬼畫扇。

鳳允此刻驚大了眼,那扇面上畫著的魑魅魍魎竟有生命一樣,又哭又笑,張牙舞爪,似是被關在這扇中一般。

有種邪佞悚人的美感。

此刻,魑魅魍魎高興得瘋笑起來,從中奔湧出的黑霧朝着鳳允而去。

一絲燒灼之感在鳳允手臂上起了又消,她緊張的擼起袖子,竟見手腕內側被印上一隻雲金色的人眼。

像是活物一般緩緩睜開,眼球直勾勾盯着她看。

浮華見此,眼中驟然閃過一絲微不可查的驚訝。

千年來,與他訂契之人的契咒都是黑色,雲金色的他從未見過。

這丫頭果然非同一般。

「這是什麼?」鳳允心驚一瞬後,又覺此物玄妙新奇。

她竟能看見契咒?浮華有些意外。

「是契咒的印記。」

風允失笑:「竟然會動,真有趣!」

子時一刻。

錦衣女子面色難看的帶着丫鬟匆匆夜行。

「王少爺也真是的,見了他爹就嚇得魂都沒了。」懷抱琵琶的小丫鬟不滿的抱怨:「怎能眼睜睜瞧着下人將您趕出來,一句話也不說。」

「大晚上讓姑娘您走回去,實在過分。」

「那死老頭張口閉口出身下賤,且等着我入了王府的門,早晚要他好看!」女子咬牙切齒,心中又氣惱王少爺方才不作為,害她被那些下人羞辱驅趕。

二人着急趕路,並未注意到從身後巷子竄出的鳳允。

鳳允掩在亂髮下的臉抬了抬,幾步上前走到二人身後,抬手扯住那丫鬟的髮鬢往後一拖。

丫鬟驚叫,琵琶摔到地上發出裂響。女子嚇得花容失色,驚道:「是你!你要做什麼!」

鳳允不答,從地上撿了琵琶,反手就砸在掙紮起身的丫鬟腦袋上。

丫鬟頭破血流應聲而倒,暈了過去。

鳳允笑了笑,回身便朝女子走過去。

女子嚇得渾身發抖,癱坐在地上:「你別過來!你的腿不是…」

鳳允笑笑:「怎麼,來時的轎子姐姐不乘了?」

「那真是糟糕,也不知你一會兒要怎麼回去?」

鳳允呵呵輕笑,從懷裡掏出一隻磨尖了的鐵簪來。

她什麼意思?

女子慌了,未料到這乞丐會等在此處行兇報復:「你別亂來,你要錢是么?我給你!」

她顫抖着伸手去摸索袖中的錢袋,鳳允在她面前蹲下:「你讓人打傷我的腿,想用銀錢就打發我?」

「那你想怎樣!」女子語帶哭腔,暗罵這丑東西竟敢如此對她。

鳳允笑嘻嘻:「拿你一雙腿來抵吧。」

她手中朱釵鋒利的尖端抵住女子的臉,眼中愉悅:「我聽說姐姐是城東出雨樓的琴姬魁首,想必臉蛋和雙手也十分金貴。」

「不如也一併賠給我吧。」鳳允咧嘴,眼中愉悅。

「你敢!」女子絕望大吼,哪裡還有之前半分的趾高氣揚。

朱釵劃破女子臉上的皮肉,女子痛得叫喊起來:「來人啊!救命!」

北郡城南全是富貴人家的宅邸,雖不像西街平民住所那般密集,但白日黑夜都有官兵在此巡夜。

現下不知怎的,任憑她如何哭喊驚叫,愣是沒有一個人影。

鳳允身後的漆黑街道,忽然走出一個高挑端雅的男子。

女子見了來人,原本慌亂懼怕的眼中,瞬時染上驚艷,目光再也無法從他臉上移開。

她欣喜若狂的喊道:「公子,救命!」

她捂住被朱釵傷了的臉,一副美人受驚的楚楚可憐:「這丑乞丐要殺我,公子救我!」

浮華在鳳允身側駐足,含笑的眉目,細看之下竟盈着一絲冷肅。

女子瞧着他那張妖冶絕艷的臉,心中暗想自己好歹也是出雨樓的魁首,哪個男人見了自己這受驚的模樣,不上趕着憐惜安撫?

許是他剛路過,還未弄清狀況有些猶豫。

思及此,女子梨花帶雨抽泣起來:「公子,您……」

話未說完,鳳允先笑了起來。

這女子此種情形下,還有心思獻媚勾人,不愧是魁首,時刻不忘賣弄自己。

可惜,她挑錯了賣弄的對象。

「你笑什麼!」女子見鳳允這般張狂,氣得發抖。

浮華眸色微動,緩步上前。

這舉動讓女子瞬間欣喜,他果然是個會憐香惜玉的。

下一瞬,他那惑人的笑眸對上女子滿含期待的眼,溫聲道:「阿允,你這樣啰嗦,姑蘇樓的酒菜都要涼了。」

什麼!女子驚得小臉發白,這男子同這丑東西竟是一起的?

怎麼可能!這臟臭嚇人的乞丐,怎麼可能同如此矜貴絕倫的人有關係!

她不信!

「公子,這是怎麼回事?」

浮華理都不理她,瞧着鳳允淺笑一下。

「也是。」鳳允認同的點點頭,起身退開:「小姐姐是不是覺得我不配同這神仙般的人站在一處?」

女子狠狠刓了她一眼。

她輕蔑笑道:「可神仙哥哥就是喜歡我,你這樣的,他看一眼都嫌。」

浮華縱容的笑了笑,手中百鬼畫扇展開,扇中妖鬼嬉笑怒罵影影綽綽。

女子幾時見過這般駭人的東西,恐懼到極點,尖叫起來:「不!饒命!饒命啊!」

浮華眼中露出一絲厭惡,起手一揮畫扇,便見一團黑霧竄出,直直朝着女子而去。

幾聲骨頭碎裂聲後,尖銳的痛呼劃破天際,手腳骨肉斷裂的滅頂之痛,令女子面容扭曲,哀嚎凄厲。

女子害怕極了,她不知自己到底招惹了什麼東西,現下後悔得要死。

她想求鳳允,卻已然晚了。

下一瞬,她突然就被畫扇中的魑魅撕碎了心脈臟腑,低低嗚咽幾聲後,沒了呼吸。

鳳允挑眉:「你下手是不是有點狠?」

他還真的將人殺了。

「她命該如此。」他施施然走到一旁那小丫鬟身邊:「她敢傷你,拿她一條賤命來抵,已是輕饒了她。」

「我畢竟也留了一個。」他對那丫鬟微微抬了兩指,也不知是做了什麼:「讓她好好受點活罪。」

至於這個活罪是什麼,鳳允不敢想。

畢竟是非人之物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