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是郝大爺
我是郝大爺 連載中

我是郝大爺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二哈子哈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郝不凡 顧憐夕

啟源,宇宙之初開、混沌之力始的第一顆星球,曾經的它強者無數,萬族奉它為第一聖地,它曾是力量的代名詞,宇宙凝聚的宇宙之心就出世在這裡,然一場空前絕後的大戰卻因此爆發
那一戰,戰得天昏地暗乾坤顛倒;仙聖尤如狗,都可被人隨意斬殺
啟源星也被打得四分五裂,僅剩核心之地,啟源星的世界意志不得不耗盡本源之力,將星球徹底隔絕宇宙,包括混沌之力,失去了混沌之力的啟源,在接下來的四千多年將發生着怎樣的變化呢?展開

《我是郝大爺》章節試讀:

第3章 郝大爺我一挑三十一


「確定!郝大爺我今天就是要一挑三十一」郝不凡十分自信的說

「好,那我就成全你」

陳奕也想看看郝不凡的底氣在哪裡,還是說秦老已經將那功法傳給了他,

「你們這三十一個今天要是打不倒他,就等着學堂受訓吧!」

話罷,三十個人齊齊的走到郝不凡的面前,而陳木卻在旁邊觀看,好像沒有要插手的意思。

郝不凡看到他們上前,不慌不忙的轉過身去背負手背着他們「你們是一起來呢,還是一起來呢。」

「各位族兄族姐,讓我先來會會這個狂妄之徒」一名身材瘦小馬臉猴嘴的人上去對着眾人拱了拱手。

「來者何人,我不打無名之輩」郝不凡背對着說道。

「馬猴是也」

只見話音剛落,馬猴就沖了,右手凝拳,郝不凡一個轉身淡淡地看了一樣眼,隨後一掌打在馬猴的拳上。

「啊」

馬猴頓時吐了一口血,倒飛數十米砸到後面幾個人的身上,那幾人腳下沒站穩被頂出了擂台。

陳奕見此,心裏一驚:這小子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一掌把人打飛數十米。不對不對,那不是他的那幾個狐朋狗友嗎?…哈哈…我知道了,這小子算是作弊了吧。

還在台上的二十餘人臉都嚇白了,一時之間,誰也不敢上台。王武和王文對視一眼,

「不凡,讓我們倆兄弟來會一會你」

王武倆兄弟一左一右向前衝去,只見郝不凡雙手腕相叩,手形成掌,隱隱有一道金光閃過,嘴裏還念念有詞

「龜波氣功」

「啊!」

王武兄弟還未碰到郝不凡的手掌就已倒飛出去,一人拉着五六個人下台。王文見陳木在自己旁邊,想作勢也將他拉下台,卻被陳木輕鬆躲開了。

廣場不遠處的一處閣樓上,村長蔣有為、蔣雨晴以及長老會一眾長老、秦沁都在這裡看着他們鬧劇,笑而不語。

「這傢伙除了耍點小聰明,也就那樣,我還以為他多厲害呢,要一挑三十一」蔣雨晴看着場中的郝不凡嘟嘴道。

「雨晴,你覺得他只會耍小聰明嗎?」村長笑着說到,尋常人可能看不到,但他身為八段強者,可是看出來郝不凡使出那所謂的龜波氣功時那落有落無的罡氣,憑着這一絲罡氣,郝不凡最少也是一段武者。

「可不是嘛,明明就打不過,還要逞能一挑全部,最關鍵的是他居然耍無賴。」蔣雨晴一臉不屑說道,顯然對於郝不凡的這種行為很瞧不起。

「哈哈,雨晴,你往下看就知道了」村長捋了捋自己的山羊鬍笑道。

陳木也看出了其中的端疑笑道「不凡還是那麼愛玩,哈哈哈」

到這時候還剩在場上那十多個人再不明白就真的傻了,頓時臉都氣黑了,怒氣沖沖的看向郝不凡。

郝不凡無所謂的擺了擺手說道「看來還是要拿出點真本事,那行,來吧!」說罷,郝不凡左腿向前一步身體向下半蹲,左右手前後交相拉開,右手成掌,手背向前。

「上」

也不知誰喊了一聲,十多人一起衝上,郝不凡半點不懼,右腳向前滑步、扎馬、沖拳,勁脈中的罡氣爆發,直接將一人打飛,隨後凌空一腳又是一個,接下來又是一招猛虎出山,十幾人轉眼間就倒下了七八人,頗有勢不可擋之勢,嚇得餘下幾人癱坐在地上

「我,我認輸。」

閣樓上,

「斯」蔣雨晴捂着嘴說道「他怎麼這麼厲害!」

「一年時間到一段,也算是天才了」村長捋了捋鬍子說道。

「爸,你覺得郝不凡打得贏我嗎?」蔣雨晴歪着頭對村長說道。

「或許吧」村長笑了笑

「到你了,陳木」郝不凡向陳木勾了勾手指,一臉挑釁的說道。

「凡弟功夫不錯嘛,不過就一段就不夠看哦」陳木背負着一隻手,十分儒雅的笑了笑。

「是嗎?那就讓我看看你這姨母笑有多大的實力」

說完郝不凡向前滑步一個上勾拳,

陳木微微向後一閃就躲開,郝不凡順着上勾拳,轉身,滑步,橫肘一氣呵成,陳木見狀起身一躍翻過郝不凡,又到了郝不凡的後方。

「我認輸!」陳木對着父親陳奕說道。

「不,你沒輸,我們再來過」郝不凡雙眼瞪大怒視着陳木。陳木又朝他笑了笑就轉身走了。

「這是你逼我的,啊啊啊」郝不凡連忙跟上,一拳崩向陳木,拳頭隱隱有兩道金紋。

「這是第二段了?」陳奕看到郝不凡拳上的金紋驚呼道。

「等得就是你這拳」陳木轉身對着郝不凡的拳頭就是一拳,拳頭上隱隱有三道金紋——陳木是三段武者!!!

兩拳相碰在一起,拳中的罡氣在不斷對沖。

……

閣樓上

「看來他要堅持不住,這小子脾氣終究還是太暴了一點,這點可不像他爸」一名手中拿着一支金黑色毛筆的老者說道,

「墨老,沒準這小子的脾氣像他媽也說不定,哈哈,,」一位長相粗獷的滿臉鬍鬚的男人說道,「不過這脾氣倒是合我吳三瘋的胃口,不服就干,扭扭捏捏跟個女人似的」邊說著邊看向廣場上的陳奕,陳奕好像察覺到看他,轉身向著閣樓拱手到。

墨老的年齡看起來比秦老還老一點,一笑起來,滿臉的皺紋都擠在一起「或許秦老說的那東西真在他手上。」

「可他當年來的時候全身都搜過了,並沒有那東西啊」另一位圓頭大耳的長老圓三通說到。

「別忘了,他的母親是誰!」村長對着眾人說道,聞言,所有人都噤了聲。

……

小院落里,秦老背負着雙手弓着背從房門走出,看着遠方的金光閃閃

「看來那東西真的被她放進去了,

十年了,也該融合了,

哎!罷了罷了,隨緣吧」

……

郝不凡還在苦苦堅持,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堅持什麼,也許是為了那虛無縹緲的尊嚴,也許是為了那無足輕重的存在。或許對於他這種孤兒來說存在感才是自己最重要的吧!他討厭別人無視自己,漠視自己,蔣雨晴是這樣,陳木是這樣,村裡的叔叔阿姨都是這樣!

他也想早上有人督促他去學堂讀書念字,也想有人在旁邊守着他習武練功,也想身邊有個血脈之系的親人,哪怕是被人訓示、哪怕是被人討厭、哪怕故意厭惡他人,

哪怕……

「不凡,不凡」

有一個聲音一直在耳邊環繞

他好像聽到了

媽媽的聲音,儘管他從來沒有見過媽媽,但他還是一耳就聽出來了,

耳邊環繞的

就是媽媽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