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影帝,你人設崩了
影帝,你人設崩了 連載中

影帝,你人設崩了

來源:pinsuu 作者:拾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沈翡冷 聞北庭

一個是完美人設國民影帝,集萬千華彩於一身,愛崗敬業,好評如潮
一個是生人勿進攝影王牌,有着謎一般的傳聞,兢兢業業,褒貶不一
進組第一天拍定妝照,影帝因王牌一句「不遜」評價而注意到對方,碰巧被撞破人設,強行單方面締結了雙重合約
人前陸影帝:游攝影話不多,這是她的優點
人後陸影帝:我這是在和空氣同居嗎?空氣,你倒是說句話!
游攝影:......
導演:怎麼網上傳的照片看着這麼像你倆?
陸影帝:有我帥?
游攝影:成像太差
導演:......當我沒問過
粉絲:最近偶像頻繁喬裝出街,展開

《影帝,你人設崩了》章節試讀:

第4章 被綁走


第4章 被綁走聞北庭冷嗤一聲,"拿來!
""什麼?
"胖女孩微怔。
"衣服,我的。
"聞北庭眼神悠的變的凌厲無比,彷彿鋒利的刀子。
胖女孩抖着手把衣服袋子遞了過去。
"你是寶兒男朋友嗎?
"小雅臉色微紅,驚喜的看着眼前的俊美少年。
沈翡冷雙眼微眯,審視的盯着狀似發情的小雅,完犢子了,有人瞧上她夫君了。
聞北庭一記冷眼瞪過去,"滾!
"少年眼神可怖嚇人,嚇的小雅拽着胖女孩兒倉皇而逃,留下站在原地的兩人。
沈翡冷再次眯眸,頓時在心底狂笑不止,喔,差點忘了,他夫君沒情沒愛,是體會不到姑娘的發情,真是可喜可賀啊!
無視沈翡冷憋不住的笑意,聞北庭倪了她一眼,冷漠轉身。
沈翡冷:"……"很好,夠無情冷漠……回到卧室,沈翡冷拿出在半路上買的一瓶藥膏,又抽出一根棉簽,"把衣服脫了。
""——!

"聞北庭臉色刷的變的漆黑,"你果然……"看着少年以光速變臉,沈翡冷急忙擺手解釋,"不!
你誤會了!
我這是為了方便塗藥。
""速度!
"聞北庭黑眸緊眯,猶豫了半響,還是撩起上衣,雖然還是臭臭的冷漠臉。
幼崽夫君可真彆扭,他身上有哪一寸是她沒瞧過的?
還一臉不情願的樣子,沈翡冷嘆一口氣,冷靜後低下頭給他上藥。
長長的睫毛,明眸璀璨忽閃忽閃的,如此近的距離,聞北庭都能看清她臉上細小的絨毛,以及閃亮的眸子,眸里彷彿盛了這麼多年來他不曾見過的溫暖光束。
因為沈翡冷的悉心照料,接下來的幾天,聞北庭傷口逐漸癒合。
一周後,桃源巷巷尾。
一顆紅色合歡花樹下,有一汪清澈的池子,池子**有一個會吐水的白天鵝,兩人遛彎兒結束後坐在池子旁。
悠的,已經習慣使喚沈翡冷的聞北庭擋在她跟前,"渴了。
""……"沈翡冷從小包里拿出礦泉水給他。
聞北庭鳳眸微動,"餓了。
""……"沈翡冷不情願拿出小餅乾給他。
驀地,聞北庭鳳眸染上一絲亮光,好像發現了什麼好玩的,來了興趣。
"好熱。
"他期待的看她。
"——!

"還有完沒完,是給他臉了還是給她臉了?

她是使喚丫頭嘛?
沈翡冷在狂躁的邊緣反覆彈跳,恨不得一巴掌呼上夫君的臉上時,被兜里的樹枝及時制止。
"冷靜!
冷靜!
他還是個幼崽,需要你的關愛,想想咱們的未來!
"沈翡冷發誓,等輪迴結束回去,她定會好好教育夫君的!

絕對!
隨即,沈翡冷露出邪魅一笑,隴上一個大大的笑臉,聲音帶着蠱惑,"那我給你擋擋陽光?
""可。
"聞北庭嘴角微勾,隱下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她果然事事都順從他,不過,她對他這麼好到底有什麼目的,他的黑眸瞬間變得深邃冷漠。
沈翡冷無奈站起來,用雙手給他擋住頭頂。
忽然,樹樹激動傳音,"冷冷,你家樓下出現危險人物,是來找聞北庭的!
"沈翡冷猛然抬頭看了少年一眼,這時候一陣輕風吹過,一朵散落的合歡花落在她的頭頂。
似有所感,聞北庭起身,輕輕拿掉那隻花,聲線冰冷道,"走吧,回家。
"剛才他收到信息,他父親從國外回來,找到了桃源巷,聞北庭鳳眸微閃,臉上並沒有出現喜悅的心情。
桃源巷的小麵館外,停着一輛黑色路虎車。
車子後車窗半開着,裏面坐着一個穿西裝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看見聞北庭後,立即推門下車,然後表情嚴肅,似有什麼隱忍不想爆發的怒氣,"北庭,我來接你了。
"聞北庭抬眸,冷嗤,"那女人肯讓我回去?
""瞧瞧你現在的樣子,有這麼跟長輩說話的,她是你母親!
"男人慍怒。
"我母親已經死了。
"聞北庭斜瞬了父親一眼,眼底滿是嘲笑。
"你!
"男人氣的臉色發白,揚手將要落下一巴掌。
忽的,一隻白皙的小手接住粗粒的手。
沈翡冷昂頭看着中年男人,聲音清脆無害,"叔叔,老師教過,打人是不對的。
"一個小姑娘力氣如此之大?

男人疑惑過後反應過來,突然被一個小孩子教訓,臉上瞬間無光。
冷眼瞥了她一眼,教訓聞北庭的事情就此作罷。
聞北庭看着沈翡冷,黑眸深邃了幾分,而後望向父親的眼神凌冽無比,"我是不會跟你回去的。
""這種地方不是你該呆的,跟我回去!
"聞父看了聞北庭一眼,他才出差一周,兒子就敢離家出走,還動手打了家裡的人,簡直一點教養都沒有。
現在還穿成這個落魄樣子,簡直丟他的臉!
"我不會回去。
"聞北庭蹙眉,滿臉抗拒。
以他現在這樣,回去找死么?

他可不想被那個女人害死!
"這可由不得你,你們兩個,把他給我弄進車裡。
"聞父氣紅了臉,面無表情對身後兩個保鏢吩咐道。
留他在這裡學這些沒有出息的平民么?
真是可笑!
他聞裕南的兒子怎麼能跟這群社會低層人混。
隨即又滿臉嫌棄的瞥了眼那個小姑娘一眼,就像她這樣兒全身衣服破舊,能有什麼出息?
以後還不是服務別人的。
沈翡冷眯眯眼,眼底滿是警告,"叔叔,我勸你思想善良喔。
"聞裕南眼神微跳,仿若被看穿了心思,他不自在的揮揮手,怒斥保鏢,"還愣着幹什麼,動手啊!
"頓時,聞北庭被保鏢左右被各駕着一直胳膊,塞進車裡,然後車子啟動。
聞北庭被強行按在座椅上,不能動彈,見掙脫不開那兩個保鏢,他奮力對着窗子外的人喊,"等我回來。
""好。
"女孩聲音輕柔,飄進他的耳朵,恍如那天夜晚溫柔的蠱惑。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聞父被繼母蠱惑,他這次回去之後是要被強行送去國外讀書的。
遙望着黑色轎車消失,沈翡冷慢慢轉身,上了麵館二樓。
"您……不去救他嗎?
"兜里的樹枝有些着急。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