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獸世成病嬌反派的惡毒白月光
穿越獸世成病嬌反派的惡毒白月光 連載中

穿越獸世成病嬌反派的惡毒白月光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范大羊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塗嫿 犬屹

【獸世+種田+金手指+反派+病嬌+1V1】 穿成獸世書里沒活過三章的惡毒雌性炮灰塗花花? 塗嫿表示,我命由我不由天! 不就是缺衣少食嗎? 種田,開發美食,她做的衣裳風靡獸世! 不就是龍獸橫行,生存環境艱難嗎? 醫術,勤練弓箭,她還把瘦弱的小弟培養成獸世第一勇士! 不就是得罪了病嬌反派嗎? 她……等等,這個好像確實很有難度~ 犬屹覺得,洗白前的塗嫿可恨,洗白後的塗嫿……更可恨! 那些像蒼蠅一樣圍在她身邊大獻殷勤的雄性,明明都是不懷好意,她是瞎了看不見嗎? 然後塗嫿就發現,一夜之間,所有雄性獸人都對她避而遠之
塗嫿撓頭,明明她很努力地洗白,為什麼總感覺越洗越黑? 愛打直球塗嫿VS極度矯情犬屹,甜寵
展開

《穿越獸世成病嬌反派的惡毒白月光》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穿成塗花花


寒風呼嘯。

平原上的積雪已沒過膝蓋,萬里銀裝素裹。

好幾排凌亂的腳印延伸至遠方,一群獸人圍聚在一起不知在看什麼。

塗嫿是被凍醒的。

她夢見她好像掉進冰窟窿,又渾身濕漉漉的倒在雪地里,連身上的衣服也被凍得硬邦邦的。

凝結着霜霧的長睫緩緩睜開,塗嫿好像看見,一大群光膀子的美男子圍在她身邊。

塗嫿勉強彎了彎嘴角。

真是奇怪的夢,一秒地獄,一秒天堂……

全是美男的天堂!

「你去!」

「你去!」

「我才不去,這種惡毒雌性,沾上了就擺脫不掉了,你去!」

獸人紛紛搖頭,最終決定,就這麼任由她凍死好了。

「族長來了!」

不知是誰喊了一嗓子,獸群立刻讓出一條通道。

被叫做族長的年輕獸人犬屹陰沉着臉快步走上前來,將塗嫿抱在懷裡。

察覺到塗嫿還有呼吸,犬屹不禁暗鬆了口氣。

塗嫿的長睫再次顫動,她好像正被一個溫暖的懷抱包裹着。

塗嫿想看清這人的長相,只可惜逆着光,她只能看到他精緻的下頜以及微微勾起的唇角。

犬屹湊近塗嫿的耳畔,用僅兩人能聽到的音量……

「塗花花,可千萬別死了,你的噩夢才剛剛開始!」

塗嫿「……」

塗嫿失去意識之前,只有一個問題。

塗花花是誰?

名字真難聽!

不過,很快塗嫿就知道了。

因為她又做了一個更長的夢……

夢裡,她穿進了一本獸世書里,成了沒活過三章的惡毒雌性炮灰——塗花花!

原本塗花花是老狐王唯一的雌性崽崽,備受寵愛,只可惜被寵得無法無天,欺壓獸人,蠻橫霸道,把老狐王的獸人緣敗光得一乾二淨。

在完成陷害女主不成,反讓男女主情感加固的[光榮]任務之後,塗花花就和純受她連累的父親小弟一塊被驅逐出了萬獸之都,流放到了流浪獸部落。

更悲催的是,塗花花在流浪獸部落還遇到了反派,有她一份助力黑化的終極大boss!

時間要追溯到更久以前,年紀輕輕就當上流浪獸部落族長的犬屹,在一次受邀參加萬獸之都盛會時,邂逅了長相本就姣好的狐族雌性塗花花。

還是一個毛頭雄性的犬屹一見傾心,塗花花也甚是動心的樣子。

結果,等到犬屹滿心歡喜地上門示愛,提出結侶的請求時,卻被塗花花手下的一眾獸兵打出了塗山狐狸洞,扔到大街上,還大罵他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遭受眾人恥笑的犬屹原本還不信塗花花這麼對他,結果後來好不容易找機會見到塗花花,卻聽她又當面嘲諷他一遍,不過是她打趣逗悶子的玩意罷了,她就是在耍他,那天盛會的笑臉也不過是和其他雌性的一個賭。

犬屹恨,可又能如何?

塗花花是狐王崽崽,而他雖然年紀輕輕就當上了族長,但也不過是一個不能長住萬獸之都的卑微流浪獸!

卻是沒想到,竟然還有時過境遷的一天……

所以,一到流浪獸部落,一聽這裡的族長就是犬屹,塗花花腦子裡就剩倆字——完了!

趁夜,塗花花丟下重傷未愈的父親和瘦弱的小弟,一個雌性偷偷溜出了流浪獸部落,想要找尋一個新的部落做靠山。

結果,就是塗花花不小心掉進了河裡,渾身濕漉漉地倒在雪地里兩個時辰,凍死了。

換來了她這個芯子——塗嫿!

塗嫿已經第七次[醒]來,不死心地重新閉上雙眼再猛地睜開……房頂仍舊是那破敗的茅草皮!

「唉~」

塗嫿發出一聲長嘆,不得不接受了這個事實——她穿了!從現代獸醫塗嫿變成了獸世雌性塗花花!

那個醜名字!

「崽崽,你醒啦!」

一聲驚喜伴隨着後續不斷的咳嗽,塗嫿聞聲看去。

只見一個俊美無儔,氣質極為清雅的中年大叔,掩唇不停的咳嗽,原本蒼白的面色更是浮現出不正常的潮紅。

這便是將塗花花疼到骨子裡的父親,也是上一任老狐王塗勵。

「崽崽,你渴不渴?要不要喝點水?」

塗嫿看着美人爹殷勤關切的模樣,實在難以想像他五十有六的獸齡!

盛水的石碗已經挨到她的唇邊,塗嫿微一偏頭,享受了美人爹的照顧。

一顆小腦袋就倚靠在她的草床邊,眨巴着大大的狐狸眼看她喝水。

小弟叫塗湫,當年娘親生產他的時候難產而死,那一胎五個小狐狸幼崽,就活了他一個,瘦弱得不像話。

而且小弟長到現在七歲的獸齡,一句話也沒有說過!

塗嫿忍不住上手摸摸小弟的腦袋,小弟的長相應該是隨了娘親多一點,再加上一對毛絨絨的狐狸耳朵,別提有多萌了。

塗湫不知是不是不滿塗嫿的蹂躪,將下巴搭在兩隻攥緊拳頭的小手手上,滿臉的鬱悶。

這時候美人爹竟然也跟着鬱悶地嘆了口氣。

「崽崽,等寒季過去,爹去求求犬屹,讓他護送你找到新的部落。」

塗嫿「……」

讓犬屹護送她?開玩笑!

估計美人爹還不知道塗花花和犬屹的那些過節呢!

塗嫿不禁又想起了失去意識之前,逆光中那個邪魅一笑的嘴角。

[塗花花,可千萬別死了,你的噩夢才剛剛開始!]

聲音彷彿又響在耳畔,塗嫿不禁渾身打了個寒顫。

「爹!可別!千萬別!」塗嫿自然也想起了原主的那一堆糟心事兒,可既來之則安之,以後活好活賴也全都是她塗嫿自己的。

沉吟了片刻,塗嫿接着道:「爹,以前都是我不懂事,以後我不會離開您和小弟,我會努力,像以前您照顧我一樣,照顧您和小弟,成為你們的依靠!」

美人爹瞬間紅了眼眶,扭過臉去,只留了個單薄的脊背對着她。

小弟倒是瞬間開心了,毛絨絨的腦袋在她手背上蹭了蹭。

美人爹很快整理好了情緒,擦去眼淚,「崽崽你昏迷了兩天,肚子肯定餓壞了,爹去給你烤地果吃!」

地果?

塗嫿看向美人爹,只見美人爹從牆角撿起兩個蔫了吧唧的紅薯扔到了火堆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