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醉染花間思
醉染花間思 連載中

醉染花間思

來源:追書雲 作者:醉靈瓏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何梅 古代言情 莫靜茹

被人下毒折磨,夜夜變成女鬼,鬧的縣城人心惶惶,卻被他多次隱身相救,自己的丫鬟又愛上自己所愛之人,無家可歸的她,該何去何從?展開

《醉染花間思》章節試讀:

第03章 悶壞了


公孫炎大方請她們上車,神色自若地與她們面對面坐於車廂內。駕著馬車的李寒卻一路臭著臉,心裏禁不住咕噥:
少爺就是這麽好心,像上星期他們路經井清鎮,看見路上一位大約五十幾歲老婦跪坐在路旁哭得斷腸,少爺見狀又大起惻隱之心下車詢問,方知老婦丈夫身染重症氣絕身亡,卻沒銀兩喪夫所以傷心痛哭。少爺好心幫老婦葬完丈夫,還給她幾個銀子,就這樣他們又多耽擱了兩天,要不然現在他早已在大小姐家裡呼呼大睡了。
也罷!回想自己沒父沒母,要不是跟了個善良的主子,怎可能跟着吃香喝辣、逍遙自在,不被當奴隸吆喝來吆喝去,挺多幫幫少爺磨磨硯、陪在一旁研讀,其他時間就專打瞌睡,最辛苦的也就這奔波的兩個月。
話說少爺可是前朝親王獨子,雖然前朝已亡、光環盡退,但也是前朝皇帝嫡孫啊!只是國破山河易主,一家被流放北方,隱姓埋名,再也不是萬民擁戴的皇親國戚,榮華富貴對少爺一家,已是過往雲煙,不堪追憶。
坐在空間狹小的馬車上,擠在一起,莫靜茹顯得嬌羞彆扭、低頭不語,不時拿出手絹輕拭額頭冒出的淡淡汗珠,彷佛掩飾公孫炎翩翩風度令人悸動的心跳。萍水相逢,熟讀詩書的莫靜茹不敢有遐思,再說這位公子好心,今天倘使沒遇見他,下場不知如何?
何梅依然緊黏着莫靜茹小心翼翼地戒備,雖知公孫炎沒任何威脅性,但充當一位護衛,她不得不時時提高警覺。
她偷偷瞄著公孫炎──乍看下他彷如書生,文質彬彬、玉樹臨風,可打起匪徒,武藝卻不輸她這自幼習武的練家子,仰慕之情油然而生,心中彷佛也著前所未有的悸動。車廂里空氣悶熱,她熱得滿臉通紅,胸臆間也有點透不過氣。
路面顛簸、車廂搖晃,公孫炎已經習慣,可是見兩位姑娘如此燥熱天氣委屈屈就在這狹小空間,悶出一頭汗珠,他謙恭的拱起手顯得內疚,「兩位姑娘,車廂內悶熱,再忍耐一會,倘使不出意外,約莫一個時辰就到劭陽縣城。」
「公子,不打緊,我跟梅兒步行更是酷熱難熬,有公子的馬車代步,我跟梅兒少掉好些時間在烈日下曝晒,也少流不少汗水。」該感到歉然的是她們,怎是他滿口歉語,莫靜茹更覺愧色。她再問:「有感公子挺身相助,敢問公子尊姓大名?好來日相報。」
「我?」公孫炎怔了下,莫靜茹美若天仙、令人毫無戒心,他差點毫無忌諱報上真名。「不打緊,小事一樁。」
「我家少爺姓公孫,單名炎,我叫李寒,技就是技藝的技,這字我讀過。」李寒好事的轉頭喜孜孜報上他們的姓名,悶了一個時辰不說話,他好不容易逮著機會開口透氣,不然他快悶壞了,以為路上人多有趣,沒想到更悶。
「又沒人問你,你插什麽話,真是多嘴。」聽聞答話的是李寒,拿着紙扇扇風消暑的何梅翻著白眼咕噥。
「喂,旁邊的那位凶婆娘,也沒要你開口啊!」李寒頂了回去。
「小寒,別耍嘴皮子,跟姑娘道歉。」小寒又口不擇言,公孫炎忍不住說他兩句。
李寒扭過頭,專註駕著馬車,當作沒聽見。
眼看城門就在眼前,李寒遠遠看見歡天喜地喊:「少爺,我們到了,我們到了……」他轉過身,不小心韁繩一拉扯,馬兒突然往前大步奔去,車廂突然快速向前衝去,裏面的三人同時嚇了一跳。
「啊……」
車上的莫宛蓉跟何梅身體被往後甩去,公孫炎驀然緊緊攀住車廂,大呼:「小寒,你小心點,姑娘受到驚嚇了。」
「喔。」李寒也被馬兒突然狂奔嚇了一跳,轉身看見何梅嚇白了臉,他竟然露齣戲謔的笑容,好像方才他是故意戲弄她的。
「嚇死我了。」何梅不禁噘著嘴咕噥,拍拍跳快的胸口,看看身旁的莫靜茹,似乎也是餘悸猶存,她狠狠瞪了李寒一眼,他一定是故意的。
「太高興了,沒留意。」李寒解釋,對何梅白一眼。心裏嘀咕,想坐順風車嘴巴就別那麽銳利,學學她家小姐溫柔婉約、秀外慧中,也不少塊肉。
「既然城門在睫,我跟梅兒就叼擾到此,請先讓馬兒停下,我們先行下車。」見李寒與何梅似乎話不投機,莫靜茹乾脆先行下車,免得兩人肝火大動。
「這……成門都快到了,不差這幾步,就到城門前,姑娘們再下車吧!」
公孫炎看見莫靜茹神色尷尬沒再想多留他們,城門前下車盤查,順道與兩位姑娘道別。
「在此一別,後會有期。」他們互相道別。
公孫炎和李寒依依不捨的看着兩位姑娘相偕走遠,李寒突然感慨道:「以為可以送莫姑娘到家,那就知道她住哪,往後或許還有機會碰面,可是這樣走了,邵陽縣城地廣人稠,熟知她住哪啊!」
公孫炎跳上車,聽著李寒的話搖著頭,「看得出莫姑娘出生富貴人家,小寒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少爺,」李寒赫然心慌,胸口確實小鹿亂撞,可是大字不識幾字的他不敢妄想如此美色。「我覺得……我覺得你跟莫姑娘郎才女貌,怎看都登對,我說的是少爺你,可不是我自個兒。」
公孫炎愣了下,胸口突然揪緊,好似遺失了什麽……霎時,他看見車廂內有一隻紅色絲帕……
「啊,小寒,莫姑娘的手絹丟在車廂里了。」公孫炎迅速撿起,顯得慌張,不知怎歸還。
「這樣,我們趕快追過去,或許還能追到……」李寒說,快速駕馬往前奔去。
「好啊!追上去看看。」
李寒迅速加緊馬力,可是前方不遠就是叉路,他停了下來。「少爺,現在走哪邊?」他晃着頭拿不定主意。
「走那邊吧!」公孫炎猶豫一會,比了右邊已經點起燭火的街道。
「好。」李寒不疑有他,將馬車往那方向駕馭,可是趕了一段路仍沒看見她兩人影。「少爺,我想我們走錯方向了。」
公孫炎赫然嘆息,失落道:「也罷!若是有緣,定會再次相會,到時再將手絹歸懷原主,天色已暗,我們先找個客棧歇息吧!」
「喔。」李寒失望地應了聲,好像為公孫炎錯過一段姻緣惋惜。
馬車上公孫炎緊握著散出淡淡桂花清香的絲帕,若有所失──再次相會?不知是何年何月何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