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糊咖的我靠冥界翻紅了!
糊咖的我靠冥界翻紅了! 連載中

糊咖的我靠冥界翻紅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兮瑤吖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兮瑤吖 現代言情 賈明荏

【玄學+逗比+爽文+無男主+自由嗑CP+日常+娛樂圈】 賈明荏,美貌才氣、業務能力兼具的天花板級藝人,出道五年無人問津,糊穿地心
直到她機緣巧合發了誓,去廟裡拜了拜後,才發現自己早已火遍陰間
沒幾個活粉的賈明荏覺得,活躍的陰間粉也算是活粉的一種,對吧? 寵粉狂魔賈明荏決定,要熱情回饋自己的粉絲寶寶們
折元寶、裁紙錢、送冥幣
接踵而來的代言、影視劇、演唱會邀約砸的賈明荏眼冒金星
地府頂級雜誌《美麗地府》與《魅力刑具》 全冥界大製作電影《神奇女鬼》 全冥界運動會主題推廣曲《地府歡迎你》 賈明荏作為地府現象級偶像在與陰間粉絲雙向奔赴的時候才發現,竟然頻頻登上陽間熱搜
什麼什麼? 萬年糊咖賈明荏翻紅了?!展開

《糊咖的我靠冥界翻紅了!》章節試讀:

第4章 我們是唯物主義者,不搞玄學


城隍多聰明的人啊!

人人都道多年的媳婦熬成婆,城隍那可是為了有個地府編製,熬了幾千年都不想着投胎去復個活!

「這位美少女,你是認識什麼性價比高的藝人要給我推薦嗎?」

賈明荏微微歪了歪頭,甜甜一笑。

「那要看你準備多少錢請了,你的出場費價格決定了藝人的水平和服務質量。」

城隍看着賈明荏,心裏一陣陣的湧現出一種名為自豪的感覺來。

要不還得說是自家荏寶呢!就這小腦袋瓜子轉的多快啊!

按照地府這邊的說法就是,這孩子一看就是個小機靈鬼兒!

城隍微微歪了歪頭,伸手比了一根手指頭。

賈明荏略微歪了歪頭,眉毛緊緊皺起。「一百?」

雖說自己也曾給某飯店開業典禮唱過歌,出場費給了兩百塊,可不包吃包住也不管出行,最後算下來連一毛都沒剩下來不說,自己還搭進去兩塊錢。

城隍忙晃了晃手指,賈明荏開心了。

「翻了一倍嗎?成交!不過你們最好是管出行管吃,若是地方太遠了,你們也得包住才行!」

城隍重重點頭,心想兩百萬應該不會嚇到自家荏寶吧!

賈明荏咳了兩聲,微微清了清嗓子,清唱了一首歌。

城隍眼珠子猛然瞪得溜圓。

我滴個地啊!自己出來辦趟公差,不僅見到了自己的偶像,還有幸聽到偶像的獨家清唱福利!

賈明荏一首歌完畢,才笑着問城隍。

「你覺得我的嗓音條件可以嗎?去你那開演唱會不丟人吧!」

城隍的腦袋像電動撥浪鼓一般,搖起來不停就算了,竟然還帶了節奏。

「演唱會的時間是什麼時候?我得提前準備準備。畢竟像我這樣優秀的人,行程都是滿的,時間上實在是不好調。」

李姐在一旁翻白眼都快翻抽過去了。

哦呵呵!行程都是滿的,可真敢說!

自己幾斤幾兩不知道嗎?都糊成什麼樣了心裏沒有個A與C的平均數嗎?真以為自己在這兒騙鬼呢?

城隍心裏感動的不得了,與地府的小夥伴們接觸久了,早已忽略掉賈明荏在陽間是個糊咖的事實。

「那您看您哪天有時間?您哪天有時間咱們就哪天辦演唱會!」

賈明荏:……這鬼屋開業都這麼佛系的么?宣傳時間她定?

城隍話說出去之後就後悔了,好擔心荏寶以為他是個騙子。

要是因此荏寶對他有了疑心拒絕了在地府辦演唱會,只怕自己從奈何橋上跳下去也洗不清自己的罪孽了!

好在賈明荏現在極度缺錢,本着蚊子再小也是塊肉的原則,連牙都沒咬、腳也沒跺就應了下來。

「演唱會大多數都是在晚上辦,你這還是個鬼屋宣傳,時間也不好定在白天。」

「擇日不如撞日,如果你們準備齊全的話,就今天吧!」

李姐:……

城隍:……

好在李姐是個見過世面的經紀人,還沒有被賈明荏的「巨額解約金」給沖昏頭腦。

「現在時間不早了,他們要搭建舞台,還得架上機器,還要買廣告位,買宣傳通稿。」

「祖宗,你換個時間吧,今天晚上確實有些太趕了。」

賈明荏聽自家經紀人這麼一說,也覺得有道理。

「那行,給你們時間做充分的準備好了,就明晚吧!」

李姐已經不想說話了,真想給這個美麗的世界都布滿炸藥,然後點燃。

毀滅吧!累了!

城隍跟賈明荏短暫面對面接觸了這麼一會兒的時間,就覺得自家荏寶不愧是自己最喜歡的偶像,不愧是地府唯一頂流藝人!

為了讓粉絲們早點看上她的演唱會,不惜將時間如此快的空了出來!

真是寵粉第一人!愛了愛了!

瞧瞧荏寶說話既能接地氣,還能通地府,多貼心啊!

城隍笑着給了賈明荏一張名片,「這是我的名片,您稱呼我大黃、小黃、老黃、阿黃都行!」

賈明荏:……

這人的名字還真是奇怪,同她小時候孤兒院的院子裏面養着的四代單傳汪的名字一模一樣。

「因為我們的鬼屋都是晚上開業,所以電話白天都是關機的。」

「零點過後您給我打電話肯定暢通,有事咱們電聯!」

城隍想了想,又興奮的搓了搓手。

「明兒晚上七點鐘我開車去接你做造型設計,不知道方不方便將您的住址告訴我。」

賈明荏輕輕點頭,反正自己是個糊咖,也不在意暴露地址。

自己糊到什麼程度呢?

有那經常被人煽動的無腦人士,只知道扔爛菜葉子臭雞蛋的看到她都繞道走,生怕將手裡的道具給碰壞了!

城隍將事情都溝通清楚了,又說了具體的演出合同等到了鬼屋後再簽,就借口自己回去重新改部分合同條款先行離開了。

此時的李姐終於按捺不住了,直直的伸手抓過了賈明荏手中的精緻黑金樣式名片看了起來。

「這名片看着倒是高級,想來咱們沒碰上什麼騙子。」

「這電話號也是絕了!就說誰的靚號能拼得過這個!14444444444。」

李姐不說話了,面色也有些難看起來。

「難怪這人開什麼不好非要開鬼屋,你瞅瞅這電話號就不是什麼吉利數!」

賈明荏笑着掏出自己那款屏幕裂成三七分的手機,噼噼啪啪的將手機號碼輸入進去後,不知道在哪裡又掏出來一根草莓味的棒棒糖塞到了嘴裏。

直到門口的門咔噠一聲自己打開了,李姐才想起來自己應該繼續害怕。

李姐嗷的一嗓子,便見賈明荏毫不費力的將掛在身上的「樹袋熊」給抱了出來。

「咱們快走吧,這個地方簡直太邪門兒了!」

李姐說話的聲音仍然顫抖,反而是賈明荏絲毫不急的慢慢踱步到門口,將充電器拔了下來。

「我們要做堅定的唯物主義者,不要搞什麼玄學!」

「那門之所以會無緣無故的鎖上又莫名其妙的自己打開,可能是風的作用,也可能是因為咱們的電動車充電的時候門口電量不足跳閘了。」

回去的路上,賈明荏騎着車帶着李姐,完全沒有思考那個莫名其妙的人是怎麼走進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