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朕就是昏君楊廣
朕就是昏君楊廣 連載中

朕就是昏君楊廣

來源:騰文小說 作者:朕就是昏君楊廣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楊廣 隋煬帝

隋失其鹿,天下共逐之! 可誰還記得那個開創科舉,溝通京杭大運河的隋煬帝! 現代青年被系統懟到將死的隋煬帝身上,帶着返老還童的神秘系統,見證了不一樣的歷史
什麼!朕文治武功遠超秦皇漢武? 不!朕就是那個貪戀酒色,窮兵黷武的昏君楊廣!展開

《朕就是昏君楊廣》章節試讀:

第六章 忠厚長者吐血了


楊廣已經回到江都。

只是換了匹劣馬,馬前還橫着一個破麻袋。

蕭立業在楊廣的四周亂竄,擋着兵士的視線,一臉的局促。

回到了麒麟閣,楊廣直接將破麻袋隨意扔到軟塌上。

這才對蕭立業開口笑道:“她就是李淵的三女兒,平陽郡主,李淵要是稱帝,她就是平陽公主。”

蕭立業一愣,匆忙開口:“陛下,末將可什麼都不知道,末將還要回去操練兵士,這就告退了!”

說完,就已經急匆匆跑掉了。

楊廣嘿嘿一笑,這小子,倒是有點小聰明。

只是得讓這些人慢慢接受他的習性,否則各個都是謹小慎微的相處,那得多難受!

那不真成了孤家寡人了嗎!

再看看軟塌上的麻袋,腦袋計較起來。

太原那位忠厚的長者嗎,這回倒是要看看你怎麼應對!

也怪這李秀寧太招搖,真以為李家勢大,就沒人敢動她了嗎!

一個女子,整天帶着一群土匪東奔西跑的,隨便抓個流寇,就能知道她現在在哪,下一步要幹嘛……

突然,門外多了幾個宮女,並未稟報事情,卻也始終徘徊不走。

“什麼事!”楊廣皺眉問道。

幾個宮女齊齊躬身,“啟稟陛下,皇后娘娘安排我們守護這裡,保護陛下安全!”

楊廣想着一下,這是蕭後安排的,看來是知道了自己徹夜未歸的事,蕭後病重,倒是一直沒見過。

再看看幾個宮女,雖然也一樣模樣俊俏,身段姣好,但眉宇之間明顯多了幾分英氣。

這就是宮中的高手?

宮裡的高手倒是極多,像之前的楊義臣就是出自宮中,可惜已經戰死了。

略一計較,就邁步走了出去。

到了一宮女面前,突然一個大巴掌。

明顯可見,那宮女腳跟一晃,眼神稍一掙扎,就立刻立在原地未動。

而楊廣卻楞在當場,這觸感……

他只是想試試幾人身手而已啊。

稍一細想,嗨,這是天子身份惹的禍,那宮女明顯能躲開,只是沒敢躲而已。

或許,她還會有些別的想法……

楊廣悻悻收回了手,只是之前還戀戀不捨地揉了揉。

有些尷尬的開口:“朕就是試試你們身手怎麼樣!”

“奴婢知道……”那宮女臉色紅暈,輕聲開口。

楊廣俯身認真打量她幾眼,這還是個少女,身段好,長相好。

這能出入宮中的女子,果然都是精挑細選的。

房裡的李秀寧還不能碰,那是他的籌碼,但她們,卻是可以為壯大皇族做貢獻了!

“隨朕進來吧,朕要沐浴!”看看床榻上的麻袋,“將這個關到暗室里,小心點!”

一個破麻袋直接被摔進了麒麟閣的暗室。

楊廣仰躺在浴桶中,六個少女走了進來。

“陛下,奴婢之前真是來保護陛下的……”

楊廣嘿嘿一笑,“嗯,貼身保護!”

楊廣感受着新加的600氣運值,心裏滿是暢快……

昏君不上朝,日子就是舒服!

……

與此同時,幾百個士卒已經找上了瓦崗寨。

程咬金還在醉酒,聽說有人誣陷他,二話不說提着斧子就砍殺了一通。

瓦崗寨搶的女子多了,誰知道這些人是來要誰的!

等聽明白是怎麼回事,酒頓時醒了大半,回山扛起老娘就跑,沒人知道他逃到了哪裡。

李密恨得要死,好好的一場和談,就這麼讓程咬金給毀了,要女人,你這混球倒是說啊,用的着這麼犯渾嗎!

可程咬金又是單雄信的人,他根本不敢派兵去抓,瓦崗寨,已經經不起再分家了。

而太原城裡,那個以忠厚長者自居的李淵,卻是已經焦頭爛額。

拿着密信的手漸漸顫抖。

臉色慢慢漲紅。

李建成人在一旁,焦慮地問道,“父親,到底怎麼了!”

李淵卻噗地吐出一口鮮血,噴的李建成滿頭滿臉。

顫顫巍巍說道:“平陽,讓程咬金那混人給搶了,給我調兵,告訴李密,讓程咬金放人,否則就踏平瓦崗!”

李建成大驚,三妹被那混人搶了!

瓦崗寨不是有意要投靠嗎,這次過去,就是為了談判嗎,已經答應了李密的王爵,他難道還不滿足!

可關鍵是,和柴家的聯姻怎麼辦!

瓦崗寨事小,關隴貴族事大。

“父親,我們要先考慮柴家的發難,萬一柴家背後的關隴貴族轉去支持別人,就會壞了我們的大計,其餘草寇不足為慮,但王世充卻有足夠的政治資本……”

李淵怒不可遏:“我自然知道,調兵瓦崗,就是要給柴家一個交代,事情可能沒這麼簡單!”

“父親這話是什麼意思?”李建成匆忙問道。

李淵看看自己這個長子,什麼都好,一直只做他的助手處理內務,就是腦子笨了點。

沒有世民的大局觀,沒有玄霸的勇武,也沒有元吉的銳氣。

嘆了口氣:“瓦崗寨幾經變故,程咬金要是真這麼渾,早都被人幹掉了,現在留在瓦崗寨的,哪有什麼傻子,這時候敢冒犯我們李家!”

“父親的意思是有別人的搞鬼,那樣的話,最可能就是王世充了!”李建成恍然大悟道。

“不管是誰,我們也只能逼問瓦崗寨,這是對柴家的交代,也是給關隴貴族的一個姿態,只是秀寧……哎!”

李淵說著,又想到了最疼愛的三女李秀寧,想到她被人擄走,無論是被誰,以她的美貌,結果都已經註定。

一時間只覺得胸口越來越悶,喉嚨漸漸發癢,噗的一下,又是一口鮮血!

而遠在關隴的柴紹則已經瘋狂。

他和李秀寧不是普通的世家聯姻。

而是彼此欣賞,兩情相悅。

現在李秀寧被程咬金那混人擄了去,還能保住清白嗎!

李秀寧那樣的剛烈女子,失了清白,還肯苟活於世嗎!

怒火蹭蹭直漲,直指瓦崗程咬金。

而家族的怒火則是撲向了太原李家。

婚期將至,竟然還讓李秀寧東奔西走,去和瓦崗寨一群草莽談判收編。

李淵腦子是進水了嗎!

就算李密是世家出身,懂些規矩,但他能控制住手下那些混人嗎!

王伯當一死,李密就已經被廢掉一臂,瓦崗勢力已經分家。

否則以李密的野心,怎麼可能考慮投靠李淵。

難道他也是腦子進水,生死大戰打出的交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