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大漢馭魂師
大漢馭魂師 連載中

大漢馭魂師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離離淵上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慕容輕語 辰陽

墜崖醒來,辰陽竟來到名叫大漢國的修真世界,這個世界的自己,表面是一個吃軟飯的贅婿,實則是一名低賤的下人,憑前世的修為,改變糟糕的一生
展開

《大漢馭魂師》章節試讀:

第2章:中邪


「這都幾個時辰了,辰四怎地還沒回來?」慕容府內,一盤鬢女子坐在院中皺着眉頭,時而看向門口處。

「小姐莫慌,小姐莫慌,小的已經派人去找了,應該很快便能找到了。」管家連忙安慰着自己家主子,心裏卻暗自焦急道:「這小子讓他去買個菜,怎這般時辰了還不見回來。」

「我親自去瞧瞧,若是耽誤了時辰,我拿他試問。」盤鬢女子說道。說完轉身朝着屋外走去,一邊走一邊喊道:「青蓮,快隨我去看看。」

「好嘞,小姐,青蓮這就來!」青蓮聞聲應諾,隨即快步跟上盤鬢女子,朝着門外跑去。

此時,碩大的慕容府邸門外,一身着破爛衣衫,蓬頭垢面,渾身帶傷的辰陽站立着。

辰陽饒有興趣的抬眼看着這座高聳的建築物,不禁咽了咽口水。

「乖乖,這就是慕容府啊!真是有夠氣派的。」辰陽喃喃自語道。

「吱呀」一聲,慕容府大門在此時打開,走出一位穿着華貴服飾的少女。

辰陽順着視線往上看去,只見那少女年紀與自己差不多,皮膚白皙勝雪,眉清目秀,身材婀娜多姿,長發用簪子插在髮髻上,高高盤起,一股高貴之氣盡顯無疑,一顰一笑皆牽引着人的眼球。

而她身後還跟着一位奴僕打扮的女子,兩人急匆匆出門的樣子,像是有什麼急事。

「這妹子倒有些眼熟,只是可惜,已經結婚了,哎!」望着那女子盤起的髮髻,辰東失望的搖頭嘆道。

「四哥?!」

就在辰陽望着那美艷少婦犯花痴的時候,忽聽到耳旁傳來了一道驚呼,正是那奴僕模樣的少女所發出的。

辰陽還愣在原地時,少女加快腳步急急走了過來。

「四哥,你怎麼變成這副德性?!這是被誰打的!」那叫青蓮的侍女走到辰陽的身邊,上下打量着他,眼中滿是驚愕。

「額?」辰陽突然反應過來,四哥,辰四不就是自己在慕容府的名字嗎?!這麼說這盤發女子,就是自己的表面娘子,慕容輕語。

「四哥,你愣着幹嘛,趕緊說啊!怎地出去一趟就成這副模樣了。」

青蓮見辰陽傻獃獃的站在那裡不說話,有些惱怒的問道。

「啊,哦哦,那個,我沒事,就是回來的路上,不小心摔了一跤,這才耽擱了一些時辰。」辰陽趕緊瞎扯道。

不是辰陽不願說實話,只是他清楚這個世界的自己是什麼德性,懦弱無能,如果說自己出手暴打了幾個市井流氓,肯定沒人會信的。

旁邊的慕容輕語沒有說話,上下打量了一番狼狽不堪的辰東,神情平淡的喃喃開口道:「你確定?」

「確定,以及肯定!」辰東想都沒想,表情堅定急忙答道。

「青蓮,帶他去換件衣裳吧,我們要來不及了。」

慕容輕語瞥了辰陽一眼,那眼神中充滿了失望,說完便走上了轎子,再也沒看辰陽一眼,摔倒和被打她還是分得清的。

「是,小姐。」青蓮領命而去,帶着辰陽快速朝後宅的方向走去。

辰陽看着轎子的方向,心中感慨萬千,看來自己這老婆不好騙吶,一眼便識破了自己,不過也好,現在自己表現的形象,倒是符合這個懦弱的辰四。

沒過多時,兩人便走了出來,辰東從記憶中得知,他們現在要去的是李府,為李家家主治病。

慕容家世代從醫,醫術高超,同時又與李家交好,李家便聘請慕容輕語前往為其家主治病。

走在前往李家的路上,辰陽心中一萬個不樂意,靠,憑啥那小妞坐轎子,老子在這走路,不公平!

雖然自己是馭魂師,可他的體質與普通人差不了太多,加上現在這副身軀實在弱的不行,還受了傷,這幾步走下來,簡直要了他老命。

「那個,小姐,咱商量個事唄。」辰陽扒開帘子,滿臉討好的看着轎子里的嬌人。

轎內坐着的慕容輕語,此刻正閉眼養神,並未理睬他,彷彿當做沒聽到。

見轎內的美麗少女無動於衷,辰陽心中一橫,豁出去了,不就是挨罵嗎!老子怕你啊!

「哎喲,別打別打,我走我走!」辰陽一隻腳剛進轎子,連忙又縮了回去。

「青蓮,給我看好這色胚子!他再敢上來,下次就打斷他腿!」聽見辰陽的求饒聲,慕容輕語睜開眼睛,眼神凌厲的看了他一眼,冷冷道。

「是,小姐,奴婢明白。」青蓮點了點頭,恭敬的答道。

「哼!」慕容輕語冷哼一聲,再次閉上了雙眼。

辰陽滿臉委屈的揉着自己的腰,不讓坐就不讓坐嘛!跟個男人婆似的。

一個時辰後。

李府主卧內,病床上躺着一滿臉發綠,嘴唇發紫的中年男子。

一道倩麗的身影坐在床沿旁,神情凝重,不時替男子把脈。

片刻後,慕容輕語收回了放在男子手腕的纖細玉手,起身對着身後的眾人行了一禮。

「輕語妹子,我夫君這是怎地了。」一位衣着富貴的婦女滿含擔憂的問道。

「李夫人,小女不知該不該說。」慕容輕語一臉為難的說道,她也是第一次遇到如此棘手的情況。

「慕容妹子,你和我還客氣啥,但說無妨!」

李夫人微微一笑,示意慕容輕語不必介懷。

「那小女便說了,李大人,根本沒病!」慕容輕語說到這兒停頓了一下,看了一眼李夫人,欲言又止,猶豫了半晌後繼續道:「李大人這樣子,怕是...」

慕容輕語說到這兒,李夫人心中已有所猜測,但還是不死心的問道:「怎樣?」

「李大人恐怕是中邪了!」慕容輕語嘆了口氣說道,說話間還不忘偷偷瞄了眼床上的中年男子,一副欲語還休的神情。

「什麼!中邪?」

李夫人聞言,臉色瞬間大變,她可是知道,自己的丈夫一向身體健康,怎麼會中邪?!

其實,慕容輕語也有些難以置信,她作為醫者,是不願相信這些鬼神之說,可李大人眼前這副模樣,除了中邪,她想不出還有其他病狀。

「輕語妹子,你有什麼辦法救他嗎?」李夫人急忙拉過慕容輕語的手,滿臉祈求的說道。

「這...」慕容輕語遲疑了,她只是個醫者,怎麼會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夫君!」李夫人見慕容輕語為難的模樣,小臉發白,悲呼一聲,竟雙眼一翻,向後倒去。

「娘親!」

「李夫人!」

眾人見狀,紛紛驚慌的喊了起來。