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極品神婿
極品神婿 連載中

極品神婿

來源:陽光書城 作者:溫而不雨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王羽瑤 都市小說 陳翰

沒有物質的愛情終究破碎,古老項鏈掀起新的人生
你欺我窮又如何,金鱗豈是池中物,待我風雲大起,就知道誰才是真正的井底之蛙!展開

《極品神婿》章節試讀:

第四章 王軍的請求


第四章 王軍的請求

很快陳翰便在廚房內忙碌起來,而王羽瑤正想去打下手,就被她媽媽給拉住。

「幹什麼去,他一個廢物做個飯怎麼了,還心疼起來了啊?」婦人說著風涼話,聲音還不低,深怕陳翰聽不到似得。

「媽,你別這樣說陳翰,他不是你想的那樣?」聽到自己媽媽說陳翰,王羽瑤很不是滋味。

「那你說他是什麼樣?除了蹭吃蹭喝,什麼事做的好。」岳母冷嘲熱諷的說了句,起身不願久呆。

王羽瑤輕嘆口氣,覺得要讓她媽媽對陳翰態度好轉,估計不是一時半會就能成功。

半小時後,陣陣香氣從廚房飄出來,陳翰熟練的將飯菜端到桌上。

「去旁邊吃,看到你的樣子就犯噁心。」剛要坐下,岳母便惡語相向,完全不顧及陳翰的感受。

陳翰先是一愣,隨即面露笑意,倒也沒放在心上,端着碗走向客廳。

屁股剛坐下,就聽到門鈴聲。陳翰很識相的前去開門,可當看到門前站着之人,臉色驟然變冷。

「誰啊?」岳母在後面問了聲,也想不到誰會挑吃飯的點來竄門。

「嬸嬸,是我!」聽到女人的聲音,王軍禮貌的沖屋內喊道,表明自己的身份。

岳母一聽是王軍來了,連忙放下手中碗筷。

見陳翰還擋在門口,當即不客氣的把他推到一邊,這才熱情的接待王軍,兩者之間的差距顯而易見。

不過王羽瑤看到王軍之後,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之前在墓場的清醒還歷歷在目,她可不會這麼快就忘記。

感受着這股冷漠的眼神,其實王軍心裏也很不爽。奈何他這次來是有事相求,只好將氣咽在肚子里。

好在王羽瑤的母親對王軍的態度格外好,看王軍的眼神跟看親生兒子似得。

「今天怎麼有空來嬸嬸這兒,正巧一塊吃飯吧。」岳母嘴裏說著,手則是拉着王軍往餐桌上走去。

不過很快王軍便解釋道:「嬸嬸我吃過了,這次過來除了看你,其實是有事找陳翰幫忙。」

「他?」岳母一聽,面露嫌棄之色:「他一個窩囊廢,能幫到你什麼忙?」

聽了這話的王軍,目光詫異的望向陳翰,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陳翰就好像沒看到似得,轉身重新回到客廳,這可把王軍給急的。

「嬸,先不和你說了,我找陳翰真有事。」王軍尷尬的將手抽出來,旋即走到陳翰面前。

「怎麼說我們也是一家人,這次只有你才能幫我了。」王軍搓着手,面露為難之色的說道。

陳翰抬頭看了他一眼,打趣道:「我就是個廢物,哪有本事幫你的忙,還是另請高明吧。」

「陳翰,怎麼說話的,對小軍說話客氣點,也不看看自己什麼身份。」正所謂皇上不急太監急,岳母見陳翰對王軍的態度弔兒郎當,立馬就不樂意了。

一旁的王羽瑤見狀,也是哭笑不得。她能猜到王軍此次來的目的,可礙於婦人在場,又太好說明。

不過陳翰倒是沒太在意,繼而說道:「看吧,岳母都說我不成器,看來你還是找別人吧,我還真沒啥可幫你的。」

這話可把王軍氣的不行,可他又不敢發火,一時間到有點騎虎難下的趨勢。

過了好半晌,王軍心想說不定陳翰的岳母能站出來說幾句話,或許還有轉機。

於是乎,王軍便將心思花在婦人身上:「嬸,你幫我說兩句吧,讓陳翰幫我這次,以後我絕對有好處忘不了你們。」

聽到有好處,岳母的眼睛就跟發光了似得,當即喜上眉梢。

只見岳母冷臉望着陳翰,淡漠道:「既然小軍話都時候這份上了,你就幫他一次,也讓我知道你這個廢物還有點用處。」

「岳母這話說的就有點嚴重了,只是王軍的態度有問題,不是我不想幫。」陳翰很是自然的說道,既沒拒絕也沒有表現出答應的意思。

旁邊的王軍一聽,覺得有戲,忙張嘴問道:「想讓我做什麼,只要你點頭,什麼我都答應。」

「哦?」陳翰狐疑的看着王軍:「你說的可算話?」

「當然,只要你能幫我,什麼條件都可以滿足你。」王軍也不含糊,直接點頭允諾。

然而王軍卻不知道,當他說完這些話的時候,陳翰眼角閃過一抹狡黠。

「其實也不是什麼太大的要求,就是我這個人喜歡別人求我,如果你願意求我,倒是可以幫你解決困擾你許久的毛病。」陳翰放下碗筷,悠然自得的靠着沙發,神情淡然的打量着王軍。

聽完這話的王軍整個人都傻眼了,他現在才明白,饒了這麼大的圈子,其實陳翰就是相看他低聲下氣的樣子。

說實話,此刻的王軍早已怒火攻心,就差一點暴走。可一想到之前陳翰救莫永泰的場景,只好將心中的怒火給壓制下來。

「好!」王軍一咬牙,沒了往日的盛氣凌人:「我求求你幫我,以後絕不會再為難你。」

王軍的舉動令王羽瑤和婦人都為之一驚,要知道王軍作為王家的獨苗,那可是倍受家族器重,如今居然會在陳翰的面前低聲下氣,傳出去恐怕都沒幾個人相信。

婦人看到這一幕,忍不住將王羽瑤拉到一旁,小聲道:「羽瑤這到底怎麼回事,王軍怎麼突然對陳翰這麼客氣,這裏面是不是有什麼秘密?」

「我也不太清楚,不過我能確定陳翰已經不是你們嘴裏的廢物了。」王羽瑤沒有直說,只是後面的話咬的特別重。

「看在你這麼誠懇的份上,我就幫你這一次,但別忘了是你求我做的。」看着向來趾高氣昂的王軍在面前如此卑微,陳翰忽然覺得非常暢快。

王軍咬了咬牙,臉上卻是笑臉相迎,深怕一不小心又讓陳翰後悔。

房間內,王軍順從的躺在床上,這是陳翰的房間。雖說和王羽瑤結婚三年,但兩人還從未在一個房間呆過,說來也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

「你真的能治好我的病?」王軍微微抬頭,略顯緊張的望向陳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