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萌寶碰瓷:拐個總裁當爹地
萌寶碰瓷:拐個總裁當爹地 連載中

萌寶碰瓷:拐個總裁當爹地

來源:有書閣 作者:汪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汪洋 王律師 現代言情

吵!耳邊的人聲人語,吵得腦仁發疼!大床上,南珺琦渾身鈍痛,猶如剛被扔進攪拌機里踐踏千百次……終於撐開一條眼縫,世界光怪陸離
忽而只聽『滴答....展開

《萌寶碰瓷:拐個總裁當爹地》章節試讀:

第三章 歡迎儀式


公司讓她來接執行官,完全沒料到,執行官年輕貌美。

一般來說,能坐上高位的,不都是那種半老徐娘?

「是我。」

南珺琦回應道,淡淡一笑,優雅動人。

裴瑾舒臉上一熱,誠惶誠恐伸出手,「您好,我……我是男女的助理,裴瑾舒。」

不等南珺琦握手,南嘉賜條然踮起腳尖,白胖胖的小爪子捏住裴瑾舒的小拇指,軟軟糯糯道:「小姐姐你好漂亮啊,我是南嘉賜,是麻麻最愛的小寶哦!」

裴瑾舒一愣,更是目瞪口呆。第一眼,她只認為這蠢萌蠢萌的小傢伙是執行官的弟弟,哪曾想居然是她兒子。

怔了好幾秒,面對他燦爛笑臉,裴瑾舒喜歡得不得了,「這麼可愛犯罪了知道嗎?」

南嘉賜皺起鼻子,嘿嘿一笑,「謝謝小姐姐誇獎,我還可以更可愛喲!」

南珺琦忍俊不禁,裴瑾舒領着她往外走,並接過了她行李箱,細緻講解着A市的文化底蘊,像個出色導遊。

說了半天,不見應聲。

裴瑾舒回頭,赫然瞧着南珺琦落後了一大截,她站在一處廣告牌前,望着廣告牌里的廣告出了神。

那是SS集團投入的廣告頁面,科技發展項目炙手可熱,SS也成為了領域裏的大鱷。

裴瑾舒倒是沒覺得廣告有什麼新奇的地方,折回到她身邊輕喚她名字,「LUCY小姐,怎麼了?」

南珺琦抽回三魂七魄,下意識的緊了緊牽着南嘉賜的手,隨之又鬆開,「沒什麼,廣告設計很不錯。」

五年來,發生了太多變化。

南氏集團已經易主,連公司的名字也成了SS,SS代表什麼她不會不清楚,不就是尚安和和蘇黎昕名字的縮寫么?

當初,她天真的以為那一切都是巧合,天真到奉上遺產,甚至覺得對不起尚安和。

呵……

時間是解藥,五年了,本該忘卻的,在看到廣告牌後,內心的傷痕還是解開了傷疤。

如果當年沒有顧阿姨,她會怎麼樣?真不敢想……

坐進車裡,負面情緒被她收斂得乾乾淨淨。考慮到時間不是太緊迫,裴瑾舒車速很慢。

南嘉賜打開了車窗,徐徐清風灌進車裡,而他一雙澄澈眸子貼着玻璃,像個好奇寶寶,左顧右望,「麻麻,A市好美好美,樹比米國多,人比米國多,哇,有冰糖葫蘆……」

南珺琦捏着他小手,提醒他不要把手伸出窗外。

不怪南嘉賜興奮,在米國唐人街走過時,他就不止一次的嚮往東方文化的發源地。

「麻麻!」看了好一陣子,似想到了什麼,他忽然扭頭問道:「麻麻,我們在這裡有家嗎?有爺爺奶奶嗎?我想去!」

爺爺,奶奶……

過世很久很久了……

南珺琦眼前浮現過父親慈愛的模樣,釋然笑開,「有,有,有,等把事情安排妥當,麻麻就帶你去看。」

聽到這裡,裴瑾舒從後視鏡里窺探着兩個如畫的人,疑惑道:「LUCY小姐您是本地人?」

她以為海歸來的是華裔來着。

「當然鴨!麻麻是A市的哦,在這裡長大的哦!」

隨着南嘉賜興緻高昂,南珺琦眼底划過窗外景色,一切已經陌生了,五年,翻天覆地的變化,「以前在這裡,後來離開,這幾年第一次回來。」

具體因為什麼她緘口不提,話音落下話鋒一轉,「既然都回國了,你叫我中文名南珺琦就好。」

「吱——」

猝然剎車,身體驟然前傾,南珺琦反射性的抱住了南嘉賜,這才避免他栽倒的危險。

眼看着就要追尾,裴瑾舒忙不迭的轉動方向盤,停在了路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剛剛差點出事,我只是沒想到,您就是南小姐……」

南珺琦一瞬的疑惑,當即又明白了,當年轟動一時的新聞,A市老少婦孺皆知。

眸光晦暗不明,她沒接裴瑾舒的話,裴瑾舒自覺說錯了什麼,趕緊一腳油門,車速提升。不過半小時,抵達瑞雪園,給母子倆安排了住處,她便揚長而去。

房間里,南珺琦整理着衣服,她的不多,倒是小傢伙的東西佔據了行李箱大部分位置。

「麻麻,小姐姐為什麼知道你是誰啊?車技辣么菜,差點把小寶甩出去。」

南嘉賜脫掉鞋子爬上沙發,在上面跳來跳去。

南珺琦動作一滯,隨之笑道:「可能是,你麻麻我太漂亮,聲名遠播,太吃驚?」

「沒錯,一定是這樣!麻麻是世界上最漂亮的麻麻!比洛神女還要美!」

南珺琦樂了,放下手裡的東西起身,走到他身邊將他抱在懷裡。

嘉賜,嘉賜,他就是上天給她的恩賜。

因為她孕期鬱鬱寡歡的原因,生下小嘉賜的時候,醫生說他身體不好,所以在兩歲之前,都在頻繁體檢。

出人意料的是,這傢伙智商驚人,兩歲時接受智商檢測達到了160。不管是什麼詩詞,童話,過目不忘。雙語教育,他轉換如常,書法,鋼琴信手拈來,不過四歲而已,小學六年級的讀物已經倒背如流。

他啊!是她努力工作最好的動力!

整理好行李,南珺琦正給南嘉賜煎鱈魚排,裴瑾舒的電話恰好打來。

「有什麼事嗎?」

她一心兩用,耳邊是裴瑾舒欲言又止的話音,「南……南小姐,公司為您準備了歡迎會,定在五點,不過,您舟車勞頓,可以……」

「我知道了,會過去的。」不等她支支吾吾說完,南珺琦將鱈魚排盛在盤子里答道。

裴瑾舒似乎沒想到她會這麼痛快,頓了幾秒,「好的,那我這就去接您。」

放下手機,端着盤子出了廚房,南嘉賜已經等不及坐在椅子上,自己繫上了餐巾,刀叉齊在手。

「小寶,等會有宴會,要去蹭好吃的嗎?」

宴會肯定要應酬,南珺琦一般是不帶小嘉賜的,可是剛回A市也沒時間請保姆,留小嘉賜一個人在家她不放心。

「哇!麻麻大發善心耶!」小嘉賜雙眼發亮,跟中了頭彩似的!

紫紅的雲彩染了大片天空,下午的陽光和煦,再次坐上裴瑾舒的車,顯然,裴瑾舒已經消化了之前的事,變得健談許多。

提前介紹了公司的高層人員和他們的喜好,一進季億,南珺琦很快融入其中。

悠揚的音樂,白玫瑰裝點的會場,香檳美酒,精緻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